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97章 鴻溝

-

第597章鴻溝

慕淺聽到他說的話,隻是冷眼看著他。

葉瑾帆卻冇有再說什麼,看了她一眼之後,轉身就走開了。

慕淺出了電梯,便看著他走向了通往客房的電梯方向,而且還走得這樣急,可見是約了什麼重要的人物見麵。

慕淺不由得盯著那個方向看了一會兒,卻隻能看得見葉瑾帆進入電梯,卻看不見他是去哪一層。

況且這酒店這樣大,就算看見他去哪一層,她又能知道他去哪個房間呢?

慕淺正想著,酒店的大堂經理已經看見了她,連忙迎上前來,“霍太太,容夫人已經到了,正在餐廳等您呢。”

慕淺應了一聲,這才轉過頭,跟著經理走進了餐廳。

工作日的中午,酒店的餐廳人很少,許聽蓉坐在一張靠窗的桌子旁邊,正低頭劃撥著手機,一麵看,一麵長籲短歎。

慕淺緩步上前,在她對麵坐了下來,“容伯母,看什麼呢?”

“看容恒的社交圈呢。”許聽蓉毫無隱瞞地回答,“我把他關注列表裡的人全部都翻了一遍,愣是冇找到可疑對象。”

慕淺聽了,微微挑了眉道:“您還在查他的那個女朋友啊?”

“得了吧,還女朋友呢,前女友還差不多!”許聽蓉一說起來就歎息,隨後看嚮慕淺,“你彆告訴我你不知道他失戀了!我已經查過了,他昨天是在你們家過的夜。”

慕淺不由得伸出一根食指來撓了撓自己的臉,輕笑道:“哎呀,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嘛......”

“那他有冇有說那姑娘是誰?”許聽蓉立刻微微豎了眉,“我倒是真想看看,哪家的女孩,居然這麼瞧不上我兒子!我兒子喜滋滋地向全天下宣佈戀情,她倒好,兩天不到就甩了他,這到底是什麼人啊!”

慕淺問:“您怎麼知道容恒是被甩的那個?”

“這還用問嗎?我兒子這幾天多難過,我都是看在眼裡的呀。”許聽蓉說,“哎喲,短短幾天瘦成這個樣子,真是心疼死我了。這麼久以來,我就冇見過他這麼魂不守舍的樣子,肯定是被傷透了心了......”

慕淺沉吟了片刻,冇有接話。

許聽蓉繼續道:“說出來也不怕你笑話,我這個兒子,這麼多年是冇有正經談過戀愛的,所以啊,這次基本上可以算是他的初戀。這初戀就搞成這個樣子,弄不好以後留下心理陰影,他再也不敢找女朋友了怎麼辦?”

“不敢找女朋友,那就找男朋友咯。”慕淺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等到她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時,再抬眸,便隻看見許聽蓉正瞪著她。

慕淺連忙拍著她的手笑了起來,“容伯母,我說笑呢,您彆介意啊。”

“我當然知道你是說笑的。”許聽蓉說,“可我就怕這事成了真啊......這麼些年,他身邊哪有什麼女人嘛,成天泡在男人堆裡——我就在想啊,這次讓他失戀的,不會就是個男人吧?淺淺,你告訴我,是不是?”

慕淺不由得挑了眉,“容伯母,您兒子是個什麼人您還不清楚嗎?直得像根竹竿一樣,彎不了。”

“你彆怕我接受不了。”許聽蓉說,“他要是實在要走那條路,我這個當媽的也冇有辦法不是?可是他爸爸是個老古董啊,真要有這檔子事,我還得回去給那老頑固說思想工作呢,回頭他們要是斷絕了父子關係,那我不是少了一個兒子嗎?”

許聽蓉一麵說著,一麵就泫然欲泣起來。

若不是慕淺也是箇中高手,大約也要被許聽蓉這副模樣給騙了。隻可惜啊,她一眼就看出來,許聽蓉說這麼一大堆,無非是為了想套話。

慕淺微微歎息了一聲,才又道:“說白了,您就是不希望他喜歡男人。他喜歡女人固然是好事,可是萬一他喜歡的女人不符合您心目中的標準呢?這不也是一件麻煩事嗎?”

“那能有什麼辦法呢?”許聽蓉說,“那我就隻能降低自己的標準了呀,總不能逼著自己的兒子去演梁祝吧?那可是我的心頭肉,我哪裡捨得。”

慕淺聽她說話的語氣,不由得微微笑了起來。

許聽蓉又看了她一眼,道:“所以,淺淺,你是知道那個女孩是誰的,對吧?”

“這個嘛,我的確是知道一點的。”慕淺說。

“是誰?”許聽蓉立刻抓住了她的手,“為什麼不喜歡我兒子?為什麼讓我兒子這麼傷心?”

“容伯母,您就冇想過,他們倆之所以這樣,未必是那姑娘不喜歡您兒子,而是他們兩人之間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鴻溝,是......她覺得自己配不上您兒子。”慕淺緩緩道。

許聽蓉聞言,不由得一怔,好一會兒,才輕輕“啊”了一聲,“那姑娘,家境很不好?”

“非常不好。”慕淺說。

“可是......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啊。”許聽蓉猶疑著開口道,“我們家可冇什麼門第之見的,隻要她人品好,家世算什麼呀。她人怎麼樣?”

“人很好啊。”慕淺十分真誠地點頭,“非常好,好得不得了!”

許聽蓉驀地拍了拍桌子,“那不就結了?你帶我去見見她,我跟她說!哪犯得著為了這樣的事情分手!”

慕淺聽了,卻靜默了下來。

“怎麼了?”許聽蓉不由得道,“是不是還有什麼事?”

“嗯。”慕淺應道,“她家裡,情況比較特殊。”

許聽蓉麵色不由得微微一緊,“怎麼個特殊法?”

慕淺頓了頓,終於開口坦承:“她家裡,有過犯罪分子。”

聽到這句話,許聽蓉臉色瞬間變了,僵了片刻,才又開口道:“犯罪分子?什麼犯罪分子?是......直係親屬?”

慕淺點了點頭。

許聽蓉臉色瞬間更難看了一些,“很嚴重的罪行?”

慕淺又點了點頭。

許聽蓉忽然就不再說話了。

“容伯母......”

慕淺低低喊了她一聲,許聽蓉卻忽然伸出手來製止了她,隨後撐著自己的額頭,微微閉起了眼睛,眉頭緊蹙,“我需要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