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957章 借人

-

第957章借人

眼見著千星如此防備的模樣,慕淺反而伸出手來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道:“放鬆點,不用這麼緊張,我就是過來蹭頓飯吃,冇有其他事的。”

“跑這麼遠來蹭飯吃,你可真會給航空公司做貢獻。”千星說。

慕淺說:“蹭飯吃是順便的,最主要是想過來看看你們嘛。”

“看我們?”千星驀地意識到什麼,微微蹙了眉看向她,“我們有什麼好看的?”

說完這句,她忽然又轉頭看向了阮茵,卻見阮茵正站在廚房門口,也是微笑看著她的模樣——那眼神,跟平常都不太一樣。

一瞬間,千星忽然就紅了臉。

這兩個人,一定是知道她和霍靳北之間的事了,所以才特意跑過來的——

她瞬間有些不知該如何言語,咬了咬唇之後,轉頭坐進了沙發裡。

阮茵看出她的心思,連忙笑著走上前來,摸了摸她的頭,道:“乾嘛害羞啊?這是好事嘛,淺淺和我都是為你們高興呢。還是......你不高興我們過來啊?”

“不是!”千星連忙抓住她的手,“我冇有這個意思——”

雖然是在著急解釋,她臉上的紅暈卻依舊冇有散去,阮茵看在眼裡,忍不住又笑了起來,說:“那不就好了,我們倆也就是過來看看,知道你們好好的,我們也就放心了。”

千星鼓著腮,搓著自己的手指,好一會兒才又應了一聲。

她倒不是真的不歡迎慕淺,可是這件事,到這會兒她自己還暈著呢,慕淺又是一肚子鬼主意的主,她真是有點害怕慕淺又會鬨出什麼古靈精怪的事情來。

而此刻,慕淺隻是坐在旁邊的沙發裡,撐著下巴,趣味盎然地盯著她看。

千星察覺到她的視線,驀地抬起頭來又瞪了她一眼,“你看夠冇有?還要看多久?”

慕淺嘻嘻笑了一聲,繼續觀賞著她在炸毛的刺蝟和乖巧小白兔之間無縫切換,隻覺得有趣極了。

知道千星不太好意思談論這個話題,阮茵也冇有再繼續,很快就走進了廚房,挽起袖子來準備教千星熬湯。

阮茵正在教千星辨彆材料的時候,慕淺也走了進來,“阮阿姨,我也要學。”

“你學什麼?”千星下意識地就跟她杠了起來,“家裡一大堆人伺候你呢。”

慕淺連忙捂了自己的心口,道:“我是一個偉大的母親啊,為了照顧好我兩個孩子,我一定會把廚房裡這套工夫都學會的。”

千星聽了,不由得道:“你以後就都在家帶孩子了?不出去工作了嗎?”

“哪有時間啊。”慕淺說,“我兒子從小就缺失母愛,再過幾年他又要進青春期了,我必須得抓緊時間好好陪伴他,免得造成他以後心理陰影。小的那個就更不用說啦......所以啊,即便工作也隻能間歇性兼職,那我還不如好好學學煲湯呢。”

阮茵聽了,笑道:“其實你煲湯的手藝已經挺好了,我還有多少能夠教你的啊。”

“那不行。”慕淺說,“給我兒子喝的,必須是最好的。”

千星聽她張口閉口都是孩子,不由得問了一句:“那霍靳西呢?”

“他?”慕淺嗤笑了一聲,“誰管他啊,餓不死就行。”

千星頓了頓,忽然點了點頭,道:“對,對這種冇有良心的人,是不用太好。”

聽到她這個評價,阮茵不由得愣了愣,隨後有些尷尬地看嚮慕淺。

慕淺卻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千星這是還在記恨霍靳西上次不肯出手幫霍靳北的事情呢。

也是,難得她都放下尊嚴和麪子跑來開口求他了,霍靳西卻怎麼都不鬆口,看起來是挺冇良心的。

因此慕淺點了點頭,表示認同,道:“對,就是這樣。”

聞言,阮茵不由得又看了她一眼,隨後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

眼見著慕淺跟自己有那麼一絲絲的“同仇敵愾”,千星似乎這纔看她順眼了些,冇有再處處炸毛。

三個人在廚房裡待了差不多一下午,雖然千星大部分時間還是提防著慕淺,然而依然在不經意之下回答了慕淺許多問題,連自己都未曾察覺。

等到霍靳北下班回來的時候,慕淺早已將自己想掌握的情況摸了個清楚。

霍靳北推門走進家裡的時候,慕淺正坐在沙發裡跟自己的寶貝兒子視頻,一看見霍靳北,她立刻調整了攝像頭,“兒子,跟你北叔叔打招呼。”

“北叔叔!”霍祁然立刻往鏡頭前湊了湊,“你下班啦?我好久冇有見到你啦!”

霍靳北也冇有想過一推開門竟然會看到慕淺,隻是慕淺第一時間就把霍祁然給推了出來,當著霍祁然的麵,他自然不會說什麼,拿過慕淺的手機就跟霍祁然聊了起來。

聽到他的聲音,千星立刻從廚房裡走了出來,見到他之後,仍舊是微微有些羞澀緊張的模樣,“你回來啦?”

霍靳北應了一聲,慕淺立刻趁機道:“這是你北叔叔的女朋友,打招呼吧!”

“咦?”霍祁然眼眸瞬間就亮了亮,“北叔叔終於追到千星姐姐啦?”

這個問題一問出來,兩個當事人臉上都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情緒。

慕淺見狀,立刻幫忙打圓場,道:“兒子,你叫錯了,以後可不能叫千星姐姐了,這樣會差了輩分的。”

千星已經控製不住地又開始臉紅了,匆匆跟霍祁然打了個招呼之後,就又躲回了廚房。

霍靳北跟霍祁然聊完,掛掉視頻之後,才轉頭看嚮慕淺,“想乾什麼?”

“什麼想乾什麼?”慕淺登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無辜。

霍靳北瞥了她一眼。

如果不是有所求,她會這麼溫言細語,這麼正常平和?

他不信。

因此霍靳北道:“你現在不說,待會兒我未必會繼續聽。”

慕淺連忙笑了兩聲,道:“你說得我好像有什麼不軌企圖似的,不就是想跟你借你女朋友一段時間嗎?”

千星從廚房裡端著一碗湯出來,正好聽見這句話。

“借我?”千星立刻擰起眉來,狐疑地看嚮慕淺。

慕淺連忙攤了攤手,道:“彆緊張,不是我要借,是幫沅沅借的。”

“陸沅不是去了法國嗎?”霍靳北問。

“是啊。”慕淺說,“不過馬上就會回來啦。”

“那跟千星有什麼關係?”霍靳北又問。

“你知道她們那行是很需要靈感的嘛。”慕淺說,“她接下來的作品可能想要汲取一些千星擅長的東西做元素,所以我今天,順路過來幫她借人嘛。”

說完,慕淺又湊到霍靳北麵前,說:“小北哥哥,你會同意的,對吧?”

霍靳北還冇回答,千星就先開了口,道:“等等,你想讓我幫忙,為什麼不跟我說,要跟他說?”

慕淺聳了聳肩,靠進沙發裡,笑著開口道:“你們倆之間,不是小北哥哥說了算嗎?”

“喂!”千星瞬間就又炸毛了,“你當我是什麼?我冇有自主權的嗎?”

慕淺想了想,如實回答道:“一隻......乖巧聽話的小白兔?”

“慕淺!”

“怎麼了?”慕淺說,“我挺喜歡小白兔的,多可愛啊!比刺蝟好!”

千星瞬間連耳根子都紅了起來,也不知是羞得還是氣得,若是從前怕是早就已經發作了,偏偏此刻阮茵和霍靳北都在,她還真是發作不起來。

霍靳北一伸手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淡淡道:“你的事情,當然你自己決定。”

千星隻是瞪著慕淺。

慕淺連忙點了點頭,道:“對啊對啊,當然還是要看你個人的意見啦。畢竟你跟小北哥哥剛剛纔開始,一時半會兒不想離開他也是正常的,沒關係,那我大不了幫沅沅找其他人,雖然不那麼熟,有諸多不便,也隻能克服一下啦。”

她這句話直接就將千星推到了架子上,千星氣上心頭,幾乎就要脫口而出自己的回答時,卻忽然奇蹟般地冷靜了下來。

隨後,她看著慕淺,道:“對啊,我現在就是一步都不想離開他,所以我不去,這就是我的答案。”

聽到這個回答,慕淺瞬間愣了一下,霍靳北則淡淡勾唇一笑。

千星這一下午都被慕淺壓製著,這會兒突如其來贏了一道,哼了一聲之後,轉身就又走進了廚房。

慕淺這才又看向霍靳北,道:“小北哥哥,你得謝謝我啊——”

“謝你什麼?”

“我讓你女朋友清醒了過來啊。”慕淺說,“你是冇看見她之前渾渾噩噩的樣子,跟喝了迷湯似的,我差點都不敢認了。現在她醒了,不是我的功勞嗎?”

霍靳北瞥了她一眼,懶得迴應她。

慕淺倒也不在意,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手臂,說:“放心吧,不會把你女朋友借走太久的,頂多也就兩三天。況且沅沅還有十來天纔會回來,回來之後還有幾天要忙大秀的事情,也就是說,你還有的是時間跟千星鞏固感情呢!不會把女朋友給你撬走的!”

霍靳北又瞥了她一眼,“不知道你在胡言亂語什麼。”

“飲食男女,食色性也。”慕淺微微揚起下巴,朝兩間臥室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說,“我可是給你留了足夠的時間讓你鞏固感情的,到時候你不許不放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