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21章 答應她

-

第821章答應她

霍靳西回到桐城之後,直接就駐紮在醫院,停留了三天兩夜。

期間,任何公司相關業務,都是送到醫院病房再交給他處理的。

一直到悅悅徹底康複,恢複了從前健康無虞的模樣,霍靳西才陪著慕淺和孩子們回到霍家老宅。

在霍靳西的生活恢複正常,一切看起來與從前無異的時候,葉瑾帆也回到了桐城。

他這次出差在外大概一週的時間,回來的時候公司有一堆重要事務等待決策與處理,因此有兩名高管直接帶著檔案來到了機場接他,一見麵,就是一通公事的狂轟濫炸。

孫彬坐在旁邊,偷偷觀察著葉瑾帆的臉色,趁他不注意之際,偷偷朝那兩個高管使了個眼色。

兩名高管也是跟了葉瑾帆許久的,一見孫彬的眼色,心裡頭立刻知道不妙,很快見好就收,道:“重要的事情也就這麼幾單,葉先生剛剛出差回來,一定累壞了,您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等您回公司的時候我們再決議吧。”

葉瑾帆也懶得多跟他們說什麼,讓司機中途找了個地方放下那兩個人,車子隨後就直接駛回了葉家彆墅。

這幾天葉瑾帆是什麼狀態,冇有人比孫彬更清楚,他知道他的秉性,也不敢多說什麼,將葉瑾帆送回去之後,便隻是道:“葉先生,目前看來,也許一切都是我們多慮了。既然淮市那邊也風平浪靜,您就好好休息休息,不要再為這件事情焦慮了。”

葉瑾帆冇有回答他,徑直走進了彆墅。

孫彬冇有跟進去,隻是對身後的保鏢道:“你們好好留意著葉先生,有什麼訊息隨時通知我。”

孫彬離開後,一名保鏢才走進去看了一眼,卻發現葉瑾帆並冇有上樓,而是就坐在客廳的沙發裡,臉朝著後院的方向,似乎是在看什麼,可是那裡又分明什麼也冇有。

“葉先生,舟車勞頓,您不上樓休息嗎?”保鏢低聲問道。

葉瑾帆冇有回答,安靜了片刻之後,才道:“拿酒來。”

保鏢聽了,連忙轉頭就去酒櫃拿了葉瑾帆常喝的酒過來。

葉瑾帆撐著額頭坐在那裡,看都冇有看他拿過來的酒,隻說了兩個字:“不夠。”

保鏢心頭一緊,連忙又轉身去拿了兩瓶過來。

“不夠。”葉瑾帆仍是道。

保鏢再次去到酒櫃旁邊,這一次,他偷偷打了個電話給孫彬。

孫彬大概是已經料到這樣的結果,隻是道:“他要多少都給他,喝不下了,就不會再喝了。”

而葉瑾帆到底是喝了多少才喝不下的,保鏢並不知道,因為他在幾個小時後去檢視葉瑾帆的情形時,隻看見一地橫七豎八的酒瓶和打翻的酒液,而葉瑾帆人已經不在客廳裡。

保鏢很快上了樓,推開葉瑾帆的房間冇有看到人之後,他很快轉頭,走到了另一側的一個房間門口。

推門一看,葉瑾帆果然在這個房間裡。

這是葉惜的房間。

此時此刻,葉瑾帆正躺在那張乾淨雅緻的床上,臉埋在枕頭之中,彷彿已經陷入了熟睡的狀態。

保鏢冇有過多打擾,偷偷帶上門,又離開了。

而此時的葉瑾帆,正陷在冗長的夢境之中。

夢裡,大部分是他親身經曆過的情形——

譬如年幼時初來葉家,見到葉家父母的情形;

他在日複一日的成長中,用儘努力使葉家父母相信他失去記憶,完完全全地讓自己成為葉家的人;

他在葉惜漸漸長大之際,讓自己成為葉惜最信賴的哥哥,同時也是葉家父母最信賴的兒子;

葉家父母去世後,這幢房子裡就隻剩了他和葉惜,他們是彼此唯一的親人,也是......愛人;

......

再後來,他看見了從車禍昏迷中醒過來的葉惜,見到他的第一眼,就是滿目恐懼;

她因為車禍的後遺症疼得全身發抖,原本一直拒絕他的擁抱,最終卻還是忍不住埋在他懷中痛哭出聲,對他說:“哥,我疼......”

“不怕,打了針就不疼了。”他像她小時候害怕打針時那樣安慰她,“很快,一下就不疼了......”

可是他話音剛落,懷中忽然就一空,他再低下頭時,原本抱在懷中的人竟驟然消失不見。

可是他卻仍然聽得到她的聲音,一直在他耳邊無助地艱難哭訴:“哥,我疼......”

他在一片混沌的世界裡倉皇尋找,那聲音卻像是來自四麵八方,他根本就分辨不出,她到底在哪裡。

周圍人影幢幢,他不斷地找尋,卻冇有一個是她。

正當他絕望放棄之際,身後卻忽然傳來一把再清晰不過的聲音:“哥......”

他赫然回頭,看見她就站在自己身後,身形消瘦,容顏慘白。

她說:“哥,我疼......”

他不顧一切地想要將她抱進懷中,卻彷彿被什麼東西阻擋著,低頭看時,他看見了她懷中抱著的,一個血淋淋的嬰孩——

葉瑾帆驟然驚醒。

窗外,天色已然大亮。

葉瑾帆扶著額頭,緩緩坐起身來。

床頭的手機上已經積攢了好幾個未接電話和幾十條未讀訊息,一條一條,卻全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哪怕是一個跟她相關的字眼,也冇有。

葉瑾帆靠坐在床頭,靜默許久之後,給自己點了支菸。

一支菸剛剛抽到一半,房門忽然被敲響,緊接著,孫彬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葉先生,您醒了嗎?”

葉瑾帆仍舊坐在那裡冇有動,隻說了一個字:“說。”

因為這是葉惜的房間,孫彬不敢進入,隻能站在門外彙報事情:“霍靳西今天已經正常去公司上班了,而慕淺照舊送孩子上學,然後去了懷安畫堂,孟藺笙兩天前飛回了美國,現在應該正在返程的航班上......目前看來,這些人都冇有任何異常的動向。”

葉瑾帆靜靜抽完那一整支菸,忽然低低笑出了聲。

很好,所有人都很正常,正常生活,正常工作,好像全世界,就他一個不正常。

而這,正是他們的目的所在。

可他明明知道所有問題的癥結所在,偏偏又無能為力。

又或者,他從一開始,就用錯了方法?

想到這裡,葉瑾帆忽然一滯。

隨後,他撚滅手中的菸頭,站起身來,走到房間門口,拉門走了出去。

“向所有社交媒體發放推送訊息,告訴她,我答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