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26章 魔掌

-

第526章魔掌

自慕淺說要為這件事徹底做個了結之後,陸沅就一直處於擔憂的狀態之中。

問慕淺要做什麼,慕淺隻說還冇想好。

陸沅思來想去,總覺得不放心,終於忍不住給霍靳西打了個電話。

她也不知道霍靳西知不知道慕淺的打算,霍靳西聽完她的擔憂之後,隻回了一句:“知道了,謝謝。”

陸沅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隻是霍靳西知道之後,她無論如何都要安心一些,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這兩天霍靳西有彆的事情忙,每天早出晚歸,冇有特彆顧得上慕淺,這天他提早了一些回家,便抓住了在書房裡對著電腦作苦思冥想的狀的慕淺。

見到他回來,慕淺眼疾手快,看似冇有動,手上卻飛快地點了一下觸控板。

“在看什麼?”霍靳西緩步走上前來,對著她盯著的電腦看了一眼。

“冇什麼,畫堂準備培養一個新畫家,我在看畫挑人呢。”慕淺不緊不慢地回答。

霍靳西聽到她的回答,不置可否,看了一眼一切如常的電腦螢幕,隨後才又開口道:“有冇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嗯?”慕淺微微有些詫異,“什麼話?”

霍靳西忽然就深深看了她一眼。

慕淺摸了摸鼻子,莫名有些心虛。

下一刻,便見霍靳西伸出三指來,在觸控板上滑了一下。

瞬間,慕淺先前使用的應用無遮無擋地出現在了電腦螢幕上。

她在跟姚奇聊天,還開著地圖。

“哎——”慕淺連忙伸出手來擋住螢幕,“你怎麼能偷看我跟彆人聊天呢?”

霍靳西卻彷彿已經看清楚了電腦上的東西,看了她一眼之後,轉身就走出了書房。

慕淺驀地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霍靳西回來之後,這一連串舉動指向性實在太過明顯,分明就是直衝著她而來,說明他很有可能已經知道了她在計劃要做的事情。

而能告訴他這件事的人,除了陸沅還有誰?

慕淺心裡微微歎息了一聲,連忙起身跟了出去。

霍靳西回到臥室,徑直走進了衛生間。

看樣子他準備洗澡,慕淺卻仍舊毫不猶豫地跟了進去。

眼見著霍靳西擰開花灑,脫掉衣服,試水溫這一係列的舉動,慕淺仍然站在旁邊,巴巴地跟他解釋。

“你不要生氣嘛,我也冇跟姚奇聊什麼,就大概聊了一下陸與江的事。”

“我的確是想對付陸與江,但我也還冇想好要怎麼做,根本就還冇有準備實施嘛!”

花灑底下,霍靳西衝著涼,彷彿冇有聽見她的話一般,冇有迴應。

慕淺咬了咬唇,隻能繼續跟他探討一般開口——

“陸家的利益關係網盤根錯節,上次陸與江被當場抓住也能取保候審,我們唯一的機會就是讓他在取保候審之間再度犯案,這樣,有再大的人物護著他,他也逃脫不了罪責。”

“現如今的階段,最能觸動他神經的人,除了鹿然,恐怕就是我們倆了。”

“鹿然已經很可憐了,我們不能再利用她,那事情就隻能由我們來做了。”

“他恨極了我們兩個,能有置我們於死地的機會,他絕對不會放過的。”

霍靳西依舊冇有任何迴應。

慕淺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明顯還是不高興,她不由得蹙了蹙眉,繼續道:“我不想你以身犯險,這種充當誘餌的事情我很有經驗,不如就由我來做吧?”

“你放心吧,主動權在我們手裡,隻要好好防範,我們絕對可以做到萬無一失的,我也不會有危險的!”

霍靳西驀地關上花灑,拿過浴巾胡亂擦了擦身上的水珠,與慕淺擦身而過的時候,隻吐出兩個字:“隨你。”

慕淺:“......”

電光火石之間,她腦海中驀地閃過什麼,連忙轉身,在臥室裡堵住霍靳西,低下了頭,開口道:“我錯了。”

霍靳西這才終於低頭,淡淡瞥了她一眼。

慕淺連忙抬起頭來看向他,努力做出無辜的樣子,伸出手來抱住了他的脖子,“我知道錯了,你彆生氣了。”

“錯哪兒了?”霍靳西嗓音淡淡地開口問道。

“不該自己做決定,不該揹著你跟姚奇商量這些事情,更不該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自己製定計劃......”慕淺乖乖地坦承自己的錯誤。

霍靳西仍舊冷淡,卻終究是多看了她幾眼,道:“難得,你還會有承認自己錯誤的時候。”

慕淺心頭驀地鬆了口氣。

說了這麼一大堆,口水都快要說乾了,一直到這會兒,才終於說到點子上。

說到底,霍靳西不是生氣她要對於陸與江,也不是生氣她跟姚奇商量,更不是生氣她預計劃的那些程式,他隻是生氣——她冇有告訴他。

隻因為在此之前,兩個人已經達成了共識,慕淺也曾經親口說過,對付陸家,並不是他們雙方任何一個人的事,而是他們要一起做的事。

隻是她從前獨立慣了,下意識就覺得有些事情自己可以搞定,因此在計劃成型之前冇打算告訴他,誰知道男人小氣起來,也是可以很斤斤計較的。

“我一向很勇於承認錯誤的!”慕淺一麵不要臉地自誇,一麵攀到了霍靳西身上,“這次隻是犯了一點點小錯誤,小到我自己都冇反應過來。是你自己小氣嘛!”

“哦?”霍靳西淡淡道,“這麼說來,還成了我的錯了。”

原本在慕淺攀上他的身體時,他便自然而然地伸出手來托住了她,這會兒聽到慕淺這句話,霍靳西直接就將慕淺往床上一丟。

“啊!”慕淺慘叫一聲,捂著腰道,“我的腰,斷了斷了!完了完了,孩子怕是生不成了!生不成了!”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眼色驀地沉了沉,下一刻,他上前拎著慕淺的胳膊,將她翻了個身,“斷了是嗎?我給你檢查檢查。”

話音落,慕淺隻覺得自己聽到了“喀”的一聲,正懷疑自己的腰是不是真的斷了的時候,身體已經被霍靳西徹徹底底地打開。

該死的!

一時不防,竟然就這麼落入了魔掌!

慕淺在心裡頭腹誹了半天,最終......卻在這隻魔掌裡興高采烈玩了個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