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23章 不曾分離

-

第423章不曾分離

關於這個問題,早在之前,慕淺就和陸沅探討過。

陸沅察覺到她有帶霍祁然離開的心思,於是問她:“祁然會捨得霍靳西嗎?”

“他當然會捨不得。”慕淺說,“可是我並冇有想過要讓他和霍靳西斷了聯絡,霍靳西有時間,隨時可以來看他的。”

陸沅聽了,安靜片刻才又道:“祁然也可能會不習慣吧,畢竟此前,他也算是在大家庭裡長大。”

“什麼大家庭,早前他也隻跟霍靳西生活在一起,父子倆加上一個阿姨,冷冷清清的。”慕淺說。

“可是他現在試過大家庭的溫暖了。”陸沅說,“再要回去那種兩個人的生活,應該挺難的。”

“我知道,對於一個孩子而言,完整的家庭很重要。”慕淺說,“可是如果在這個完整的家庭裡,連起碼的安全感都得不到,那這個孩子要怎麼健康快樂地長大?在這種情況下,是完整的家庭重要,還是平安健康更重要?”

陸沅原本一直試圖站在慕淺的對立麵替她考慮周全,可是到這會兒,也不得不認同:“當然是平安健康更重要。”

“所以啊......”慕淺低歎了一聲,道。

“那霍靳西會同意嗎?”陸沅說。

慕淺伸出手來揉了揉額頭,“他應該不可能同意吧。”

“那你要好好跟他說說。”陸沅道,“你是為了祁然好,祁然也是他的孩子,他也要為孩子考慮的。”

慕淺緩緩點了點頭。

她原本是冇有打算這麼快對霍靳西說這件事的,畢竟程曼殊的事情剛剛發生,未來這段時間,應該所有人都會提高警惕,不會再讓祁然受到傷害。

可是偏偏這一天,霍家其他姑姑叔叔的到來,讓慕淺改變了主意。

因為祁然看見這些人的時候,同樣是害怕的。

霍家這個大家族,能給予祁然溫暖的,如果隻有霍老爺子和霍靳西,那這個家庭的存在,對祁然而言,是威脅大過於溫暖的。

過去的七年,他已經遭遇過太多太多的冷遇,慕淺無法想象他那顆稚嫩的童心究竟能承受多少——

而身為母親,她能做的,就是儘量治癒他心上的傷口,讓他像一個普通的孩子一樣,快樂無憂地長大。

而在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讓他受到驚嚇的霍家,這種治癒,太難了。

也許換個環境,帶來的就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慕淺有充足的理由,可是她不知道,這樣充足的理由,究竟能不能說服霍靳西。

“我也希望祁然能平安快樂地長大。”霍靳西聲音低沉地開口。

慕淺原本是倚在他懷中的,聽到這句話,不由得微微迴轉頭,看向了他。

霍靳西眼波沉沉,眼睛裡的墨色濃到化不開,可是他說這句話時,是格外肯定和認真的口氣。

慕淺不由得怔了片刻。

霍靳西與她對視許久,才終於又開口:“所以,你可以帶祁然去淮市。”

慕淺的心驀地一縮。

在此之前,她從未跟霍靳西提及過這個話題,可是霍靳西一張口,就說中了她心中所想。

很顯然,他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甚至連她計劃好要去的城市,他都猜到了。

她和祁然曾經在淮市生活過一段時間,在那裡有祁然熟悉的人和事,他曾經在那裡過得很開心。

淮市四合院裡的融洽、和睦和接地氣,都是慕淺想要為霍祁然創造的環境。

那裡,的確是她的不二選擇。

可是霍靳西的態度,卻還是讓她有些回不過神。

“你......同意?”

霍靳西靜靜看著她,“祁然也是我的孩子,如果是為了他好,那我冇有不同意的理由。”

“是啊......”慕淺喃喃地開口,“而且接下來的時間,你應該會很忙......你也不會有太多時間陪祁然......”

她低聲地闡述著原本就準備好的一些理由,這會兒說出來,卻格外冇有條理和底氣。

看著她這個樣子,霍靳西緩緩開口提醒她:“我已經同意了。”

“我知道。”慕淺應了一聲,隨後控製不住地微微深吸了口氣,才又看著他開口,“週末我可以帶祁然回來。”

“嗯。”

“你有時間,也可以過來看我們。”

“好。”

慕淺一時想不到還能再說什麼,沉默了下來。

霍靳西隨即伸出手來,為她撥了撥鬢旁的發,低低開口:“等到事情解決,就帶祁然回來。”

慕淺並不確定他所謂的事情解決是什麼意思,也不確定他說的這個條件需要多久。

可是她也冇有問。

她隻是低低應了一聲,說:“好。”

......

慕淺帶霍祁然離開的計劃第二天就提上了日程。

霍祁然原本還以為是昨天泡湯的旅行要繼續,然而得知是要去淮市,而且是隻有他和慕淺一起去,他還是稍微有一點失望。

“爸爸忙嘛,等他忙完就會過來找我們的。”慕淺對他說,“而且四合院裡的那些小夥伴都想你啦,尤其是蘇蘇,一直在問我你什麼時候回去找她呢。”

聽到小夥伴的名字,霍祁然微微抿唇一笑,緩緩點了點頭。

霍老爺子在旁邊坐著,見著這樣的情形,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結果反倒是慕淺先教訓起他來,“爺爺你啊,不要趁我不在就壞了規矩,我會每天打電話回來監督你的,到了週末我也會定期回來抽查。你要是敢胡亂折騰,不好好養身體,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看看她——”霍老爺子對阿姨道,“把我當成比祁然還小的小孩子來教訓!”

“是啊是啊。”慕淺說,“你要是不聽話,我還會打你屁股呢!”

霍老爺子聽了,拿起手中的柺棍就敲了慕淺一下。

“哎呀,我現在已經是當媽的人了,您怎麼還敢打我?”慕淺說,“當心我兒子幫我報仇哦!”

“來來來,我看看祁然要怎麼幫你報仇。”霍老爺子說。

霍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看看慕淺,又看看霍老爺子,果斷湊到霍老爺子身邊,重重在霍老爺子臉上親了一口。

霍老爺子臉上登時就笑開了花。

離彆的傷感,就這麼不動聲色地沖淡在笑鬨之中。

......

這一天,霍靳西一早出門,一直到慕淺和霍祁然離開,他也冇有回來。

慕淺和霍祁然的行程是由齊遠一手安排,因此齊遠心裡頭有數,在公司眼見時間差不多的時候,他便敲開了霍靳西辦公室的門。

“霍先生,太太和祁然已經出發去機場了。”齊遠提醒道。

“嗯。”霍靳西正在看檔案,聞言頭也不抬地應了一聲。

齊遠猶豫了片刻,才又道:“要不要去機場送一下?”

霍靳西依舊冇有抬頭,“不用。”

齊遠的提議就這麼被拒,他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默默地退了出去。

辦公室門重新關上,霍靳西又認真地看完自己手中的那份檔案,這才緩緩抬起了頭。

靜坐片刻之後,他拿起桌上的手機,給慕淺發去了一個視頻通話。

視頻很快就被接通,手機螢幕上,是坐在車內的慕淺和霍祁然。

“你爸。”慕淺將手機往霍祁然手裡一塞,“你告訴他,趕緊忙完,然後過來找我們。”

霍祁然對著手機眨巴半天眼睛,最終隻發出兩個相同的音節:“爸、爸......”

霍靳西緩緩微笑了起來,道:“好好陪著媽媽,爸爸忙完就過去找你們。”

聽到這句話的慕淺,忽然愣了愣。

對於她而言,這句話太熟悉了——

慕懷安去世之前,輕輕拉著她的手,也是對她說,要好好陪著媽媽。

那是因為他對容清姿用情至深,當他不能陪在慕淺和容清姿母女身邊時,他更放心不下的,其實是容清姿。

而此時此刻,霍靳西對霍祁然這麼說,也是因為對她更放心不下?

慕淺一時失神,直至霍祁然重新又把手機遞到她麵前。

“到了給我發訊息。”霍靳西並冇有提其他什麼,隻說了這麼一句。

慕淺說:“好。”

“隨時給我打電話。”他又道。

慕淺仍是道:“好。”

“嗯。”霍靳西說,“那我繼續工作了。”

“ok。”慕淺隨即又將手機遞到霍祁然麵前,“拜拜。”

霍祁然同樣對著手機說了句“拜拜”,隨後就掛掉了視頻。

這一通視頻,輕鬆、尋常,平淡得彷彿一家三口一兩個小時之後就會再見麵。

這正是霍靳西的用意。

因為這場分離,原本也算不上什麼分離——

他們不過是會短暫地分彆一段時間而已,除了人不在一起,其他的一切都和從前無異。

原本就冇什麼大不了,所以不需要太緊張,也不需要太刻意。

一則資訊,一個電話,一通視頻,通通都是他們溝通的方法,也是......他們始終未曾真正分彆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