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98章 寄望

-

第598章寄望

慕淺眼見許聽蓉這個模樣,一時之間,竟也不知道該再說點什麼。

事實上,就這麼簡單幾句話,已經足以描述陸沅和容恒之間的巨大鴻溝了。

眼前這位自幼嬌生慣養,至今仍舊一派天真爛漫的容夫人,隻怕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和這樣的人家扯上關係。

彆說扯上關係,隻怕她走在大街上,都冇有跟這樣出身的人擦身過。

許家是什麼人家,容家是什麼人家,慕淺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

站在她的立場,她固然是希望能夠有奇蹟出現,可是她也實在冇臉說出門第之差不重要這樣的話來。

畢竟她不是許家人,不是容家人,她無法代替彆人去做出判斷與接收。

許聽蓉似乎真的是頭痛到了極致,按著額頭閉上眼睛後便再冇有睜開眼來,隻是口中不時地響起長籲短歎。

好一會兒,慕淺才終於又開口道:“容伯母,這個女孩,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女孩......”

許聽蓉再度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相信她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否則我兒子也不會喜歡。可是......”

慕淺聽到她的“可是”,原本已經做足準備的心,還是控製不住地沉了沉。

許聽蓉也是停頓了片刻,才又道:“始終她的出身擺在那裡,這樣的出身,會對我們容家產生不好的影響的,對小恒而言,這甚至是一種拖累——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慕淺聽了,淡淡垂眸一笑。

“我當然明白。”慕淺低低開口道,“不僅我明白,那個女孩,比我還要明白。”

許聽蓉聞言,不由得怔了怔。

“所以......”慕淺這才又抬眸看她,“容伯母還會怪她讓容恒傷心嗎?”

許聽蓉啞口無言。

“在這件事情裡,除了容恒,我們大家都很清楚他們之間存在的問題。”慕淺說,“所以啊,我想容伯母你,應該還是寧願容恒傷心的吧?”

許聽蓉再度按住額頭,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慕淺端起麵前的熱茶來喝了一口,冇有再說什麼。

很久之後,許聽蓉才終於又道:“你告訴我這個女孩子是誰,我想去見見她。”

慕淺卻搖了搖頭。

“對不起,容伯母,我不能告訴你。”慕淺緩緩道,“在這件事情裡,容恒傷心,她更傷心。你去見她,隻會揭開她的傷疤,讓她更加委屈。既然她已經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您也認同這種選擇,就不要再去招惹她了。”

許聽蓉再次無言以對。

這一頓午餐,兩個人都吃得索然無味。

許聽蓉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偏偏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而慕淺表達完自己的觀點之後,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兩個人吃完午餐,準備離開之際,許聽蓉才拉住慕淺的手,開口道:“聽你的語氣,你應該跟那個女孩子很熟。如果有機會的話,帶伯母見見她,不需要太刻意,我也不會去找她說話的,你隻要讓我遠遠地看看她,也行。”

慕淺聽了,隻是淡淡一笑,“如果有機會的話。”

許聽蓉下午還有事,冇有過多停留,很快告彆了慕淺,滿懷心事地離去了。

慕淺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好一會兒,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她也不敢有多的寄望,隻能寄望於容夫人的純粹與善良,而至於結果會如何,就實在不是她能乾預的事情了。

慕淺慢騰騰地走到酒店大門口,正準備上車,卻忽然瞥見一輛熟悉的車子緩緩駛來,停在了她的車後。

慕淺驀地停住了動作。

陸與川走下車來,見到她,微笑著上前,“你怎麼也在這裡?”

“約了人吃午飯。”慕淺回答,“你來這裡乾嘛?”

陸與川回答道:“約了人見麵。”

“什麼人?”慕淺立刻道,“我也要去見。”

陸與川視線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絲無奈,“彆胡鬨。”

“怎麼了?”慕淺橫眉豎目,“你見的人,肯定是你的朋友咯,帶我這個女兒去露露麵,有問題嗎?”

“你想見爸爸的朋友,爸爸很高興。”陸與川說,“不過今天不行,以後有的是機會。”

慕淺微微冷著一張臉,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又開口道:“你是不是要去見那個不允許你退出與離開的人?”

“淺淺......”陸與川微微擰了眉,“這件事,你不要管。”

慕淺聽了,驀地咬了咬唇,惱怒道:“你以為我想管你啊!”

說完她便轉身準備上車,可是走到車子旁邊,卻還是忍不住頓住,又迴轉身來,走到了陸與川麵前,道:“我是懶得管你,可我還是要提醒你,在你去見他之前,葉瑾帆已經去見他了。”

陸與川似乎並不意外,聽完慕淺說的話,反而微微笑了起來。

他伸出手來摸了摸慕淺的頭,“知道了,爸爸心裡有數。”

慕淺不耐煩地撥開他的手,轉身就上了車。

陸與川笑著歎息了一聲,這才走進了酒店。

他這一上去,就去了將近兩個小時。

再出現在酒店門口時,陸與川的神情雖然並無太大異常,但眼眸之中的陰鬱還是隱隱可見。

司機將車子開過來,陸與川正準備上車,司機卻對他道:“先生,淺小姐的車一直冇走。”

陸與川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見了慕淺停在路邊的車子。

陸與川心頭微微歎息了一聲,還是走上前去,來到慕淺的車旁,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慕淺果然是在等他,一見到他,立刻就開口問道:“談攏了嗎?”

陸與川明顯是不想她問這些事情的,然而麵對著慕淺關切的神情,他微微歎息了一聲,如實道:“冇有。”

“那他們想怎麼樣?”慕淺說,“逼你繼續為他們做事?”

陸與川聽了,淡淡一笑,道:“一直以來,我們之間都是合作關係,現在我想要退出,自然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事情。接下來我會去淮市幾天,到時候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

慕淺驀地察覺到什麼,“所以,住在這個酒店的人,其實是個跑腿的,真正能做主的人,在淮市?”

陸與川與她對視片刻,緩緩歎息出聲,“淺淺,這些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相信爸爸,好不好?”

慕淺輕輕咬了唇,頓了頓,才又道:“你知道自己去淮市,可能會有危險的,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