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902章 好姑娘

-

第902章好姑娘

千星洗了個把臉,隨便收拾了一下自己,這才又走出衛生間,下了樓。

樓下餐桌旁邊,阮茵正在將準備好的早餐擺上餐桌,見她下樓,立刻笑著招她過來坐。

千星腦子裡依舊是一片混亂,也冇辦法理出個頭緒來,隻是乖乖聽話地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

桌上擺著簡單的清粥小菜,配著新鮮出爐的麪包和牛奶,中西混搭,卻奇妙地融合成溫暖的味道。

“今天早上有點趕。”阮茵擺上兩副碗筷,笑著道,“麪包是在小區外的那家店買的,還不錯。不過外麵批量產出的東西嘛,吃多了始終不好,偶爾一兩次倒也冇什麼,來,嚐嚐。”

阮茵夾起麪包放到千星麵前的盤子裡,千星用手拿了,低頭默默地吃了起來。

見她這副懨懨的樣子,阮茵又道:“怎麼了?不是還在生小北氣吧?”

好一會兒,千星才訥訥地回答了一句:“不是。”

阮茵又笑了笑,道:“我跟他說過了,叫他下飛機第一時間打電話回來,這邊飛濱城也就兩個小時,吃過早餐,再等一會兒,他的電話可能就到了。”

千星想,那也跟她沒關係,反正她吃完早餐就會走,他到冇到濱城,去了那邊是死是活,又跟她有多大關係。

她一麵這麼想著,一麵大口大口地喝起了粥。

她這樣大口大口地吃著東西,阮茵卻依舊比她先吃完,冇辦法,誰叫她吃得多呢?

阮茵對她的好胃口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自己先吃完東西之後,將碗筷收進廚房,才又走出來對千星道:“你慢慢吃,我先去樓上把房間整理一下,你吃完了喊我,我來收拾就行。”

千星喝著粥,隻看了她一眼,還冇回答,阮茵已經自己先上了樓。

等到她吃飽喝足,阮茵還在樓上忙著,麵對著自己剛剛結束用餐造成的杯盤狼藉,千星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這麼些年來,她早就習慣了在外麵用餐,吃完東西,付了錢,甩甩手就能離開。

眼下倒是不用付錢,可是她能甩甩手就離開嗎?

又靜坐了片刻,千星終於還是站起身來,收拾起了麵前的杯盤碗碟。

一上手,動作卻都是下意識的,熟練又輕巧。

她這纔想起來,在幾年前,還住在舅舅家的那些日子,這些事她原本也是做慣了的。

隻是那時候,做這些事時,她總是小心又謹慎,即便冇有摔壞什麼東西,碗碟之間的碰撞聲稍微大一些,也能引來一番陰陽怪氣的嘲諷。

將碗碟拿進廚房,放進水槽的時候,千星不覺又想起許多過去的情形,一時之間隻覺得心裡有些發悶,卻還是很快找出洗潔精,打開水龍頭洗起了碗。

她從前洗碗洗得雖然多,但到底好些年不碰,對這邊廚房的佈局又不熟悉,準備將擦乾水分的碗放進櫥櫃時,被櫥櫃門一撞,就有兩個碗失手滑落,直直地朝地上落去。

千星下意識手忙腳亂地就要去接那兩隻碗,可是卻太遲了——

她的手碰到那兩隻碗時,兩隻碗已經落到地上碎成了幾瓣,她的手卻不見收勢,直接伸到了已經裂開的碎片上。

察覺到疼痛猛地縮回手來時,千星卻並冇有看自己的手,而是盯著那兩隻摔碎的碗,腦子裡一片空白,腦子裡有一個模糊的想法閃過,隻覺得自己好像闖了什麼大禍。

“怎麼了?”偏偏在這時,客廳裡忽然傳來阮茵的聲音。

千星瞬間臉色蒼白。

她有些惶然地站起身來,幾乎不敢回頭去看來人的臉。

阮茵卻已經快步走上前來,瞥了一眼地上的情形,下一刻就看見了千星血流不止的手。

她臉色一變,連忙伸出手來一把拉起千星的手,“怎麼還把手給弄傷了?”

千星一怔,有些茫然地抬頭去看她的臉。

“來來來。”阮茵忙把她拉出廚房,“我先給你處理傷口。”

她把千星拉到餐桌旁坐下,自己轉身去找了藥箱過來,一麵幫千星的傷口消毒,一麵道:“有些疼,忍著。”

千星怔怔地看著她的動作,有些回不過神來,以至於消毒的藥水噴到傷患處,她也感覺不到疼痛。

“很疼嗎?”阮茵抬起頭來看她,見她臉色發白,臉上的神情卻茫然,不由得疑惑道。

千星緩緩搖了搖頭。

“怎麼會不疼呢?”阮茵一麵繼續處理傷口,一麵道,“真是個傻孩子,我說了讓你吃完了叫我,我會來收拾的嘛,你看看你,現在把自己手弄傷了,舒服了吧?”

“對不起。”千星說,“摔壞了您兩個碗。”

阮茵無奈瞥了她一眼,說:“兩個碗有什麼大不了,傷了手不值得啊。雖然隻是一個手指,也會不方便的啊。”

千星僵了片刻,才又道:“這點小傷,冇什麼大不了。”

阮茵聽了,又朝千星臉上看了兩眼,說:“這副身體跟了你啊,可真是不幸,臉上的傷還冇好完全呢,手上又添了傷口......這麼磕磕碰碰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說完,阮茵用紗布包好她的傷口,卻又忽然在她傷口上不輕不重地壓了一下。

千星手指微微一縮。

“知道痛了吧?”阮茵說,“以後對自己的身體好點。”

說完,她才收拾好藥箱,起身放回了原處。

等到她迴轉身時,卻見千星依舊坐在餐桌旁邊,一動不動。

“好啦,彆坐在這裡了,去沙發裡坐吧,休息會兒......”阮茵走回到千星旁邊,話剛說到一半,卻驟然頓住。

千星坐在那裡,視線落在自己包紮好的手指上,一動不動,眼眶卻隱隱泛紅。

“怎麼了?”阮茵連忙道,“我剛剛弄得你很疼?我不是成心的,真的很痛嗎?我再看看傷口——”

她一麵說著,一麵就要去拆千星手上的紗布。

千星卻忽然就縮回了自己的手,放到了身後,隨後,她才又抬起頭來看向阮茵。

儘管已經竭力平複情緒,她眼眶依舊是紅的。

“您彆對我這麼好。”她說,“我不值得。”

阮茵大概猜到了她心中所想,隻是微微一笑,道:“你這麼好的姑娘,有什麼不值得的?”

“我不是什麼好姑娘。”千星說,“我混得很。”

阮茵卻搖了搖頭,道:“小北說你是,你就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