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27章 對不起

-

第427章對不起

容恒越想越覺得這就是事情的真相,由此,也對這件事情更加放不下。

“你就幫我問問,看看她怎麼說。”容恒想了又想,終於還是又道,“她對著你,跟對著我,總不能說一樣的話。”

慕淺簡直要被他這個抓狂的樣子逗樂了,“如果真的是她,你打算怎麼做呢?對她負責?當她的男朋友?娶她進門?”

容恒聽了,不由得一愣。

一直以來,他一心隻想確定陸沅究竟是不是七年前那個女孩,至於慕淺說的這些,他卻並冇有想過。

“我至少......可以有機會跟她解釋解釋當初的事情,以及,向她道歉。”容恒說。

慕淺微微歎息了一聲,道:“相信我,發生這種事情,冇有女人會在意你那一句對不起。”

“我知道......”容恒頓了頓,才又緩緩開口,“可是對我而言,這很重要。”

慕淺聞言,緩緩抬起眼來,與他對視片刻之後,終於緩緩點了點頭。

“行,我會幫你問問她。”慕淺說,“但結果怎樣,我可不敢向你承諾。”

容恒聽了,一時靜默,冇有再答話。

......

傍晚時分,陸沅應慕淺的邀約,又一次來到了四合院。

慕淺從巷子裡的小飯店裡打包了幾樣小菜,回家簡單地張羅一番,倒也算一頓像樣的晚餐。

陸沅進門時,眼神還有些飄忽不定,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你放心吧。”慕淺說,“容恒早被我趕走了,不在這兒。”

陸沅聽了,深深看了她一眼,在旁邊坐下來抱著霍祁然說話。

然而慕淺走過來,卻迅速打發了霍祁然出去找自己小夥伴玩。

“他不吃飯嗎?”陸沅問。

“他那些小夥伴一天天送那麼多零嘴過來,他纔不餓呢。”慕淺說,“你不用管他,管好你自己就行。”

陸沅聽了,又瞥了她一眼,拿起筷子默默吃飯。

“你知道嗎?我今天下午,聽了個灰姑娘一樣的童話故事,你想不想聽?”

“不想。”陸沅頭也不抬地回答。

“你不想聽,我偏要說。”慕淺瞥了她一眼,自顧自地開了口。

陸沅照舊低頭吃自己的飯,而慕淺則將下午從容恒那裡聽來的故事完整地講了一遍。

直到聽完,陸沅臉上的神情也冇有什麼變化。

“他揹負著自責與內疚七年,也實在是辛苦。”慕淺說,“想知道自己當初究竟傷害了哪個女孩,也無可厚非,對吧?”

陸沅聽了,平靜地點了點頭,“對。”

“所以,到底是不是你?”慕淺小心翼地問了一句。

“不是。”陸沅想也不想地回答。

慕淺見她這樣的態度,微微一笑,終於冇有再說什麼。

一頓食不知味的飯吃完,陸沅還要回去忙工作。

慕淺倒也不攔她,隻笑眯眯地送她出門。

走到門口,陸沅忽然控製不住地停下腳步,回頭看了慕淺一眼,“我怎麼老覺得,你在打什麼壞主意呢?”

“天地良心。”慕淺立刻舉起了手指頭,“咱們倆可是親的,我打誰的的壞主意,也不可能打你的啊!就像......你對所有人說謊話,也不會對我說謊的,對不對?”

聽到慕淺那句話,陸沅微微一頓,冇有再說什麼,轉頭就出了門。

誰知她剛走出幾步,還冇到巷子口,就看見了馬路邊上站著的一個高大背影。

陸沅腳步一頓,轉頭就想回去找慕淺算賬,誰知道一回頭,正好看見慕淺探出腦袋來張望了一下,對上她的視線之後,慕淺飛快地縮回了頭,“砰”地重重合上了四合院的門。

陸沅默默咬了咬牙,轉身走向巷口。

容恒在街邊站立良久,回首無數次,終於在一次看見了陸沅的身影。

陸沅臉上依舊冇什麼多餘的神情,迎著他的目光,坦然地走上前來。

“容警官。”不待容恒說話,她搶先開了口,“我剛剛從淺淺那裡聽說了你的故事......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還是要再次重申,我不是你想找的那個人。”

街旁的路燈隱匿在高大的樹蔭之中,光線昏暗,隻有路上來來往往的車燈,間或能照亮容恒的臉。

比較起之前的焦急和煩躁,此時此刻,容恒臉上的神情很平靜。

他安靜地注視著陸沅,許久之後,才低低開口:“也許真的不是你,可是我心裡有些話很想說,你能不能聽一下?”

陸沅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有的選嗎?”

容恒仍舊注視著她,緩緩開了口:“七年前的那天晚上,我毀了一個女孩的清白,我一直很內疚,很想找到她,補償她,向她說一句對不起。可是我卻忘記了,這七年時間過去,也許她早就有了自己的生活,我執意要提起當初那件事,對她而言,可能是更大的傷害。我自己做的混蛋事,我自己記著就好,我確實冇資格、也不應該強迫她接受我的歉意。所以,我不會再為這件事情糾纏不休了。我為我之前對你造成的困擾向你道歉,對不起。”

陸沅聽了,安靜片刻之後,隻是微微一笑,道:“你想通了就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沒關係了。”

容恒緩緩點了點頭,隨後才又道:“我送你吧。”

“不用。”陸沅說,“我們原本就是冇什麼關係的人,也冇必要因為這次的誤會耿耿於懷,你不欠我什麼。我自己回去就好。”

容恒聽了,一時竟不知道該再說什麼。

......

四合院門後,慕淺靜靜地抵著門,控製不住地陷入沉思。

她知道容恒一直在外麵等陸沅,她也知道,兩個人今天晚上交流過後,可能這件事就會告一段落。

儘管陸沅在麵對這件事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冷漠實在是太過反常,可是如果這是她的選擇,慕淺也冇辦法乾涉什麼。

她隻能希望,陸沅是真的不在乎、又或者真的冇有經曆過七年前的那個夜晚。

慕淺正有些失神地想著,身後的門上,忽然就傳來了敲門聲。

這麼快就談完了?

慕淺一麵想著,一麵轉身打開門,張口就對陸沅解釋道:“我說了,我們倆纔是親的,我真的不會出賣——”

門外,霍靳西修長挺拔的身影靜靜佇立,聽到她這句話,緩緩開口:“你有這樣的覺悟,我很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