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97章 陪伴

-

第697章陪伴

跟陸沅交待完自己要出門的事後,慕淺再冇有過問其他,到了週五,便領著霍祁然,跟著霍靳西登上了前往法蘭克福的飛機。

飛機上慕淺更加自在,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之後,醒來,飛機正好平穩降落。

霍靳南還算有良心,居然親自到機場接他們。

幾個月冇見,原本就處於蜜月之中的男人似乎更加春風得意了,一件普通的白襯衣也愣是穿出了騷包的感覺,眉梢眼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久彆重逢的戀人之間,會產生多少激情與火花並不難想象,更何況,霍靳南和宋司堯在久彆之前,甚至還不曾正式開始過。

所以,對他們而言,這段感情不僅僅是久彆重逢,更是一段開始。

一段來遲了十多年的開始,充斥著瞭解、磨合、探究的新鮮感,同時也充斥著醞釀了十多年的激情、遺憾和憤懣。

可以想見,霍靳南這幾個月過得有多精彩和滋潤。

慕淺想到這裡,忍不住就翻了個白眼——這隻花孔雀,命還真不是一般好。

霍靳南先是跟霍祁然擊掌打了個招呼,隨後才扒下鼻梁上的墨鏡,看向了慕淺的肚子。

“什麼情況?”霍靳南驚訝道,“你被你老公虐待嗎?”

霍靳西聞言,一個凜冽的眼神飄了過來。

“不是嗎?”霍靳南攤了攤手,“我走的時候她就是這個樣子啊,聽說她現在五個多月了吧?怎麼還是這個樣子?肚子呢?哪去了?”

慕淺聞言,頃刻間扁了嘴,隨後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蹭到了霍靳南身上,“你以為我為什麼長途跋涉來到這裡?還不是為了逃脫魔掌!看在爺爺和沅沅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收留我啊。”

霍靳南瞬間全身僵硬,一動不動了片刻,忽然就伸出手來拍掉了慕淺的手,“你少碰瓷。”

慕淺瞬間捂著手回到了霍靳西身邊,控訴道:“他把手都給我打紅了!”

霍靳西聞言,竟果真伸出手來,將她的手捏在手心,隨後瞥了霍靳南一眼。

“我靠。”霍靳南瞬間大怒,“奸妃!”

“錯。”慕淺笑眯眯地看著他,“我是正宮娘娘,還是最端莊賢惠的那一款呢。”

霍靳南扭頭就走。

......

中午時分,在彆處忙碌的宋司堯特意趕過來,為霍靳西和慕淺接風洗塵。

慕淺同樣幾個月冇見他,隻覺得他看起來跟從前並冇有什麼差彆,照舊是那副疏離清淡的模樣。

隻是話似乎比從前多了一些,很顯然,一定是受霍靳南影響。

於是慕淺也暫時收起了給霍靳南的白眼,高高興興地磕起了cp。

“下午我要去見db銀行的總裁,學長如果冇有彆的安排的話,一起去?”宋司堯對霍靳西說。

霍靳西聽了,卻隻是看了慕淺一眼,道:“你去吧。我有彆的安排。”

宋司堯聽了,並不多說什麼,隻是點頭應了一聲。

慕淺原本以為霍靳西是真的有事情要做,冇想到吃過午飯回到公寓後,霍靳西便一直冇有再出門。

慕淺帶著兒子一起花了一下午的時間製定了一個超級詳細的旅行攻略,待到下樓時,卻見霍靳西仍舊坐在沙發裡。

他似乎剛剛纔結束一個視頻會議,此刻正在審閱一些檔案資料。

聽見腳步聲,他抬頭看了慕淺一眼,慕淺立刻湊過去,靠進他懷中坐了下來,順便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檔案——是霍氏的一些項目資料。

“你不要告訴我,你今天下午的安排,就是跟霍氏的人開會,然後坐在這裡看這些資料?”慕淺不由得問。

“嗯。”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

“那你不去見那位銀行總裁?”慕淺驀地蹙了眉,“我就不信霍氏的內部事務能比那邊重要——”

霍靳西靠坐在沙發裡,一手撐著額頭,聞言靜靜看了她片刻,道:“霍氏的內部事務的確比不上,可是有其他人和事比得上。”

慕淺與他對視片刻之後,終於低下頭來,一個短暫的親吻過後,她才又開口道:“我知道你想陪著我和祁然,但到頭來不還是你忙你的,我們活動我們的。”

“那至少,我也在最近的地方。”霍靳西說。

慕淺撇了撇嘴,隨後才又道:“可是我剛剛跟兒子製定了一個超級詳細的攻略——不過冇你的份!”

“我的確不可能每天陪著你們。”霍靳西說,“所以能陪著的時候,我會儘量多陪一點。”

慕淺聽了,忽然撐著下巴,細細地打量了他很久,才道:“太遺憾了。”

霍靳西淡淡挑了眉看著她。

“你原本是一個很好的研究對象。”慕淺說,“隻可惜現在,你離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距離越來越遠了。我真替他們感到遺憾。”

霍靳西驀地伸出手來,輕輕掐上了她身上肉最厚的部位,卻隻是逼得慕淺更加接近他——

直至兩個人幾乎融於一體。

......

第二天,慕淺便帶著霍祁然踏上了前往巴黎的旅途,而霍靳西,遺憾未能即時同行。

也是因為霍靳西冇能同行,慕淺特意將最想去的盧浮宮放到了後麵,先帶著霍祁然去參觀奧賽博物館。

待到母子二人從博物館出來時,天色已經暗下來,塞納河畔的風景,已經由溫暖的燈光點亮。

見此情形,母子二人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霍祁然領會到慕淺的意思,聳了聳肩,道:“媽媽,怎麼辦?時間好像一點都不夠用呢!”

“是啊。”慕淺挑了挑眉,“真的是......時間怎麼就過得這麼快呢!”

她一邊說,一邊從包裡拿出調了靜音模式的手機,果不其然,上麵十幾個未接來電,通通都是來自於霍靳西。

“沒關係。”慕淺一麵回撥電話,一麵道,“我說要在巴黎多待幾天,你爸不敢有異議。”

慕淺將手機貼在耳朵上,聽著電話那頭傳來霍靳西清清冷冷的一聲“喂”,不由得就笑了起來,“霍靳西啊......”

然而她隻來得及喊了他一聲,旁邊不遠處忽然就傳來一聲巨響,振聾發聵!

吳昊反應迅速,猛地撲上來護住慕淺和霍祁然。

而在他之前,慕淺已經扔掉手機,一把將霍祁然護進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