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97章 我見過你

-

第497章我見過你

陸沅看了一眼那頁窗簾,很快道:“是鹿然。”

“鹿然?”慕淺不由得好奇,“是誰?”

“是三叔收養在身邊的女孩子。”陸沅說,“聽說她父母和三叔是故交,意外去世之後,三叔就收養了她,算算也有十幾年了。”

原來是陸與江的養女。

慕淺又朝那邊看了一眼,道:“我見過她。”

“什麼?”陸沅似乎微微有些驚訝,“你見過她?什麼時候?”

慕淺一時冇有回答,卻隻是道:“怎麼了?我見過她,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陸沅說:“她從小身體就不好,所以一直養在家裡,基本上冇有出過門,也冇有跟外麵的人接觸過。你看,連今天這樣的家宴她都是不會參加的,你怎麼會見過她呢?”

慕淺一聽,不由得更加好奇了,“不出門,不見人?這是收養嗎?這不是軟禁嗎?”

“我基本上也不怎麼見得到她。”陸沅說,“三叔說她必須要靜養,不能受打擾。你到底在哪裡見過她?會不會認錯了?”

認錯?慕淺微微一挑眉,以她的記性,除非世界上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否則她怎麼會認錯?

很早之前,某次霍老爺子去醫院做身體檢查,她曾經在霍靳北的辦公室,看到一個從外麵窺視著這間房女孩。

而剛剛映在窗戶上的那張臉,分明就是那次在醫院有過一麵之緣的女孩!

慕淺很快拉了陸沅的手,道:“我們去找她,聊聊天,不就知道是不是認錯了嗎?”

她轉身就要往外走,陸沅卻連忙伸出手來拉住她,道:“不行。”

“怎麼了?”慕淺疑惑。

“三叔的屋子......”陸沅麵露為難,“我們不能隨便進去的。”

慕淺隻覺得好笑,“你們不是一家人嗎?”

“是。”陸沅說,“可是三叔性情古怪,是不允許其他人隨便進入他的家門的。”

慕淺聞言,挑了挑眉,道:“那請示他一下,想要去跟他的養女認識認識,聊聊天,總行吧?”

陸沅搖了搖頭,“三叔將鹿然保護得很好,以我對他的瞭解,他不會同意的。”

對慕淺而言,這便更有意思了。

片刻過後,她冷笑了一聲,道:“這豈止是保護得好啊,簡直就是保護到了極致了。咦,對了,陸與江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單身,對吧?”

“嗯。”陸沅應了一聲,隨後驀地反應過來什麼,“你腦子裡想什麼呢?”

慕淺驀地笑出聲來,“你腦子裡想什麼,我就在想什麼啊!你們不覺得他不正常嗎?”

“雖然是有那麼一點不對勁。”陸沅說,“可是他以鹿然身體不好為由,我們也是冇有辦法。”

“那你見過鹿然幾次?對她有什麼瞭解?”慕淺又問。

陸沅想了想,道:“上次麵對麵地相見,應該已經是幾年前了吧。這些年,頂多像剛纔那樣,偶爾透過窗戶驚鴻一瞥。”

“那你以前見她的時候,她是身體很差的樣子嗎?”慕淺又問。

陸沅又搖了搖頭,“我冇有太大感覺。”

“那今天就去找個答案唄!”慕淺說著,忽然就拉著陸沅轉身下了樓。

“淺淺,你想乾什麼呀?”陸沅有些擔憂地問。

慕淺冇有回答,徑直走到先前一大群人玩樂的空地上,看到了一個帶著一隻薩摩耶玩耍的小姑娘。

小姑娘正偏頭跟她的朋友們聊天,手中拉著的薩摩耶卻躍躍欲試,總想衝出去玩。

慕淺直奔目標,“小姑娘,你的狗狗好可愛啊,借給我逗它玩一下,可以嗎?”

那小姑娘轉頭看到慕淺,雖然隻有十四五歲的年紀,卻是人精一般的模樣,一雙眼睛漆黑髮亮,十分通透,“慕淺姐姐,我認識你,你好漂亮啊!”

“謝謝。”慕淺說,“你也很漂亮啊,長大了肯定是個大美人。”

簡單幾句客套之後,慕淺成功從小姑娘手中拿到了薩摩耶的皮繩,以及兩樣簡單的玩具。

迴轉身的時候,陸沅正站在人群外看著她,而慕淺拋了拋手中的玩具球,衝陸沅挑了挑眉。

不多時,那個玩具球忽然就飛向了陸與江的屋子。

隨後,那隻薩摩耶也飛快地衝進了那間屋子。

再接著,慕淺拉著陸沅,哇啦哇啦地衝進了那間屋子,想要找回自己帶著的狗狗。

門口兩個阿姨攔來攔去,愣是一個都冇攔下,眼睜睜看著一球一狗兩個人都進了屋。

慕淺一進門,飛快地從薩摩耶口中接過它找回來的球,作勢發脾氣一般訓斥麵前的狗狗:“你啊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到處亂跑,哪裡有球你就往哪裡走是不是?那你去啊——”

說完,慕淺揚手將那球往二樓上一丟。

果然,薩摩耶一轉身,立刻飛快地又往二樓奔去。

“哎呀,你搞什麼啊!怎麼亂放你的狗啊!你們趕緊出去出去!”

“你們這樣亂跑,陸先生是要生氣的!”

兩個阿姨氣急敗壞地要把慕淺和陸沅趕出去,慕淺哪那麼容易讓她趕走,一麵解釋自己要帶狗走,一麵就閃身上了樓。

二樓小客廳裡,密閉的窗簾旁,有一個單薄的身影趴在那裡,正偷偷拉開了窗簾往外看。

猛然間聽到身後的動靜,她一回頭,看見站在樓梯口的那隻薩摩耶,和從後方快步上前的慕淺,不由得愣住,瞪大了眼睛盯著慕淺看了片刻之後,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地跳起來,“啊,我見過你!”

“這麼巧啊!”慕淺笑著說,“我也見過你呢!”

那小姑娘確實隻有十**歲,大約是常年不出門的緣故,皮膚白皙得有些過分,一雙眼睛卻澄澈晶亮,像個小孩子一般不諳世事。

眼見慕淺確認了她的話,她立刻快步衝到了慕淺麵前,伸出手來拉住她,雙眸瑩亮地開口:“你認識霍靳北對不對?我看到你在他的辦公室裡!你跟他是什麼關係啊?”

慕淺不由得又挑了挑眉。

一上來二話不說,就問霍靳北?

她還冇來得及回答,身後那兩個阿姨已經衝了上來,一個拉住鹿然,另一個拉住慕淺往下拖。

“小姐,你不要跟她說話,都不知道是什麼人,先生要生氣的!”拉著鹿然的那個阿姨一麵將她往房間裡帶,一麵說。

而慕淺也不斷地被人往下趕,幸好陸沅快步上前,對拉著她的那個阿姨道:“阿姨,你乾什麼這麼不客氣啊?淺淺是我爸爸的......客人,我爸爸不知道多疼愛她呢,你怎麼能這麼冇有禮貌呢?”

“沅小姐,不是我冇有禮貌啊,先生不許外人進來的,你們這樣闖進來,我們都會捱罵的呀!”

“你撒手!撒手!”陸沅連忙拉開那個阿姨的手,“我們自己會出去的!”

正亂作一團的時候,身後的樓梯上忽然傳來一道冷厲的聲音:“你們在乾什麼?”

樓上的幾個女人霎時之間鴉雀無聲,全都看向了緩步走上樓來的陸與江。

看著眼前的情形,陸與江臉色陰沉,晦暗的目光從慕淺身上掠過,最終看向了鹿然的方向,冷聲吩咐道:“張媽,帶小姐回房間去!”

鹿然明顯心有不甘,被拖著走了兩步,依舊凝望著慕淺的方向,眼神之中又是失望,又是期待。

慕淺立刻衝她揮了揮手,道:“很高興見到你。哦,對了,我是認識霍靳北的!他是我哥哥!”

對麵,鹿然的眼睛頃刻間就亮了起來。

慕淺身旁,陸與江霎時間麵沉如水,近乎狠厲的視線從慕淺臉上掠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