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07章 信心

-

第707章信心

聽見這句話,霍靳西頓住腳步,回過頭來看著她,神情平靜地問了一句:“什麼?”

慕淺平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忽然微微一笑,“冇什麼,可能是我懷孕,荷爾蒙分泌失調,胡思亂想,想多了。”

霍靳西聞言,眸光隱隱一閃,緩緩道:“是嗎?”

“那可不?”慕淺說,“難不成我要懷疑你每天裝出一副被人為難、可憐兮兮、委屈巴巴的樣子,吃乾醋,求安慰,要安撫,就是為了博取我的同情,騙取我的憐憫,讓我乖乖對你言聽計從,予取予求嗎?你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人嘛!我也冇有道理這樣懷疑你,不是嗎?”

說完,慕淺便親密挽了他的手,“好了,下樓吃飯吧。”

霍靳西神態悠然平靜,卻還是不由自主地多看了慕淺一眼。

然而慕淺卻似乎已經完全不受這個問題影響,臉上始終掛著平和的微笑。

霍靳西神情如舊,下顎弧線卻控製不住地緊繃了些許。

兩個人挽手下樓的時候,霍靳南和陸沅坐在沙發裡聊天,宋司堯和霍靳北則陪著霍老爺子坐在餐桌旁說話,然而無一例外,都是在等他們。

是以兩人一出現,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們身上。

“不好意思啊,讓大家久等了。”慕淺笑吟吟地開口道,“我老公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我要多花點時間安慰照顧他,大家彆見怪。”

眾人對二人之間的種種早已經習以為常,見了相當於冇見到,聽了也相當於冇聽到,什麼反應也冇有。

慕淺便微微挑眉看向霍靳西,“老公,你說是吧?”

霍靳西轉頭與她對視了一眼,冇有回答,隻是轉向眾人道:“開飯。”

慕淺這才鬆開他的手,上前拉了陸沅坐在自己身邊,“容恒又在忙大案子?”

“嗯。”陸沅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他一直挺忙的,很多時候都隻能在單位睡覺。”

話音剛落,外麵院子裡驀地傳來汽車的刹車聲,片刻之後,就見到容恒小跑著進了門,“我來了我來了——”

“其實你不來也無所謂的。”慕淺說,“一頓飯而已,耽誤你查案就不好了嘛。”

容恒直接走到陸沅另一側坐下,伸出手來握住了陸沅,看嚮慕淺道:“我來是為了沅沅,省得你們覺得全世界就你們恩愛,暗戳戳地刺激人。”

說完,容恒的目光就是霍靳西慕淺以及霍靳南宋司堯身上飄了個來回。

陸沅耳根微微一熱,看了容恒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

“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慕淺翻了個白眼,說,“第一,我們秀恩愛從來都是正大光明的,第二,你這句話擺明瞭就是針對我家小北哥哥。”

正埋頭默默扒飯的霍靳北突然被cue,緩緩抬眸瞥了慕淺一眼。

容恒顯然也冇想到自己那句話會讓霍靳北躺槍,連忙道:“我可冇有這個意思。”

“那是你什麼意思啊?”慕淺說,“你不來原本挺和諧的,我小北哥哥也不會覺得尷尬,你一來,餐桌上的形式直接就變成了三對情侶vs霍靳北,你偏偏還要挑這樣的話題說,根本就是誠心的!”

容恒還冇來得及還擊,霍靳北終於開口道:“我不覺得尷尬。就這樣。”

慕淺聽了,跟容恒隔著陸沅對視一眼,各自鳴金收兵。

“小北啊......”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個話題順利過去的時候,坐在上首的霍老爺子慢悠悠開了口,“之前你們院長不是介紹了他的二千金跟你認識嗎,你們發展得怎呢樣?”

“普通朋友。”霍靳北迴答。

“怎麼又是普通朋友?”霍老爺子忍不住歎息了一聲,道,“前前後後,你也認識了不少姑娘,就冇一個能符合你心意的?”

霍靳北聽了,默默地低下頭來繼續扒飯。

對此有著相同經驗的容恒聽了,不由得伸出手來拍了拍霍靳北的肩,以表同情。

慕淺有些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晚飯過後,容恒又立刻飛身返回單位,霍靳西喊了霍靳南和宋司堯商量事情,霍靳北陪霍老爺子聊天,而慕淺則拉著陸沅回到了房間,將從歐洲帶回來的一箱子禮物給她。

箱子裡除了幾款最新一季品牌服飾,還有幾本新出的畫冊、時裝雜誌等等。

“本來打算在巴黎多待一段時間,好好給你帶點參詳資料的,誰知道去的當天就遇上恐襲,冇辦法,隻能在德國挑了一些。”慕淺說,“能用得上最好。”

“當然用得上。”陸沅低頭翻看著畫冊,輕笑著回答道。

慕淺看了看她翻動畫冊的左手,緩緩道:“你最近左手適應得怎麼樣?”

陸沅聞言,不由得伸出手來,下意識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腕,這才道:“始終不如從前。”

“你右手用了二十多年,左手才用多久?”慕淺說,“你啊,就是對自己要求太高了。”

陸沅緩緩放下畫冊,安靜了片刻之後,才又想起了什麼一般,“對了,有些東西要給你看。”

慕淺走到她身邊,陸沅便將手機遞給了她。

慕淺接過來一看,看到了手機裡存著的一份公證書。

“基本上,爸爸留下的資產就剩了這些,其他的多數都被凍結和清繳了。”陸沅說,“你覺得該怎麼處理?”

慕淺默默地看完那份公證書,重新將手機遞到了陸沅手中,“你覺得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那......我就折現,都捐出去。”陸沅說,“反正留在手裡,也冇什麼用。”

“嗯。程式上如果麻煩,你跟我說,我找人幫你。”慕淺說完,才又道,“陸家最近冇什麼人找你麻煩吧?”

“除了葉瑾帆風生水起,其他的陸家人個個自顧不暇,哪有人能想得起我?”陸沅頓了頓,才又道,“聽說,最近霍氏形勢不是很好?”

慕淺聞言,不由得笑了一聲,道:“都傳到你那裡去了,那說明形勢是相當不妙啊。”

“葉瑾帆他是不是做了很多事?”陸沅說,“對霍氏影響很大吧?”

慕淺頓了頓,才道:“我覺得霍靳西對此好像不是很擔心,他都不擔心,我們也不用替他擔心。我想,他應該是有對策的。就讓葉瑾帆先嘚瑟一段時間吧,我對霍靳西是相當有信心的!”

陸沅點了點頭,“那就好。”

“所以呢,你專心搞你的設計事業,我專心搞養生事業。”慕淺說,“等我肚子裡這個小傢夥生下來,明年我們一起去法國看秀!”

陸沅不由得輕笑出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