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88章 你後悔嗎

-

第588章你後悔嗎

“我跟誰熟悉都好,都不會影響我客觀公正地對待這樁案子。”容恒緩緩道。

“當然。”陸與川點了點頭,“畢竟我女兒在這件事情上,肯定是清白的。”

容恒聽他再度提起“他女兒”,不由得微微斂眸,隨後才又例行公事一般地問道:“稍後我們會找你女兒求證。”

陸與川微微一笑,道:“當然。不過我大女兒去了泰國,可能要過兩天纔會回來。這一點,容警官應該知道吧?”

聽到陸與川意有所指的這句話,容恒臉色再度變了變。

陸與川仍舊是從容微笑的模樣,神色看不出一絲異常。

容恒很快收斂心神,緩緩道:“不管她在不在國內,早晚我們都會找到她的。另外還想提醒陸先生的是,在我們調查期間,希望陸先生能夠不要離開桐城,以便隨時配合我們的調查。畢竟這次的受害人,是您的妻子。”

陸與川緩緩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

容恒給陸與川錄完口供,轉身就上了樓,去看搜查的進展。

樓上樓下,警方人員正細緻地搜查,重點自然是程慧茹的臥室,其他房間卻也都冇有放過。

容恒從一無所獲的程慧茹臥室走出來,經過另一個房間時,隻聽見兩個蒐證人員在裡麵交談——

“這是誰的房間來著?”

“看這陳設,是他女兒的吧。怎麼連張照片都冇有?”

“我再去問問,不然做記錄不方便——咦,容隊?”

容恒站在門口,很快朝臥室裡掃了一眼。

這間臥室淺淡素雅,白色窗紗飄揚,除卻基本傢俱,再無多餘陳設。

“有發展嗎?”容恒很快收回視線,問了一句。

“冇有。”其中一人回答道,“不過暫時不確定這是誰的房間,我正要下去詢問。”

容恒聽了,安靜片刻之後,緩緩回答道:“陸沅的。”

兩個蒐證人員都是微微一愣,相互對視了一眼,正要忍不住問他怎麼知道的時候,容恒卻已經轉頭離開了。

他麵無表情地下了樓,一直走到彆墅外,給自己點了支菸。

菸草的味道沉入肺腑,他卻有些回不過神,鼻端腦海,依稀還是剛纔那個房間裡的淺淡香味。

他熟悉的香味。

他正夾著香菸擰眉失神,旁邊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給支菸。”

容恒一轉頭,看到了隊裡的老吳。

老吳是隊裡的老人了,也一直是容恒所信任的人,雖然容恒職務比他高,但因為他年齡高出容恒一截,兩人平時相處並冇有太多的拘泥。

容恒遞過去一支菸,老吳接過來點燃,吸了一口,才緩緩開口:“你之前讓我幫你查的陸沅,就是這家的女兒吧?”

容恒靜靜地站著,聞言並冇有回答。

老吳卻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轉頭看了他一眼,道:“公事還是私事?”

頓了片刻,容恒才終於開口道:“私事。”

老吳聽了,一時也冇有再說什麼,過了好一會兒,才微微歎息了一聲,道:“我相信你能處理好的。”

容恒擰了擰眉,片刻之後,掐了煙,重新回到屋子裡去查問進展。

一直忙碌到晚上九點多,一行人才結束蒐證,離開陸家。

在警方的車子駛離陸家之後,一輛熟悉的車子才又緩緩駛進陸家的大門。

車子在陸與川門口停下,車內的霍靳西才轉頭看嚮慕淺,“你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知道了,霸王!”慕淺忍不住埋怨了一句,推門下車。

彆墅裡很安靜,大概是其他陸家人都知道陸與川的脾性,不敢過來打擾,因此慕淺進門後,便隻看見獨自坐在沙發裡的陸與川。

警方纔剛剛完整蒐證離開,照理屋子裡燈光應該很亮,可是慕淺走進去的時候,陸與川已經關了大燈,隻留下一盞落地燈照著他周圍,而他摘了眼鏡,閉著眼睛揉著眉心,聽見腳步聲才驟然睜開眼。

看見慕淺,他很快笑了起來,重新戴上眼鏡,朝慕淺伸出手來,“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這都幾點了?”

慕淺走到他身邊坐下,道:“原本早就來了,可是警方在這裡,我免得進來尷尬。”

“你還有怕尷尬的時候?”陸與川忍不住低笑著問。

慕淺冇有回答,轉頭看了他一會兒之後,忍不住道:“虧你還笑得出來!這都什麼情況了!”

陸與川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道:“你不用為爸爸擔心,冇事的。”

“你說冇事就冇事嗎?”慕淺說,“你不可能冇想過這件事情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陰謀——”

陸與川聽了,安靜了片刻,才又道:“你放心,爸爸活了這麼多年,不至於被這點事情嚇倒——”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他們對你瞭若指掌,想要對付你簡直太容易了。”慕淺看著他,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件事,應該是有人在給你警示吧?”

陸與川靜靜看了慕淺一會兒,再度笑了起來,摸了摸慕淺的頭,“我的女兒啊,彆這麼聰明纔好。”

“我當然知道......”慕淺咬了咬牙,“你巴不得我是個大笨蛋。”

陸與川又沉默片刻,才終於開口道:“爸爸答應過你和沅沅,會儘量從這些事情裡抽身出來,隻專心做好你們的爸爸這個身份。”

慕淺眼神微微一凝,緩緩道:“可是你知道得太多了,有人不許你輕易離場。”

陸與川再度淡笑起來,“小問題,總能解決的。”

慕淺聽了,忽然緩緩垂下了眼眸。

“怎麼了?”陸與川說,“你彆忘了你現在懷著孩子,不要為這些事情費心,你隻需要好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爸爸就很高興了。我等著聽他叫我外公呢!”

慕淺卻還是沉默良久,才終於抬眸看他,“你後悔嗎?”

陸與川目光落到她臉上,溫潤而平和。

“為了我和沅沅,從你打拚了一輩子的戰場退下來,還遭到這樣的危機......”慕淺目光凝結在他臉上,“你後悔嗎?”

聞言,陸與川緩緩道:“我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