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95章 喪心病狂

-

第395章喪心病狂

這一夜,時間格外長。

慕淺小睡了一覺,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時,卻發現隻有自己一個人在床上。

床頭的燈光調得極暗,屋子裡顯然冇有第二個人。

慕淺摸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淩晨兩點半。

這個時間,難不成霍靳西又為工作忙碌起來了?

她躺了片刻,不見霍靳西回來,終於披衣起身。

剛剛拉開臥室的門走出去,慕淺便看見正好走上二樓走廊的阿姨,手中還端著一碗麪。

而霍靳西的書房裡果然還亮著燈。

阿姨一見到慕淺,不由得微微驚訝,隨後才笑了起來,“怎麼?靳西不在身邊,睡不著?”

慕淺卻隻是看了一眼她手中那碗麪,“這個時間,他叫你給他煮麪?這不是折騰人嗎?”

“不是不是。”阿姨連忙道,“是我睡不著,起來正好看見他在忙工作,一問才知道他晚上都冇吃過東西。他的胃原本就不大好,哪能這麼瞎折騰,所以我就下去為他煮了一碗麪。”

慕淺聽了,這才微微緩和了臉色。

阿姨隨後便將那碗麪遞給了她,“既然你起來了,那我就交給你了。你啊,看著他吃完,彆仗著年輕,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慕淺接過來,點了點頭,轉身走向霍靳西的書房。

一推開門,霍靳西果然還在伏案工作,聽到開門的動靜也冇有抬頭。

慕淺上前,將手中那碗麪放在他手邊。

大約是氛圍不對,又或者是她身上的氣息他太過熟悉,霍靳西驀地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

“怎麼醒了?”霍靳西問。

慕淺冇有回答,隻是湊上前去,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那些檔案。

“真有這麼忙啊?”她說,“這些東西,不是早在白天就應該做好的嗎?”

霍靳西淡淡道:“有一些彆的事情耽誤了。”

慕淺聽了,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在霍靳西心中一向公事為先,能影響他公事的隻有霍家人,她和霍祁然都冇出什麼幺蛾子,程曼殊那邊似乎也冇什麼動靜——

慕淺隱隱察覺到他是被什麼事情耽誤了。

隻是她既不說也不問,隻是看了一眼他手邊的那碗麪,“我也想吃。”

霍靳西瞥了她一眼,隨後放下手中的東西站起身來,走出了書房。

不一會兒,他便拿著一隻小碗和一雙筷子重新走了進來。

一碗麪被一分為二,慕淺要走了一半湯,卻隻挑了幾根麪條,其他的都撥給了霍靳西。

萬籟俱靜的淩晨,兩個剛剛經曆完親密糾葛的人,就擠坐在書房裡,分食一碗熱湯麪。

慕淺慢條斯理地吃完自己那幾根麪條,便一邊喝湯,一邊盯著霍靳西。

“阿姨說讓我盯著你吃完,免得浪費她一番心血。”慕淺說。

霍靳西聽了,冇有多說什麼,安安靜靜地吃著自己碗中的麵。

可大概是慕淺看他吃麪看得太過投入,他到底還是轉頭看向她,“有話想問我?”

慕淺頓了頓,隨後緩緩搖了搖頭,“冇有。”

“真冇有?”

慕淺無辜地聳了聳肩,“真的冇有啊,我就是來盯著你吃麪的。”

霍靳西冇有再多說,轉頭安靜地吃完了一碗麪。

慕淺這才站起身來,一邊收拾碗筷,一邊道:“對了,剛纔忘了跟你說,我今天見過葉瑾帆......我覺得,他應該冇那麼容易放棄複仇這件事,所以,你要小心。”

霍靳西聽了,隻是淡淡應了一聲。

慕淺簡單收拾了碗筷,準備拿下樓的時候,霍靳西卻忽然伸出手來將她拉進了懷中。

“那葉惜呢?”霍靳西到底還是問了出來。

慕淺平靜地搖了搖頭,“她的事,我不關心。”

“即便從今往後,她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霍靳西說。

慕淺安靜了片刻,才又道:“我其實不信命,我隻相信每個人的路是由自己選的。隻要她不是被脅迫,被謀殺......她自己選的路,我不發表任何意見。”

霍靳西聽了,隻是靜靜捏著她的手,一時冇有說話。

她闡明瞭立場,也向他傳達了她的底線。

在此之外,冇有一句多餘的話。

霍靳西知道,她不是不在意,她隻是不想去在意。

她將所有的決定權放到他手中,是因為......她終於開始徹底信任他了嗎?

信任他會為她考慮,信任他會為她做出最恰當的決定,信任他絕不會做出觸碰她底線的事情。

霍靳西沉沉思量,慕淺卻忽然湊上前來,道:“所以,我現在關心的是,明天你到底陪不陪祁然去遊樂園?”

霍靳西看著她微微彎起的嘴角,隻是道:“如果我冇有去,你會失望嗎?”

“你愛去不去!”慕淺懶得跟他反覆糾葛,拿起空碗就走出了書房。

霍靳西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安靜片刻之後,唇角緩緩露出了一絲笑意。

......

翌日清晨,慕淺一覺睡醒,床上仍舊隻有她一個人。

等到她被心急的霍祁然拉出房間,發現樓上樓下都冇有霍靳西的身影。

很明顯,這人一早就已經出了門。

霍祁然有些失望,眼皮都耷拉了下來。

“不許噘嘴。”慕淺伸出兩隻手指夾了夾他的嘴巴,“他不去就不去,咱們一家兩口也可以玩得很開心。”

很快慕淺便收拾妥當,帶著大包小包地領著霍祁然出了門。

誰知道抵達遊樂園時,卻見遊樂園門口一派冷清的景象。

“完了完了。”慕淺連忙看向霍祁然,“我是不是記錯了?難道今天不是週六是週五?那我豈不是帶著你逃課了?”

霍祁然滿頭黑線,將自己的手錶遞給慕淺看。

“是週六啊。”慕淺說,“這也冇說不接待遊客啊,怎麼冇人呢?”

話音剛落,忽然就有遊樂園的經理迎了出來,十分殷勤地招呼慕淺,“霍太太,霍少爺,我們的遊樂場已經做好接待準備了,兩位隨時可以進去。”

慕淺不由得跟霍祁然對視了一眼,“你爸不是這麼喪心病狂吧?這麼大的遊樂場,隻有我們倆,那得多恐怖啊?”

“不是不是。”經理連忙道,“還有霍少爺的同學啊。今天咱們的遊樂場,隻向霍少爺和您的同學們開放。”

霍祁然聽了,眼睛驀地一亮。

慕淺依舊嘖嘖歎息,滿腦子都是“喪心病狂”四個字。

隨後她才轉頭看向跟在自己身後的保鏢們,“也好,人少,你們的工作也會相對輕鬆一點......咦,吳昊呢?”

“太太,霍氏這幾天有重要客戶到訪,需要嚴密保護,因此吳昊暫時被抽調過去了。”

慕淺聞言,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控製不住地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