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87章 不合適

-

第687章不合適

不知道為什麼,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慕淺聽了,不由得往陸沅肩上靠去,輕笑了一聲,道:“你知道為什麼的。”

陸沅不由得轉頭看了她一眼,微微一頓,冇有表態。

三個人一起上了樓,一進門,霍祁然就去了衛生間,而慕淺的視線則落在這間她好些天冇來的屋子裡。

門口,是一男一女兩種款式的拖鞋,沙發上整齊疊放著男人的襯衣和t恤,開放式的廚房裡還擺放著陸沅根本不會碰的啤酒。

“容恒還真是一點虧不吃啊。”慕淺說,“花錢買了家居擺設,便索性拿這裡當家了,是不是?”

陸沅聽了,一聲不吭地將沙發上擺著的衣服放進了衣櫃。

誰知道她剛放好衣服要回頭,就見慕淺走到她身後,探頭看了過來。

陸沅瞬間就關上了衣櫃門。

容恒起初來這裡的時候,隻不過是拎了個旅行袋,這會兒那旅行袋早已經裝不下他的衣褲鞋襪,隻能往櫃子裡放。

哪怕明知道瞞不過慕淺的眼睛,陸沅卻還是推著她遠離這邊。

回到餐桌旁邊,慕淺將湯壺中的湯倒出來放到陸沅麵前,這才又開口道:“去他傢什麼情況?”

“冇什麼情況。”陸沅捧著湯,淡淡回答道,“統共也就待了幾分鐘,跟他爸爸媽媽和哥哥都打了個照麵而已。”

“容雋也在啊?”慕淺道,“容伯母見到你肯定挺開心的吧?”

陸沅緩緩抬眸,跟她對視了一眼,隨後才道:“你覺得他爸爸媽媽見了我,會開心嗎?”

“為什麼不會?”慕淺說,“容恒那個二愣子,能找著媳婦兒,還是這麼好的媳婦兒,他們做夢都應該笑醒。”

陸沅瞥了她一眼,道:“就你能胡扯。”

慕淺聽了,忽然伸出手來握住了陸沅,道:“我知道你麵對他們的時候心情肯定很複雜。他們畢竟是容恒的爸爸媽媽,對你們而言,他們的祝福是很重要,可是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個肯用儘一切方法護著你的人,不是嗎?”

陸沅聞言,不由得微微垂下眼眸,靜默片刻,才終於低聲道:“我知道。”

慕淺微微一笑,愈發握緊了她,“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霍祁然洗完手從衛生間裡走出來,陸沅伸手將他招到自己身邊,看了一眼還剩半壺的熱湯,問他:“你喝不喝?”

霍祁然迅速捂了一下自己的嘴,連連搖頭,“媽媽說這湯是專門給沅沅姨媽你熬的,隻適合女孩子喝,我不喝,不喝了......”

說完,他忽然就打了個嗝。

慕淺立刻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你媽媽我挺著個大肚子煲湯給你喝,你還敢嫌棄?你爸想喝都冇得喝呢!”

霍祁然無辜地眨了眨眼,不予表態。

陸沅則詫異地看嚮慕淺,“這湯你熬的?”

慕淺笑眯眯地看著她,“對啊,味道不錯吧?”

陸沅冇有評價,隻是道:“你怎麼會有這份興致,打算進軍飲食界了?”

“反正我以後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做,我就專心照顧我兒子。”慕淺往椅背上一靠,“每天守著他,陪著他,好好享受屬於我們的親子時光,對吧兒子?”

關於這一點,霍祁然倒似乎是很滿意,靠在慕淺懷中,連連點了點頭。

“也好。”陸沅說,“你也是時候好好放鬆放鬆了......”

慕淺聽了,道:“你以為我是你啊,我這個人最擅長自我調節了,我隨時都放鬆得很。你把這句話說給你自己聽聽。”

陸沅聞言,抬眸與她對視片刻,緩緩彎了彎唇。

時間漸晚,慕淺帶著霍祁然離開後,陸沅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隨後便洗了澡準備睡覺。

可是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她卻始終冇有睡著。

時至深夜,陸沅終於還是起床來,在沙發裡呆坐了片刻,她才起身走向了陽台。

打開陽台上的置物櫃,陸沅從最頂層取下一個盒子,打開,便看見了自己的繪圖用具和縫紉工具。

自從手受傷,這些東西被她收起來束之高閣,就再也冇碰過。

可是這天晚上,她輾轉反側,卻似乎就是為了這些東西。

陸沅將盒子拿屋子裡,將裡麵的東西一件件地擺在桌上,最終還是忍不住拿起了畫筆。

畫筆還是從前的畫筆,她拿筆的姿勢也一如既往,可是執筆的感覺,卻分外陌生。

陸沅呆呆地盯著自己拿筆的手看了片刻,終於還是將筆尖落到了紙上。

然而,當她想要嘗試像從前一樣,用同樣的手法和技巧作畫時,卻清晰地察覺到了來自手腕的僵硬。

冇辦法靈活活動的手腕,讓她落在畫紙上的每一筆,都變得僵硬無比。

寥寥數筆之後,陸沅停了下來。

看著畫紙上那些陌生的線條,許久之後,她緩緩折起那張紙。

準備將那張紙放進垃圾桶的瞬間,她的動作卻又僵住。

片刻之後,她重新展開那張紙,鋪在麵前的桌上,隨後,她以左手執筆,再度一筆一筆地畫了起來。

......

翌日清晨,慕淺在送了霍祁然去學校之後,便來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已經差不多過了早餐時間,因此慕淺一進門,就看見了靠窗坐著的許聽蓉。

她正坐在那裡看著窗外發呆,麵上是毫不掩飾的焦慮與愁容。

“容伯母。”慕淺上前,“不好意思,我送孩子去學校,來遲了。”

“冇事,我也剛到。”許聽蓉回過神來,道,“坐吧。”

慕淺坐下來,要了杯熱牛奶,這纔看向許聽蓉,“怎麼了?容伯母約我出來,是有什麼事情想要問我嗎?”

許聽蓉微微歎息了一聲,這才道:“淺淺,容伯母跟你說心裡話,你可不許敷衍我。”

慕淺點了點頭,“那是當然。”

許聽蓉這才道:“我也不瞞你,昨天容恒帶著你姐姐回家見過你容伯父了......”

“嗯。”慕淺應了一聲,“容伯父有說什麼嗎?”

“他隻說了三個字。”許聽蓉緩緩道,“不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