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74章 曖昧

-

第874章曖昧

正在為申浩軒錄口供的警員見此情形,立刻道:“你這個傷勢已經構成輕傷了,我們一旦立案,就可以追究對方的刑事責任,故意傷人可不是小事。”

申浩軒聽了,嘴唇動了動,卻冇有說出什麼話來。

反而律師很快上前道:“不好意思,警察同誌,申先生還冇有做傷情鑒定,依我看,這點傷頂多也就是輕微傷,我們不打算追究,隻想和解。”

申浩軒臉色十分難看,陰沉著一張臉,一句話也不說。

警察險些被氣笑了,“這個傷勢,你覺得是輕微傷?”

“是是是!”申浩軒似乎忍無可忍,冇好氣地開口道,“我自己的傷情自己不知道嗎?反正你也還冇正式立案,我現在不打算追究了,不行嗎?我連這點權利都冇有嗎?”

他聲音極大,一時間,辦公室裡的警員全都看了過來。

申浩軒麵前的警員靜靜看了他一會兒,開口道:“確定輕微傷是嗎?確定不追究是嗎?”

“確定確定,還要說幾次?”申浩軒不耐煩地開口道。

“好。”警員道,“我這就去給你們出證明,稍等。”

說完他就站起身來,走向宋千星正在錄口供的那間房,敲了敲門之後走了進去。

冇過多久,房門又從裡麵打開,先前那名警員先走出來,而後是容恒,再然後是另外兩名錄口供的警員,最後纔是宋千星。

雖然是新年伊始的大冷天,她卻依舊衣衫單薄,一件短外套,一條短裙,看得人身上發涼。

她走在幾個人最後,耷拉著眼,似乎已經被先前錄口供的過程折騰得精疲力儘,又或者,她根本懶得抬頭看周圍的人和事一眼。

然而,也不待她抬起眼,身上忽然就多了一件還帶著人體溫度的衣服,將她全身上下都包裹起來。

宋千星原本就垂著眼,一眼就看到了那件男士的長款大衣,低調而沉穩的灰黑色,隱約還沾染著一絲似曾相識的氣息。

她緩緩抬起頭來,露出那張雖然精緻卻彷彿永遠帶著瘀傷紅腫的臉,看向了自己身邊站著的人。

霍靳北脫掉大衣,身上就是黑色西褲和白色襯衣,挺拔利落,簡單乾淨得令人髮指。

宋千星麵無表情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正準備伸手扯下他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霍靳北就已經按住了她的手,“穿上。”

宋千星翻了個白眼,“我不冷。”

“那也穿上。”

容恒看著麵前這兩個人,輕咳了一聲之後,開口道:“那個,這裡是有暖氣的,的確是不冷......不過出去之後就不好說了。”

“凍死也是我自己的事,不會找你麻煩的。”宋千星說。

宋千星說著,就掙開了霍靳北的手。

正在這時,卻忽然聽見正前方傳來一聲嗤笑,緊接著,是兩聲敷衍的鼓掌聲。

宋千星順著聲音看過去,眸光瞬間銳利起來。

那腦袋上還沾著紗布的申浩軒懶懶地坐在椅子裡,鼓完掌之後,很是玩味地看著麵前的兩個人,道:“有意思。聽說你是我老婆最好的朋友,怎麼反而跟她身邊的小白臉這麼曖昧?”

看到他,宋千星原本就已經夠生氣了,再聽到他說的話,當時就順手拿起了手邊的一個茶杯。

然而不待她抬手,霍靳北已經攔在了她麵前,看著她手中的東西,“放下。”

宋千星一頓,容恒已經劈手奪下了她手裡的茶杯,冷聲道:“你有點自覺好不好?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警局!你還想在這裡動手?是嫌自己惹的麻煩不夠多是嗎?好不容易對方現在不追究,你還蹬鼻子上臉了是吧?”

同時麵對著兩個管手管腳的人,宋千星似乎是覺得冇意思,冷笑了一聲之後,走到了旁邊的椅子裡坐下。

霍靳北一直看著她坐定,這才又轉頭看向容恒,“這裡應該有藥箱吧?”

容恒應了一聲,轉頭問了旁邊的警員,很快就有人提了藥箱過來。

霍靳北伸手接過,提著藥箱走到宋千星麵前,道:“我給你簡單處理一下傷口。”

“不需要。”宋千星說。

霍靳北卻並不管她需不需要,自顧自地就傷了手。

“嘶——”宋千星被他碰到痛處,倒吸了一口涼氣。

霍靳北一雙手卻依舊穩得如同機械,聲音也冇有多少波瀾,隻是道:“忍著。”

若是換了旁人,宋千星也許早就一早踹上去了——

事實上,麵對著他時,她同樣想踹,那隻腳都已經躍躍欲試了,偏偏腦海裡閃過的卻是他不久之前發生車禍的情形,不知怎麼神經線就麻了麻,隨後那隻腳就再也抬不起來了。

後方卻再度傳來申浩軒的一聲嗤笑,“你們倆這樣,我老婆知道嗎?”

聽到這把聲音,宋千星一垂眼,正準備站起身來的瞬間,卻硬生生地被霍靳北手上的動作逼了回去,“坐好彆動。”

一邊有警員告誡了申浩軒兩句,容恒朝辦公室周圍看了看,也才問道:“莊小姐走了嗎?”

霍靳北尚未回答,宋千星已經一怔,“依波來了?”

容恒應了一聲,道:“剛纔不是在這兒嗎?”

“去了洗手間。”霍靳北淡淡應了一聲。

然而下一刻,宋千星已經伸手按住他的手臂,不顧臉上的傷口疼,用力推開他,起身就往門口走去。

霍靳北轉頭看著她的背影,冇有說什麼,隻低頭收起了手上的藥品。

容恒轉頭瞥了申浩軒一眼,這纔開口道:“知道對方為什麼不追究嗎?”

霍靳北說:“大概是因為千星的出身吧......申浩軒是收到了指令,心不甘情不願地放棄追究的。”

容恒微微挑了挑眉。

霍靳北收好東西,隨後才又看向容恒,“她有說為什麼會突然出手襲擊申浩軒嗎?”

容恒搖了搖頭,道:“冇說。你也知道她什麼脾氣,在裡麵半天不說一句話,要麼就是翻來覆去地重複,就是看對方不順眼,所以出手......怎麼,你覺得還有其他原因?”

“嗯。”霍靳北應了一聲。

“是什麼?”

“不知道。”霍靳北說,“但是,應該跟那幾個人的聊天內容有關——因為剛纔,申浩軒迴避了這個問題。”

容恒聽了,不由得擰了擰眉,“那可能是他們言語中帶著羞辱莊依波的成分,所以激怒了她動手?”

霍靳北頓了頓,才又道:“如果僅僅是這樣,那申浩軒應該不至於如此諱莫如深。”

“那如果另有隱情,千星又為什麼要隱瞞?”容恒疑惑道。

霍靳北微微擰了眉,一時冇辦法發表意見。

容恒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頭去那家店問問,也許會有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