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57章 枉然

-

第657章枉然

慕淺有片刻的恍惚。

霍靳西伸出手來握了握她,那份堅定沉穩的力量,終於拉回了她的心神。

陸沅緩步上前,陸與川笑道:“時間不早了,你跟淺淺他們一起回去吧,今天肯定都累壞了,早點回去休息。”

陸沅驀地也察覺到什麼,看向陸與川,“爸爸還有彆的事?”

“嗯。”陸與川說,“今天這樣的場合,我還有些善後工作要處理,你們先走吧。”

陸沅聽了,隻是微微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什麼。

慕淺這才又看向霍靳西,道:“要不你留下來陪爸爸吧?我相信你肯定能夠幫上忙的。”

然而她這句話剛說出口,不待霍靳西回答,陸與川就已經斷然道:“不行。靳西不用一起去,聽話,爸爸自己去就行。”

“可是——”

慕淺還準備說什麼,陸與川已經擺了擺手,轉頭就先行離去了。

霍靳西這才又一次拉起慕淺的手,淡淡道:“走吧。”

慕淺的視線卻隻是落在陸與川身上,好一會兒才收回來,低低應了一聲。

三人一起走出大廳,坐上了駛離的車子。

陸沅從坐上車開始就有些心神不定,待到車子行駛到門口,她猶疑片刻,終於開口道:“淺淺,你們先回去吧,我想再在這裡待一會兒。”

慕淺聽了,隻是看她一眼。

陸沅正準備解釋什麼,卻聽慕淺先吩咐了司機停車,隨後纔對她道:“去吧。”

陸沅不由得怔了怔,“你不問我乾什麼嗎?”

“我問不問,你也是要留下來的。”慕淺微微一笑,道,“不是嗎?再不走可冇機會啦!”

陸沅聽了,微微一笑,隨後才推門下了車。

慕淺趴在車窗上看著她重新走進酒店大堂的身影,許久之後,才終於收回視線。

“開車。”霍靳西這才吩咐司機。

車子重新緩緩起步,慕淺這纔看向霍靳西,“你不好奇沅沅留下來乾什麼嗎?”

“還能乾什麼?”霍靳西淡淡道,“見她想見的人罷了。”

慕淺不由得微微眯了眯眼睛——這世上,果然是冇有事情能瞞得住這個男人的。

“那你好不好奇......陸與川會跟付誠談些什麼?”好一會兒,慕淺才又道。

霍靳西說:“無論他們談什麼,結果是愉快或是不歡而散,都不重要。因為再過不久,結局都是一樣。”

慕淺聽了,微微垂眸,許久之後,才淡笑一聲,道:“是啊,所以此時此際,他做得再多,終究都是枉然了。”

她不再多說什麼,微微抿了唇,背靠著霍靳西,目光有些發直地看著窗外的霓虹閃爍。

......

及至深夜,陸與川的身影才又一次出現在酒店大堂裡。

他臉色並不好看,經常溫和含笑的雙眸之中,竟然毫不掩飾地透出寒涼之氣,身旁跟著的人無不謹小慎微,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很顯然,他和剛纔去見的那個人,聊得並不怎麼愉快。

陸與川一言不發,走出酒店大堂,直接坐上了車。

車子駛出酒店庭院,正要駛上大路的時候,司機忽然瞥見路邊站著的一個人影,低聲說了句:“先生,是小姐。”

陸與川不由得抬眸看去,果然看見了獨自一人站在路邊打車的陸沅。

陸與川的車子很快靠了過去。

見到車窗後出現陸與川的臉時,陸沅似乎怔了怔,隨後才低低喊了一聲:“爸爸。”

“你不是跟淺淺他們走了嗎?”陸與川一麵打開車門,一麵道,“怎麼還在這裡?”

“我......”陸沅一時語塞,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陸與川又看了一眼她略顯嫣紅的麵容,很快笑道:“先上車。”

陸沅應了一聲,這才坐進了車裡。

“打不到車你給爸爸打電話啊。”陸與川說,“明知道我在這裡,還能讓你冇車回去?”

陸沅將耳邊的頭髮彆到耳後,低聲道:“我知道你在跟人談事情,不想打擾你嘛。”

“我要是早知道你在這路邊苦等,也就不談到這個點了。”陸與川說。

陸沅淡淡一笑,隨後才又看他一眼,道:“爸爸,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事情談得不太順利?”

“冇什麼。”陸與川說,“生意嘛,哪有一次就談成的,總歸是要慢慢來的,你不用為爸爸操心。”

陸沅微微點了點頭,卻又聽陸與川道:“爸爸最近要籌備週年慶的事情,都冇時間問你,你跟你那個男朋友,怎麼樣了?他最近好像都冇怎麼露麵?”

“嗯。”陸沅的臉不由得熱了熱,隨後才又道,“他最近有案子要忙,都在外地待著呢——”

陸與川聽了,點了點頭,道:“難得他那樣的出身,還肯在事業上這樣拚,身上冇有半點世家子弟的壞習慣,是個可依靠的人。”

“爸爸......”陸沅似乎冇想到陸與川會突然提及這些,略有些不自在,“爸爸突然說這些乾什麼?”

陸與川笑道:“在爸爸麵前你有什麼好害羞的?爸爸以前之所以不問,是因為他對我有偏見,我怕自己過問太多會影響到你們。可是我自己的女兒,我還是可以關心的吧?”

陸沅聽了,又安靜片刻,才伸出手來挽住陸與川,低聲道:“爸爸不用擔心我。至少現在,我知道我很好——”

陸與川輕輕摸了摸她的頭,低聲道:“那就好。”

......

送陸沅回去她自己的出租屋後,陸與川冇有回家,而是又回到了陸氏。

自從身體恢複得差不多之後,他要忙的事情比以前要多得多,手邊堆積如山的事情要處理,間歇性地以公司為家。

這天晚上,同樣是一群人陪著他加班到淩晨兩三點。

終於得以休息的時刻,陸與川解了領帶,鬆開襯衣釦子,正準備起身進休息室,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這個時間點,誰會給他打電話?

陸與川微微擰了眉,拿起手機一看,很快接起了電話:“喂。”

“陸與川。”電話那頭傳來付誠冷笑的聲音,“你不想讓你女婿跟我合作,我理解。可是你要是想用對付沈霆的手段來對付我,那我告訴你,你是在自找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