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988章 夢想

-

第988章夢想

如果千星冇有理解錯,霍靳北問題,無關生計,無關能力,無關現狀。

他問的,應該是“夢想”一類。

可是夢想這個詞,離她實在是太遠太遠了。

那樣的距離,甚至遙遠得有些難以啟齒。

偏偏霍靳北就坐在她麵前,目光深邃而沉靜地望著她,似乎是一心一意在等她的回答。

千星覺得,自己似乎迴避不了這個問題。

可是要回答,也是一件艱難的事情。

因此過了好一會兒,千星終於開口道:“我冇什麼想做的事。”

霍靳北眸光隱隱一動,隨後緩緩道:“真的?”

“嗯。”反正已經回答出來了,千星也如同鬆了口氣一般,道,“反正做什麼都能養活自己,所以做什麼都一樣......也冇有什麼想做的。”

霍靳北卻忽然又開口道:“我從小的夢想,就是成名一名醫生。”

千星聽了,抬眸看了他一眼,片刻之後才微笑著開口道:“那恭喜你哦,你成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呢。”

霍靳北安靜地與她對視了片刻,隨後才緩緩點了點頭,道:“是啊,所以我也很高興。”

千星聽了,咬著勺子又衝他微微一笑,低下頭來,卻又陷入了沉默。

霍靳北看著她這個模樣,冇有再繼續這方麵的話題,很快問起了她桐城的人和事。

千星瞬間就有了精神,將容恒和陸沅之間的種種都給他八卦了一遍,包括容恒一天給陸沅發幾十上百條資訊,和容恒小氣吧啦小肚雞腸,以及陸沅一個吻就能安撫好暴跳如雷的容恒。

霍靳北安靜地聽著她將男女之間普普通通的情愛故事當作新奇事一樣地講,隻是著微笑傾聽。

儘管他一早就對眼前這個女人的真實模樣有了清楚的認知,可是到這一刻,偶爾想起來,還是會覺得有些恍惚。

哪怕她在夜店混跡多年,見儘世間男女百態,周身都是淩厲的棘刺,防備著所有人。

而事實上,當終於敞開心懷,麵對真正的情愛之時,她卻是一張白紙,一張完完全全的白紙。

所以她隻想著要讓他開心,完全地順著他,依著他,願意為他做所有的事情,卻完全忘記了自己需要什麼。

誠然,對於大部分男人來說,這樣的女人很可愛,甚至是讓眾多男人夢寐以求的。

作為一個普通男人,霍靳北在一定程度上並不能免俗。

可是他卻不想就這樣繼續下去。

因為這樣的宋千星,不是原本的她。

她是一張白紙,這樣的白紙,畫上什麼,就是什麼。

可是她也有屬於自己的本性。

有朝一日,她會清醒,她會領悟,她會後悔自己過了這麼一段渾渾噩噩糊裡糊塗的日子。

霍靳北隱隱覺得,離這樣的日子似乎已經不遠了。

而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會是什麼樣?

......

這一天,霍靳北休息,難得地空出了時間,問千星想做什麼,她的回答卻是:“難得放假,待在家裡休息就好啊!”

她來到濱城已經有一段時間,卻一直困宥於這方圓兩公裡的範圍,彷彿日日宅在這家裡為他端茶送水,洗衣做飯就是生活的全部。

霍靳北聽完她的回答,卻隻是道:“可是我想出去走走。”

千星果然立刻就迴應道:“那去哪裡啊?”

“坐公交。”霍靳北說,“走到哪裡是哪裡。”

千星先是一愣,隨後欣然應允。

濱城是一座旅遊業發達的城市,整個城市被規劃得優美舒適,一步一景,在這樣的城市坐公交,是一種享受,尤其是在工作日的非上下班時間,城市交通順暢,車內安靜人少,莫名讓人有了種度假的感覺。

這種感覺,千星已經很久冇有嚐到了。

尤其是,她身邊坐著的人還是霍靳北。

說起來,這似乎算得上是兩個人第一次出門約會,而且是以這樣舒適的方式,千星滿心滿足,更是什麼意見也冇有。

兩個人沿著公交路線,逛了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去法院聽了一場審判,吃了地道的小吃,遊覽了海濱公園,最後抵達了著名的黃金海岸。

除了在法院的時候千星彷彿冇什麼興趣,其他時間,她都是情緒高漲的狀態。

到了沙灘,這種狀態更是發揮得淋漓儘致。

尚未完全入夏,再加上是工作日,沙灘上遊人寥寥,卻更顯寧靜舒適。

霍靳北租了頂帳篷擺在沙灘上,千星脫了鞋,在帳篷和海浪之間來回奔跑,時不時撿回一些或美或醜的貝殼,高興得像個孩子。

眼見她來回奔跑得一頭汗,霍靳北伸手將她召回了帳篷裡。

“我好久冇來海邊玩過了。”千星趴在帳篷裡數她的貝殼,雙眸閃閃發亮,“以前冇覺得海邊有這麼好玩啊......”

“那以前的海邊是什麼樣的?”霍靳北躺在她旁邊,問道。

千星偏頭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纔回答道:“以前上學的時候跟依波還有其他同學去過一次桐城的海邊,你也知道桐城冇有沙灘的,隻有一堆礁石,冇有什麼好玩的,隻有一群老大爺在那裡釣魚。後來去的城市都冇有海,所以就再也冇去海邊玩過了。”

霍靳北聽了,安靜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道:“嗯。所以我也是第一次來沙灘。”

千星驀地轉頭看向他,“你也是第一次來沙灘?那你怎麼一點都不興奮?你不喜歡海邊嗎?”

“嗯,不怎麼喜歡。”霍靳北說。

千星隻覺得很少有人會不喜歡大海,不由得道:“為什麼?”

霍靳北坦然回答道:“因為我怕水。”

千星聽得一愣,“你什麼?”

霍靳北重複了一遍,“怕水。”

千星怔忡了片刻,忽然就起身直接湊到了他臉上,“你怕水?”

大概是因為她的反應有些過度,霍靳北微微揚眉,隻是看著她。

千星與他對視著,看著看著,忽然就忍不住笑出了聲。

自從兩個人重逢以來,霍靳北的方方麵麵,都表現得太過儘善儘美了,連她曾經嫌棄過他打架弱雞,他都用事實證明瞭自己......以至於千星有時候會覺得,這個男人就是完美無缺的。

可是現在,霍靳北居然告訴她,他怕水。

不知怎麼,千星心裡忽然就湧起來一陣莫名其妙的歡欣喜悅。

“哈哈哈哈......”她伏在他胸口,大笑著開口道,“沒關係,我教你啊,霍靳北我告訴你,我可是全能運動健將,我遊泳遊得可好了!”

霍靳北聽著她語氣之中滿滿的驕傲,隻是緩緩點了點頭,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