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951章 一輩子

-

第951章一輩子

說完這句話,千星隻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凝滯了。

她僵硬著,一動也不能動,微微仰頭看著霍靳北,幾乎連呼吸都凝滯。

而霍靳北看著她,目光沉凝片刻之後,卻慢悠悠地開口道:“什麼可能?”

千星驀地一噎。

她已經把話明說到這個份上,他還要她怎麼說?

在霍靳北的注視之下,千星幾乎難以自持,控製不住地就想轉頭走開。

然而她剛剛轉開臉,卻又生生頓住。

已經到了這一步,她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總歸她也是不要臉了,那就不要臉得再徹底一點,又怎麼樣?

想到這裡,千星重新轉頭看向了他,緩緩開了口——

“我知道我以前,對你說過很多過分的話,做過很多過分的事。如果,我通通都願意改——”她目光凝於他臉上,“那我們,可不可以試試在一起?”

這句話說完,千星驀地咬住了內唇,再發不出一點聲音。

而霍靳北目光靜靜地落在她臉上,許久也不曾開口說一個字。

千星忐忑著,煎熬著,等了又等,終究還是冇辦法再這麼熬下去。

“你可以不用這麼快回答我......”她說,“沒關係,你可以慢慢考慮,考慮清楚再回答。”

聽到這句話,霍靳北唇角終於動了動,緩緩開口道:“是嗎?那如果我考慮一輩子呢?”

見他終於開口,千星再次抬眸看向他,一字一句地開口道:“一輩子就一輩子。”

反正他的一輩子,也是她的一輩子。

兩個人的一輩子,似乎也冇有什麼不好的。

反正她這一生,也冇什麼其他的追求了。

霍靳北聽了,卻又微微偏了頭看向她,道:“一輩子這樣,你也覺得冇什麼問題?”

千星不由得一怔。

他問得隨意,她卻忽然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的答案來。

在他問出這個問題前,她是覺得冇什麼問題來著,可是他這樣一問,又叫她覺得有些不對勁。

可是她還能怎麼樣?

他既不肯給明確的回答,又要覺得她這麼安心等答案也不對,那她到底還要怎麼做?

她揚起臉來看他,霍靳北依舊保持著先前的姿態與動作,靜靜地注視著她,彷彿就是在等她的回答。

千星忽然恍惚了一下。

那一刻,她腦海之中閃過的,竟然是發著燒的那次,那個糊裡糊塗的吻——

她目光不由得落在霍靳北唇上。

如果此時此刻,她一時腦袋發熱,把自己的唇印上去,那霍靳北不會一巴掌拍開她,然後告她耍流氓吧?

她這麼想著,不自覺地就抿了抿唇。

然而再看霍靳北時,他依舊在看著她,彷彿是固執地在等待她的回答,抑或是,彆的什麼......

千星忽然就又抿了抿唇。

兩相對視之中,她終於控製不住,緩緩朝他湊近了一些。

而霍靳北依舊一動不動。

千星心頭驀地又多了絲勇氣,忽地抓住他腰側襯衣,踮起腳來——

就在這一瞬間,卻忽然有一道突兀的鈴聲,驀地在安靜的房間裡迴響起來。

千星一驚,腳下一軟,整個人有些不受控製地往旁邊跌去。

霍靳北驀地一伸手,扶在她的腰上,支撐她站穩之後,隻匆匆與她對視了一眼,便轉頭去拿自己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去了。

看了一眼來電之後,霍靳北迅速接起了電話,隻聽了兩句,便回了一句:“我立刻就回來。”

說完他便掛了電話,轉頭又看了千星一眼,卻冇有說什麼,徑直越過她回到了臥室。

千星心跳如雷,麵紅耳熱地站在原地,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走到他的臥室門口,看見霍靳北正在換衣服。

她頓時就清醒了過來,問了他一句:“是醫院有事嗎?”

霍靳北繫著襯衣釦子,頭也不回地應了一聲。

千星深思一怔,一轉頭就紮進了自己的房間,也準備換衣服。

然而她纔剛剛將衣服拿到手中,就聽見自己霍靳北那邊的臥室門響了一下,

她頓時連衣服也顧不上換了,匆匆拉開門走出去,卻一下子就撞進了正準備離開的霍靳北懷中。

這一下實在是太匆忙了,以至於千星也滿心急亂,知道不能耽擱,因此迅速站定,開口道:“走吧,我陪你去醫院。”

霍靳北身子微微一頓,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家居服和拖鞋。

千星這個模樣雖然是有些尷尬,但卻不至於不能出門,因此她並不覺得有太大的問題。

可是霍靳北卻道:“你不用去。”

“我可以出門的。”千星說,“你一個人——”

“我不是幼稚園的小朋友。”霍靳北又看了她一眼,緩緩開口道:“不需要人監護接送。”

說完這句,霍靳北轉頭就走向大門口,拉開門就走了出去。

突然之間,空空蕩蕩的屋子裡就剩了千星一個人,彷彿先前那些曖昧到極致的氛圍根本就冇有存在過,都隻是她的錯覺。

可是,是嗎?

千星愣怔了片刻,忽然回過神來,隨後大步走向門口,打開門直接就衝了出去。

霍靳北正在等電梯,她一下子就衝到了他麵前。

霍靳北身體微微一頓,轉過頭來看著她。

“你......”千星衝得有些急了,撥出一口氣之後才又道,“什麼時候回來?”

霍靳北淡淡道:“有緊急手術,大概要通宵。”

千星始終看著他,聞言點了點頭之後,才又道:“那我煮好早餐等你回來。”

聽到這句話,霍靳北忽然深看了她一眼。

而千星則微微有些忐忑地等待著他的回答。

這似乎是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可是她知道,他們心裡都清楚,這是一個約定。

如果他願意接受這個約定,那就說明,剛纔的一切,並不是她的錯覺。

偏偏在這時,霍靳北麵前的電梯打開,他轉頭看了一眼,冇有再停留,抬腳走進了電梯。

而千星仍舊站在電梯口看著他。

按下樓層鍵的時候,霍靳北才終於又一次看向她。

他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千星心頭一動,搶先道:“你想吃麪食,還是喝粥?”

電梯門緩緩閉合,霍靳北終於開口,低聲道:“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