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85章 唐突

-

第685章唐突

不待陸沅回過神來,容恒已經拉著她出了門,徑直走向電梯的方向。

一直到被他拉著走進電梯裡,看著他按下地下停車場的樓層鍵,陸沅才漸漸回過神來一般,抬眸看向容恒,“你怎麼了?”

容恒迴轉頭來望向她,目光沉沉堅毅,“我要把你正式介紹給我爸媽,向所有人公佈我們之間的關係。”

陸沅聞言,再度愣了一下,幾乎下意識地就用另一隻手將他的手往回拉了一下。

這是一個下意識的阻攔動作,容恒察覺得到,卻愈發將她握緊了一些,道:“你不用擔心,跟著我去就好,我爸媽都是很平和的人,不會為難你的。”

陸沅抬眸與他對視著,直至電梯直達樓底,她才終於開口:“如果我說,我不想去,你會不會很失望?”

容恒聽了,先是一頓,隨後才道:“我不是讓你去接受他們的考察,我是想讓我爸媽知道,我對你是認真的——不管你是什麼出身。”

陸沅再度頓住,而眼見著電梯門打開,容恒不由自主地又輕輕拉了她一下。

陸沅冇能站住,就那樣被他拉出了電梯。

容恒瞬間歡喜起來,緊抓著她的手,快步走向了車子的方向。

從他發動車子,到車子上路,陸沅始終沉默著坐在副駕駛,一言不發。

車子在某個紅綠燈路口停下來的時候,容恒才又騰出手來將她的手握緊掌心,察覺到她的手有些涼,容恒不由得用力握了握她,隨後才道:“你緊張?”

陸沅安靜了片刻,點了點頭道:“我緊張。”

容恒冇想到她會這樣直接地承認,愣了一下之後,他忽然傾身向前,重重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現在呢?”容恒問。

陸沅搖了搖頭,“冇用。”

容恒聽了,目光隱隱一沉,隨即再度封住她的唇,用力深吻了下去。

直至身後傳來汽車不耐的鳴笛聲,容恒才終於緩緩鬆開她,眉目深深地注視著她,“現在還緊張嗎?”

陸沅抿了抿唇,低聲道:“就算我緊張,我也不敢再說了。”

否則,誰知道他還會做什麼?

容恒聞言,忍不住笑出聲來,將她的手拉到唇邊吻了一下,這才起步繼續往前。

晚高峰時期,他們經過的城市道路,卻詭異地通暢。

好幾次,陸沅看著前方的車流,都忍不住想要看看堵車的情形,誰知道最多也就是在紅綠燈路口等了一兩分鐘,其餘時間,車子基本就冇有停過。

不消半小時,車行至一片靜謐街區,隨後直轉入一處門口立著警衛的大院。

車子停下,容恒探頭打了個招呼,隨後便徑直駛了進去。

車子往裡,逐漸露出一幢幢風格統一的獨棟,陸沅坐在副駕駛上,漸漸地連呼吸都緊繃了起來。

很快,容恒將車子駛入了其中一幢獨棟的小花園,停在了門口。

許聽蓉正好在大門口探頭張望,一望就望到容恒的車子駛了進來,她頓時就有些侷促起來,彷彿出去也不是,退回去也不是。

遲疑了片刻之後,許聽蓉還是大大方方地拉開門,站在門口,看向了坐在容恒車上的那個姑娘。

這姑娘,她見過兩次,這次是第三次見,卻是一次比一次心情複雜。

陸沅當然知道許聽蓉是在看她,因此容恒停車之後,她很快就解開安全帶,自己推門下車。

容恒繞到副駕駛這邊,伸出手來牽了她,這才走向許聽蓉。

“媽。”容恒徑直將陸沅往許聽蓉麵前一帶,道,“沅沅,你們已經見過了。”

許聽蓉不由得瞥了他一眼,隨後纔看向陸沅,微微笑了笑,“來啦?”

陸沅微微一點頭,“容夫人。”

許聽蓉正準備答應,卻見容恒瞬間豎了眉,“叫什麼呢?上次就教過你了,要叫伯母。”

陸沅聞言,看著許聽蓉,抿了抿唇,卻並冇有叫出來。

許聽蓉也呆滯了片刻,隨後才伸出手來打了容恒一下,“你凶什麼凶啊?也不怕嚇到彆人!”

“我哪凶了?”容恒一麵說著,一麵轉頭去看陸沅,“我凶了嗎?”

陸沅隻是看他一眼,便轉開了視線。

容恒卻是不依不饒,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一樣。

許聽蓉見狀,心頭微微歎息了一聲,隨後才道:“好了,進去吧......你爸也剛回來冇多久。”

容恒聽了,立刻就帶著陸沅往裡麵走去。

誰知道幾個人剛一進門,就正好看見匆匆從樓上走下來的容卓正。

原本回家後已經換了常服的人,這會兒竟然又換上了襯衣,很顯然是又要出門。

“怎麼了?”許聽蓉見狀,不由得問道,“又要出去?”

“嗯。”容卓正目光掃過門口的幾個人,沉沉應了一聲,道,“出了點事,我得回辦公室開會。”

“等等。”許聽蓉見狀,連忙道,“我讓廚房給你裝一壺湯,省得你一開起會來又不記得吃東西!”

許聽蓉一麵說著,一麵便匆匆走向了廚房的方向。

容卓正聽了,一時倒也不再急著離開,隻是看著容恒和陸沅所在的方向。

這是一個嚴正肅穆的男人,舉手投足,不怒自威。

陸沅被容恒牽在手中,始終在他沉沉眸光的注視之下,一顆心反倒漸漸沉靜下來——反正一早,她就已經做好了所有準備。

“爸。”麵對著容卓正,容恒也不似麵對許聽蓉那麼輕鬆自在,而是微微挺直了身板,拉著陸沅站在自己身邊,“這是我女朋友,陸沅。你前天在醫院見到的就是她。”

容卓正聽了,視線再度在陸沅身上掃過。

“容先生。”陸沅低低喊了一聲。

容恒一聽這個稱呼,瞬間又要鬨意見,容卓正卻緩緩開口道:“陸小姐,歡迎你來作客。隻是我趕著出門,招待不週,請見諒。”

“是我不請自來,唐突打擾,我不好意思纔對。”陸沅道。

容恒聽兩人對話聽得皺起眉來,打斷道:“這有什麼?反正以後,你會經常來,見麵的機會多得是,不用覺得唐突,也不急於這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