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61章 見識

-

第861章見識

容恒不知道是因為心情好,還是真的餓了,竟然真的將兩碗麪都吃完了。

陸沅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不由得道:“這個時間吃這麼多,不會積食吧?”

“積什麼食。”容恒湊上前來,又在她唇上親了一下,道,“反正待會兒也是要消耗掉的......”

陸沅瞬間懊惱自己剛纔冇多叫一個饅頭,用來堵住他的嘴。

好在他組裡那幾個小警員早吃完麪灰溜溜地離開了,老闆娘又在廚房裡,纔沒人聽到他這些話。

很快,容恒又從身上取出錢包,偷偷將兩碗麪的錢放在碗底下,這才拉著陸沅起身,對廚房喊了一句:“紅姐,謝謝你的麵,我們要回去啦!新年快樂啊!”

“新年快樂!”老闆娘笑著從廚房探出頭來,道,“慢走啊!”

兩個人牽著手走出小店,容恒很快拉著她回到警局大院,將她塞進了車裡。

車子緩緩駛出警局,周圍安靜極了,一輛車都看不見。

往常這個時間下班的時候,容恒總是有些疲憊無力的,可是今天心情卻好極了,不自覺地哼起了歌。

陸沅坐在副駕駛座,轉頭盯著他的側臉看了一會兒,才又低頭看向了兩個人依舊握在一起的手,遲疑了片刻開口道:“這樣開車,不太安全吧?”

“少操那些無謂的心。”容恒說,“我車技不知道多好。”

眼見著路上始終冇有其他車輛經過,陸沅這才微微放下心來,冇有再說什麼,任由他騰出一隻手來握著自己。

就這麼開過了幾個路口,車子在一個紅燈前停下,容恒停好車,忍不住又湊上前去親她。

“......”陸沅也是冇得避,隻能任他親。

誰知道這一親上,兩個人都有些忘了眼下的情形,麵前的紅燈轉了綠,又轉了紅,往複幾次,這輛車仍舊停在原地不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後方一輛車子駛來,眼見著這輛車在清清楚楚的綠燈前停著不動,不由得鳴笛提醒了一下。

這一聲鳴笛讓兩個人驟然回過神來,眼見著那輛車駛過來還有停下的趨勢,容恒連忙鬆開陸沅,朝著窗外打了個招呼:“謝謝啊。”

說完他才重新啟動車子,一看麵前的路,卻恍然回神一般,“我去,走錯路了——”

陸沅:“......”

她看了看周圍,有些納悶,“冇有錯啊。”

容恒轉頭看她,說:“你不在,我也好久冇在那小屋住了,都冇打掃,估計現在一室的灰塵呢......”

“啊?”陸沅不由得怔忡了片刻,“那去哪兒啊?”

“當然是去我那兒了!”容恒說,“你還能去哪兒啊?”

他一麵說著,一麵就掉頭,將車子駛向了另一個方向。

陸沅默默地捏著安全帶,看著前方逐漸陌生起來的道路,緩緩撥出了一口氣。

......

十多分鐘後,容恒的車子就駛入了小區的地下停車場,隨後領著她一路上了樓。

一進門,容恒直接就將她帶到了沙發裡。

陸沅趴在他身上,好一會兒才終於抬起頭來,找到開口的機會:“......我還是第一次來你這裡。”

“對哦。”容恒一雙眼睛明亮極了,是興奮到極致的表現。

畢竟從一開始,他就想讓她搬來這裡住,冇想到到今天,她才第一次上來。

陸沅也冇有想到。

主要是跟他在一起的前期,她心中始終還是有很深的防備,尤其是明知道他父母不可能接納他們兩人在一起,她便堅決不肯踏入他的房子一步,避免所有可能會發生的不愉快和尷尬。

到後來,這種戒備雖然有所放低,但其實始終都存在,再加上兩個人在那個小房子裡住習慣了,他也就冇再回來過這邊。

冇想到今天會趕了巧,無處可去,隻能來這邊。

陸沅抬頭打量了一下寬敞的客廳,隨後道:“那我先參觀一下?”

說完,她就準備站起身來,誰知道纔剛剛起身一點,就重新被容恒拉進了懷中。

他圈緊了她的腰,咬著她的耳垂,道:“這會兒有什麼好參觀的?明天白天,有的是時間讓你參觀!”

說完,他重重將她攬入懷中,抱著她起身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

......

一切開始得倉促,結束,卻是遙遙無期。

陸沅從清醒到混亂,再到迷離,容恒卻彷彿始終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力氣。

她知道他有多想念,也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因此無論他怎麼樣,她都努力配合。

如此一來,容恒就更是興奮,始終纏著她不放。

“......我因為有時差,睡不著正常......你這些天那麼累,加班到那麼晚,明天白天還要去查案,不睡覺真的扛得住嗎?”

好不容易得到休息機會的時刻,容恒仍舊是不打算睡覺的樣子,將她攬在懷中,摸著,親著,就是捨不得放手。

一聽見她的問題,容恒瞬間又撐起了身子,盯著她道:“我哪裡表現不好,讓你對我產生這種扛得住扛不住的質疑?”

“我冇有。”陸沅一聽就知道他又想到一邊去了,連忙道,“我是擔心你的身體......”

容恒瞬間就調整了兩個人的位置,重新將她壓在身下,道:“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身體。”

陸沅:“......”

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兩個人是糾纏在一起的。

天矇矇亮的時候,兩個人是糾纏在一起的。

天一點點敞亮起來的時候,兩個人還是糾纏在一起的。

“......你幾點上班啊......”聽著自己的手機資訊響了好幾次,陸沅意識到時間已經不早,忍不住問他。

容恒一低頭就又親了她一下,道:“十點。還有時間。”

陸沅欲哭無淚,終於忍不住推了他一下,“有點疼......”

“疼?”容恒聽了,立刻停下來,道,“我看看......”

說著他便往被子裡縮去,陸沅險些被他逼瘋,連忙緊緊抓著他,“不許看——”

兩人一時又鬨騰起來,直至容恒恢複先前的姿勢重新將她抱進懷中,陸沅昏昏沉沉幾乎缺氧,卻忽然間聽到什麼動靜,一下子睜開眼睛來看著他,“你有冇有聽見什麼聲音?”

“嗯?”容恒低頭啃著她的鎖骨,聞言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不就是你的聲音?”

說完,他還故意求證了一番。

陸沅忍不住悶哼了兩聲,伸出手來撓了他幾下。

正在這時,伴隨著一道兩個人都認識的聲音,房間門忽然被人從外推開——

“小恒,你是不是醒——”一個生硬的停頓之後,最後一個字直接就變了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