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98章 奢望

-

第798章奢望

時至今日,慕淺發現自己竟然依舊無法準備判斷葉瑾帆對葉惜的感情。

所謂當局者迷,在他們這段感情之中,她明明隻是個旁觀者,卻還是陷入了無邊的混亂之中。

事實上,這兩個人跟她有多大的關係呢?

一個是讓她失望透頂的舊友,一個則是跟她完全對立的敵人——

他們之間會如何發展,她真的不該關心,每每冷眼旁觀之際,卻總是產生不該有的情緒。

恰如此時此刻。

孟藺笙並冇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安靜片刻之後,纔開口道:“彆想了,有冇有時間,要不要一起吃頓飯?”

慕淺回過神來,聽到他的提議,低頭看了看手錶。

孟藺笙微微凝眸,笑了起來,道:“我們這麼久冇見了,你不會連一個一起吃飯的機會都不給我吧?”

“當然不是啦。”慕淺說,“隻是你知道,我家裡有兩個孩子呢,我可不是什麼自由身。”

孟藺笙聽了,笑道:“我當然知道,不過就一頓飯而已,我保證,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

慕淺靜坐了片刻,忽然就抬眸看向他,“看來你是要帶我去一個很好吃的地方咯,是吧?”

“招待你,自然要挑一個好地方。”孟藺笙說。

慕淺果斷點了點頭,“好啊。”

......

同樣的時間,霍靳西正在辦公室裡看批閱檔案,在他的麵前,齊遠正拿著他的手機,幫他導入最近幾天的行程。

突然之間,霍靳西的手機響了一聲,隨後彈出來一條訊息。

齊遠一眼瞥見那條訊息預覽,嚇得手抖了一下。

霍靳西敏銳地察覺到什麼,抬起眼來看了他一眼。

齊遠連忙將手機放回他麵前,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太太說......要和孟藺笙一起吃頓飯。”

霍靳西聽了,拿起手機來看了一眼,隨後再次把手機丟給了齊遠。

齊遠偷偷瞥了一眼霍靳西的臉色,隻覺得不是很好看,於是默默在心裡定下了今日工作基調。

偏偏這時候,霍靳西的手機又響了一聲,還是慕淺發來的訊息——

“你同意還是不同意?”

齊遠險些要崩潰了——說一聲,他冇回覆,就當他是同意了不就行了嗎?偏偏慕淺這個磨人的,還非要霍靳西親口說同意不成?

“說什麼?”霍靳西淡淡問了一句。

齊遠隻能硬著頭皮回答道:“太太問您同意還是不同意......”

霍靳西聽了,仍舊是低頭看著檔案,片刻之後,才稍顯冷淡地說了一句:“由她去。”

齊遠戰戰兢兢,片刻之後,摸出自己的手機來給慕淺發了一條訊息——

“霍先生同意了。”

......

慕淺坐進孟藺笙的車子裡,看著齊遠發過來的那條訊息,忍不住在心底冷哼了一聲。

果然是小肚雞腸的男人。

孟藺笙見她一直看著手機,不由得笑著問了一句:“怎麼?霍先生同意讓你跟我吃飯了嗎?”

慕淺立刻又搬出自己的口頭禪來:“我老公一向大方得體,善解人意。”

孟藺笙淡淡笑出聲來,道:“我也覺得,他應該是會同意的。”

慕淺聽了,不由得又看了他一眼,隨後隻是微微一笑。

車子一路平穩行駛著,最終,駛到了一個高階小區的門口。

門口的安保人員見到孟藺笙之後,很快打了招呼,隨後又仔細確認了慕淺和吳昊的身份,這才放行。

“這麼嚴密的保安措施,那看來,這裡的東西應該很好吃了。”慕淺看著窗外的景緻,緩緩開口道。

孟藺笙點了點頭,道:“我覺得還不錯,所以才推薦你來。”

慕淺抿了抿唇,冇有再說什麼。

最終,車子在一幢小彆墅門口停了下來,孟藺笙推門下車,隨後走到慕淺那一側,幫她拉開了車門。

慕淺下車來,看著眼前的這幢小彆墅,一顆心跳得很慢,很慢......

孟藺笙直接引著她進了門。

剛一進門,就聞到了一陣家常飯菜的香氣,慕淺看向廚房的方向,還冇來得及仔細辨彆,就看見一個人端著碗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四目相視的瞬間,兩個人目光都凝住了。

隻是相對於麵無表情的慕淺,隻一瞬間,葉惜就紅了眼眶。

孟藺笙轉頭看嚮慕淺,道:“來都來了,坐會兒吧,我出去打個電話。”

說完,孟藺笙轉頭又走了出去,隻留下兩個人在這並不寬敞的空間裡,相顧無言。

好在很快葉惜就回過神來,她將手中的碗碟放在餐桌上,隨後才又抬起頭來看嚮慕淺,“孟先生有心了......隻是,你並不知道他會帶你來見我,對不對?”

慕淺冇有回答。

說不知道,可是其實她多多少少是猜到了,雖然她並不願意明確地去想。

於是她寧願借霍靳西來阻止自己,偏偏,霍靳西也彷彿是猜到了什麼一般,根本冇有攔她的意思。

眼下既然已經見了麵,那她也無謂再強行掙紮什麼。

“他說帶我來吃飯的。”慕淺緩緩道。

葉惜連忙道:“我不知道你們會來,我隻炒了兩個簡單的菜,你要是想吃,我去給你盛飯。”

說完她便轉身走向廚房,很快又端著兩碗飯走了出來,放到了餐桌旁。

慕淺也很快就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看著桌山一份炒雞蛋,一份炒素菜,並冇有動筷子。

葉惜一個人拿著筷子,默默挑了兩粒米飯放進口中,垂眸無聲咀嚼著。

慕淺看了她一會兒,終於才又開口道:“這是你想要的嗎?”

葉惜驀地一頓,抬起頭來看向她。

慕淺忽然冷笑了一聲,道:“時至今日,我是真的看不懂了。你不是隻有葉瑾帆了嗎?你不是非他不可嗎?那現在,你又是在乾什麼?”

葉惜忽然就又紅了眼眶,隻是強忍著,並冇有讓眼淚掉下來。

“淺淺,我知道你永遠也不會原諒我了......你也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羨慕你......”

慕淺仍舊靜靜地看著她,“羨慕我?”

“霍靳西......時隔七年,你等到了一個願意為你回頭,願意為你改變的男人。”葉惜低低道,“雖然這是一種奢望,可是,我也希望,我能夠等到一個......願意為我回頭的葉瑾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