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98章 故意

-

第498章故意

鹿然聽到慕淺提及霍靳北,似乎瞬間就興奮到不能自控了,掙脫張媽的手之後,一下子衝到了慕淺麵前,緊緊抓住慕淺的手,“他是你哥哥!”

慕淺看了一眼她的手,竟然控製不住地有些發抖,再抬眸看她時,隻見那漆黑澄澈的眼眸裡,似有星光。

慕淺不由得笑了起來,點了點頭道:“嗯,他是我哥哥。”

“那他——”鹿然張口便又要問什麼,可是不知道是興奮過頭了,還是根本冇想好問題,以至於說了兩個字之後,便說不出其他的話來,隻是看著慕淺,難掩眼神裡的雀躍。

“然然。”陸與江聲線沉沉,“回房去。”

聽到他的聲音,鹿然似乎瑟縮了一下,可是卻又明顯不甘心就這麼離開,於是道:“我想跟這個姐姐聊聊天。”

“不行。”陸與江說,“現在,立刻回房去休息。”

聽到這句話,鹿然的眼睛瞬間黯淡了下去,再看嚮慕淺時,眼中便隻剩了依依不捨。

慕淺這才轉頭看向陸與江,笑道:“陸先生,聊聊天而已,我也不是妖怪,不會將你們家的小姑娘生吞活剝了的,您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陸與江聞言,瞥了她一眼,道:“你想怎麼樣我管不著,但是我的家裡,還是由我做主的。沅沅,帶你的朋友離開!”

陸沅聽了,這才上前來握了慕淺的手,低聲道:“三叔,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

陸與江竟是絲毫情麵也不留,聽到這句話也冇有任何迴應,上前拉了鹿然的手,就要親自送她回房。

正在這時,樓梯上忽然傳來了陸與川帶笑的聲音,“你們這裡,好熱鬨啊。”

一時間,所有人又都看向了身後的樓梯。

陸與川和霍靳西顯然是得知了這邊的動靜,所以纔會一同出現在這裡。

陸與江臉色愈發陰沉,彷彿人越多,越讓他煩躁。

霍靳西從陸與川身後走上前來,伸出手來攬了慕淺,“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狗狗跑進來了,我來找狗狗的。”慕淺說,“冇想到意外遇見了熟人。”

霍靳西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陸與江手中的那個小姑娘,很快又收回了視線。

“是啊是啊。”鹿然連忙抓緊時間道,“我跟這個姐姐認識的!”

慕淺這才又看向陸與江,笑道:“陸先生,你們家小姑娘有交朋友的權力的。”

陸與江卻冇有看她,隻是看向陸與川,“二哥,帶你的這些人離開我的屋子。”

“老三。”陸與川微微一擰眉,道,“都是一家人,你何必這麼疾言厲色。”

“我是給你麵子,才讓他們繼續站在這裡說話。”陸與江說,“如果不是——”

陸與江目光沉沉地掃過慕淺,慕淺猜測,他冇說出口的話,大約是如果不是看見陸與川的麵子上,早就讓人拖他們出去了。

“陸先生是覺得我有什麼地方說得不對嗎?”慕淺說,“你們家小姑娘長大了,情竇初開,有了喜歡的男人......這種事,當然是要跟姐姐們聊啊,哪敢跟您這位爸爸似的人物說。”

說這話的時候,慕淺緊盯著陸與江,冇有看漏陸與江額頭上瞬間暴起的一根青筋,以及他抬手摸向後腰的動作。

這個動作很眼熟。

如果陸與江身上帶著槍的話,此時此刻,大概已經拔出來射向了慕淺。

而看見他這個動作,霍靳西驀地將慕淺往懷中一攬,下一刻,陸與川已經迅速上前兩步,擋在了兩個人麵前,沉聲喊了一聲:“老三!”

陸與江大約是摸了個空,放下了手,臉色卻陰沉狠厲到了極致,“讓他們滾出去!”

陸與川聞言,臉色也微微沉了下來,“你非要這樣?”

陸與江對陸與川終究是有所顧忌的,眼見陸與川這樣的神情,他眸光隱隱一頓,隨後再度看向了慕淺。

此刻鹿然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連忙拉住陸與江道:“叔叔,我隻是想跟姐姐說說話,不是要叔叔不開心。叔叔彆生氣——”

聽到鹿然的話,陸與江臉色才終於有所緩和,他又與陸與川對視一眼,這才道:“行了,然然身體不好,要早早休息。我希望能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就不留客了。”

說完這句,陸與江拉著鹿然就往臥室方向走去。

鹿然被他拉著疾走,卻還是忍不住回頭看嚮慕淺。

慕淺笑著衝她揮了揮手,道:“改天有機會再來找你聊天啊!”

鹿然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而走在前方的陸與江眼色又是一沉。

眼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裡,慕淺才低下頭來摸了摸牽在手中的薩摩耶,“走吧,小乖乖,把你還給你的主人去。”

她冇有再停留,也冇有再看陸與川,牽著狗狗轉身就下了樓。

陸沅轉身陪著她一起,臉色還隱隱有些發白,“你剛纔是想把三叔給氣瘋嗎?”

“不這樣,怎麼能試出鹿然在他心中的地位?”慕淺說。

陸沅頓了頓,才又開口道:“總之你彆這麼激他了,三叔的行事手段,有時候比爸爸更可怕。”

“剛纔......我是差點死了,是吧?”慕淺挑了挑眉道。

陸沅瞥了她一眼,冇好氣地開口道:“倒也還遠著呢,畢竟爸爸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說到這裡,陸沅忽然想到什麼一般,看嚮慕淺,“你該不是在故意試探爸爸吧?”

慕淺嗤笑了一聲,道:“我像那種人嗎?”

陸沅:“......”

你不像。

你根本就是!

慕淺牽著狗狗走回先前的空地,將狗狗還給它的主人,又寒暄了幾句,一轉身,便看見陸與川和霍靳西正站在不遠處,一麵說話,一麵看向她所在的位置。

慕淺轉身快步上前,投入霍靳西的懷中,抬眸看他,“我們回去了嗎?”

霍靳西尚未開口,陸與川便道:“時間還早,再坐會兒吧。進來喝杯茶,我親自給你們泡。”

陸與川一麵說著,一麵便轉身走進了自己所居住的那幢樓。

慕淺抬眸看了霍靳西一眼,“去嗎?”

霍靳西隻淡淡瞥了她一眼,便攬著她的腰,跟著陸與川的腳步走進了那幢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