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49章 安穩

-

第649章安穩

這天晚上,霍靳西和容恒就一起連夜趕去了淮市。

慕淺在淩晨時分收到霍靳西發過來的訊息,告訴她已經安全抵達,她卻還是睡不著。

靜靜躺了片刻之後,慕淺起身來,輕手輕腳地走進霍祁然的房間,靠在兒子身邊躺了下來。

霍祁然雖然睡得熟,但還是感知到她的氣息,迷迷糊糊喊了聲:“媽媽......”

“媽媽在。”慕淺輕輕應了一聲,低下頭來在他額頭上親了一下。

霍祁然這才朝著她翻了個身,伸出手來抱住她,繼續睡了過去。

慕淺一手撐著腦袋,另一手放在他背上輕輕撫著他,卻仍舊是徹夜不眠。

霍靳西和容恒這次去淮市,風險係數其實很低,容恒或許還要參與行動,但霍靳西幾乎就是站在指揮部的人,完全不會涉險。

比之上次,她可以放心太多,完全不用為他擔心太多。

可是她還是睡不著,哪怕心裡頭一片空白,卻仍舊找不到一絲睡意。

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慕淺才扛不住睏倦,淺淺地合上眼睛。

誰知道剛剛入睡冇多久,她卻忽然平白無故地驚醒,有些茫然地盯著天花板。

霍祁然噠噠噠的腳步聲忽然響起,隨後他推門而入,跑到了她的床邊,見到慕淺醒來,他鬆了口氣,拉了慕淺一下,“媽媽,外公來啦!”

慕淺聞言微微一頓,下一刻,她才緩緩坐起身來。

“知道了。”慕淺說,“媽媽待會兒就下去。你上學去吧。”

“外公說他送我去上學,讓媽媽你再多睡一會兒!”霍祁然說,“媽媽你睡吧,我出門啦!”

說完霍祁然便湊上前來,輕輕親了她一下,這才又轉身跑了出去。

慕淺躺著冇動,安靜地看他離開,又過了許久,她才緩緩起身。

等她換好衣服下樓的時候,霍祁然早已經出門,樓下就隻有霍老爺子一個人坐在沙發裡,正微微閉著眼睛聽戲。

慕淺走上前去,徑直在霍老爺子身邊坐了下來,往他身上一靠,“爺爺......”

霍老爺子看了她一眼,輕輕拍了拍她的頭。

“我睡不著。”慕淺說。

“你要是睡得著,那就不是你了。”霍老爺子緩緩開口道。

慕淺微微怔忡,冇有回答。

“沒關係。”霍老爺子既不多說,也不多問,隻是輕輕握了握她的手,道,“隻要你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那就足夠了。人有時候就是會麵臨這樣的抉擇,痛苦是一定的,但關鍵是,一定要走正確的路。”

慕淺仍舊靠著他不動。

“其實這些道理,你早就比爺爺清楚了。”霍老爺子說,“隻不過,你依然還是爺爺最初認識的那個小丫頭,聰慧善良,心懷慈悲。這一點,從來冇有變過。”

“不是。”慕淺低低開口道,“我早就變了。”

霍老爺子低笑了一聲,緩緩道:“不,你冇有,你隻不過,是學會了偽裝而已。”

慕淺聞言,再度久久不言。

待到陸與川去而複返,已經是一個小時後。

慕淺正被霍老爺子監督著吃早餐,陸與川一走進來,見到這幅情形,不由得就笑了起來。

“祁然都學會乖乖吃早餐的,你這個當媽媽的,怎麼還要人盯著才肯好好吃飯?”陸與川說。

慕淺回答道:“我這種人就是天生反骨咯,年齡越大越叛逆——”

“就會胡說八道。”陸與川低笑著應了一句,“好好吃東西。”

慕淺看了他一眼,道:“你這麼早過來,不是有事要找我嗎?”

“你吃完早餐再說。”陸與川說,“有什麼事比好好吃飯更重要?”

慕淺聽了,果然就低下頭,安安靜靜地吃起了東西。

霍老爺子見狀,對陸與川道:“她就是吃東西不老實,有你幫忙盯著她就好,我先上樓去打個電話。”

陸與川立刻起身道:“霍老請。”

霍老爺子點了點頭,轉身就往樓上走去。

慕淺盯著霍老爺子的背影,一時又不動了。

陸與川低低咳了一聲,敲了敲桌子,道:“彆以為霍老不在,爸爸就會對你網開一麵,我隻會比他盯得更緊——好好吃。”

慕淺聞言,又盯著他看了片刻,終於低下頭,一鼓作氣地將麵前的食物都塞進了嘴裡。

陸與川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道:“這不就好了?你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不能這麼任性,自己想乾什麼就乾什麼......”

慕淺撐著腦袋聽他教誨,始終懨懨的。

陸與川又看了她一眼,緩緩道:“是不是擔心靳西?”

慕淺冇有回答。

“你放心吧,他這次去淮市,是不會有事的。”陸與川說,“一切都已經部署好了,不會有任何差池。”

慕淺還是不說話。

陸與川見狀,起身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轉頭看向她,“還是你依然在生爸爸的氣?”

“我氣你什麼?”慕淺淡淡道。

“畢竟是因為爸爸的關於,纔將靳西牽扯到這次的事件中來。”陸與川說,“你擔心靳西,你責怪爸爸,爸爸都理解。”

“冇什麼好怪的。”慕淺說,“這是我們自己的選擇。”

陸與川聽了,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又道:“如果可以,爸爸也希望你們能夠完全地置身事外,畢竟爸爸自己也有應對的方法。手眼通天畢竟是一把雙刃劍,看起來是好事,但有時候陷得太深,無法抽離,可就不自由了。”

慕淺看了他一眼,道:“你擔心霍靳西會像你一樣?”

“他比爸爸本事。”陸與川說,“經此一役,看上他的人,想要跟他合作的人,不會少。”

“那不是挺好的?”慕淺說,“至少目前看來,得到的都是益處,你也吃過不少這樣的紅利,應該支援纔對。”

陸與川聞言,正色道:“正因為爸爸是過來人,纔不希望靳西走同樣的路!”

慕淺緩緩凝眸看向他。

“他不僅僅是霍靳西,他還是我女兒的丈夫,我女兒一輩子的仰仗和依靠——”陸與川說,“他必須要很卓越出眾,但更重要的,是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