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16章 受傷

-

第616章受傷

等到容恒帶隊將埋伏在舊樓裡的人一網成擒後,陸沅早已經不在樓道裡了。

容恒緩步下樓,正看見先前留下叫救護車的警員正在押送犯人上車。

“老大。”那名警員見了他,連忙彙報了一下情況,“人都逮住了,跑掉的那個還跑回來看情況,也抓住了。”

“嗯。”容恒應了一聲,又轉頭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隨後才漫不經心地開口道:“傷員呢?”

“救護車過來,送到醫院去了。”那名警員道,“我看她臉都疼白了,估計是有骨折,可硬是強忍著一聲冇吭,不愧是陸與川的女兒啊......”

容恒微微一失神,不過片刻就已經回過神來,轉頭走到旁邊去安排其他事情去了。

而另一邊,在霍家老宅內得到訊息的慕淺第一時間就奔赴了醫院,而霍靳西則親自動身去了容恒那邊詢問情況。

慕淺抵達醫院的時候,陸沅已經被安排進了病房。

主治醫生就站在她的病床前,眉頭微擰地看著她拍的片子。

陸沅坐在病床上,臉上一絲血色也無,隻是緊盯著看片子的醫生。

慕淺快速步入病房,直接來到陸沅病床邊,彎下腰來看她,“你怎麼樣?”

“冇事。”陸沅低低地開口,目光卻仍舊落在醫生身上,那聲“冇事”,也顯得格外冇底氣。

慕淺敏銳地察覺到什麼,起身看向了醫生,“我姐姐怎麼樣?”

醫生目光落在陸沅的手腕上,平靜地陳述她的傷情,“她手腕原本就有傷,這次又被拉扯,又在摔倒時用力撐到地上,造成橈骨遠端骨折、軟骨損傷、肌肉和神經再度拉傷......”

“能不能治好?”慕淺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問道。

“手術是肯定要做的。”醫生說,“如果手術成功,再好好保養,應該能恢複手腕百分之70以上的功能。”

聽到這句話,陸沅不由得微微凝住。

慕淺回頭看了她一眼,迅速道:“會影響畫畫嗎?”

醫生聽了,不由得又看了陸沅一眼,沉吟片刻之後,緩緩道:“應該會有一點影響,因為手術過後,手腕未必會達到從前的靈活度。”

慕淺心頭驀地一沉,轉頭看向陸沅時,陸沅已經緩緩垂下了眼眸。

“這隻是初步診斷。”醫生說,“具體情況,還要等各項檢查結果出來之後再確定。你先好好休息,我會儘早安排你的手術。”

“好。”陸沅低低應了一聲,“謝謝你,醫生。”

醫生轉身離開了病房,而慕淺站在病床邊,好一會兒,才轉過有些僵硬的身體,看向陸沅。

陸沅對她對視片刻,忽然就笑了起來,“我覺得應該冇事......因為醫生說的,隻是一種可能性嘛。”

慕淺卻控製不住地咬了咬牙。

因為她清楚地知道,對於一個服裝設計師而言,一雙靈活的手,到底有多重要。

而陸沅有多醉心於她的事業,她也知道。

眼見慕淺不回答,陸沅唇角的笑容一點點消失,末了,她再度垂下眼,看向自己已然失去知覺的右手,緩緩道:“再不濟,還是能保住這隻手不是?”

慕淺安靜片刻,終於開口道:“是啊,慢慢養,總能恢複的......”

說完這句之後,兩個人卻又同時陷入沉默。

好一會兒,陸沅才又開口道:“淺淺,對不起啊,我不該瞞著你自己跑去摻和這些事的......”

慕淺在她的病床邊上坐下來,片刻之後,低笑了一聲,道:“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實在不能畫圖,不能做衣服,我可以幫你啊。畫畫我本來就會,做衣服我可以學啊,我這麼聰明,有什麼學不會的呢?”

她答非所問,兩個人卻彷彿都冇有察覺到什麼不對。

又過了片刻,陸沅才輕笑著應了一聲,“是啊......”

......

到了傍晚時分,手術方案確定下來,陸沅卻彷彿已經不關心了,喝了小半碗粥之後,就睡下了。

慕淺坐在病房的沙發裡發呆,猛然瞥見病房門口有人影出現,她一抬眸看到霍靳西,瞬間站起身來,走出了病房。

眼見霍靳西獨身一人,慕淺還是控製不住地朝他身後的位置看了看,“容恒呢?”

霍靳西一見慕淺的神情,就拉住了她的手,道:“抓了那麼些人,他今天晚上有的忙。”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慕淺說,“問出什麼來了嗎?那群什麼人?為什麼要對付沅沅?”

“那晚火拚,兩敗俱傷之後,陸與川死裡逃生,消失在人海。”霍靳西說,“對方自然要做點事情,讓他知道這件事冇那麼容易過去。”

這個答案,慕淺心裡有數,可是真正聽到,卻還是控製不住地全身緊繃。

“嗬。”她冷笑了一聲,“因為我不好對付,因為霍家的關係,他們不敢動我,所以就挑軟柿子捏,就拿沅沅下手?”

霍靳西用力握住了她的手,拇指微微用力,按揉在她手背上。

好一會兒,慕淺纔在他這樣的動作下緩緩放鬆了身子。

“這群人,無法無天,肆無忌憚,通通該死。”冷靜下來之後,她語調卻依舊生硬,“很快,他們就會為自己犯下的錯付出應有的代價——”

如果在平時,霍靳西聽到她說這樣的話,多半又會開口斥責她。

可是此時此刻,霍靳西聽完她的話,卻隻是將她拉近自己,伸出手來圈住她的腰,讓她靠進了自己懷中。

“會的。”他說,“很快。”

慕淺倚在他肩頭,微微泛紅的眼眶內,一片冷凝肅殺。

......

陸沅需要留院,慕淺很想留在醫院裡陪她過夜,霍靳西卻不許,隻是從家裡叫了阿姨過來陪護,又安排了專業護工和保鏢,一切妥當之後,他才帶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慕淺離開。

陸沅吃過藥之後,一覺就睡到了半夜。

她醒過來時,手上受傷的地方又開始隱隱作痛。

病房裡很安靜,阿姨和護工都在隔間裡,她躺了片刻,終於忍不住坐起身來。

她這邊一起身,隔間裡立刻有了動靜,護工打開門走了進來,“陸小姐,有什麼需要嗎?”

“冇事。”陸沅回答道,“我睡不著,想起來走走。”

護工連忙拿出一件外套給她披在身上,“我陪你吧。”

“不用。”陸沅說,“我想自己一個人走走。”

護工冇法強行跟著她,霍靳西安排的保鏢卻在她走出病房後便不遠不近地跟著。

他們並不上前打擾,陸沅也就當他們不存在,不知不覺她便走出了住院大樓,來到花園裡,尋了個能看到天空的長椅坐下。

今夜月色極好,照得滿地如霜。

同一片月色之下,不遠處的醫院主路上,一輛黑色的suv靜靜地停靠在花台旁邊。

車旁,一抹頎長的身影倚車而立,背對著住院大樓,低頭靜默無聲地抽著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