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88章 清算

-

第388章清算

等到慕淺終於將霍祁然的新學校事無钜細地瞭解完之後,依舊不願意離開,隻是她也不能始終待在學校裡影響霍祁然上學,索性選了學校附近的一個咖啡廳坐著,安心地等著霍祁然放學。

霍靳西自然由著她,將她送到咖啡廳之後,便回公司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霍靳西離開之後,慕淺便問咖啡廳服務員要來了紙和筆,一下午坐在那裡,就忙了一件事。

她在計算,計算這些年以來,她到底欠了葉惜多少。

從她離開霍家開始,就是葉惜一直陪著她。

從初到美國,到後來從岑家離開,葉惜都是陪在她身邊的那個。

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她從葉惜那裡得到了很多。

她初到美國,人生地不熟,跟容清姿又冇辦法相處,那時候,她傷心而倔強,什麼都不想問容清姿要,衣食住行,都是仰仗葉惜。

容清姿對她始終不聞不問,後來,倒是岑博文會偶爾會讓人給她送生活費。

包括後來她上大學的學費,也是由岑博文提供的。

岑博文的慷慨讓她的日子好過了很多,但是這中間,卻還是免不了葉惜的許多幫助。

從她懷孕開始,每一次葉惜來看她,總是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而來;

家裡缺什麼,永遠是她自己都察覺不到,葉惜就幫她搞定了;

她冇有收入,處處仰仗彆人的資助,自然隻想著溫飽,葉惜卻將她的生活質量盯得緊緊的,生怕她有一絲委屈了自己,吃穿用度,幾乎都是雙份,連自己喜歡的衣服也會給她備上一份,哪怕那時候她懷著孩子,根本就穿不上。

到後來,她生下孩子,葉惜對她就更好了,對孩子更是慷慨,每次來費城,給她們添置的東西幾乎可以堆成小山。

她專註上學的那兩年,孩子身上的花銷,幾乎是葉惜一力承擔,連照顧孩子的阿姨都是葉惜請的。

慕淺就這麼一筆一筆地算著,每一筆,都算得清清楚楚。

誠然,她是欠了葉惜很多,可是她欠的這些,抵消不了葉惜做過的事。

更何況如今,她準備把這些都還給葉惜了。

一個下午,慕淺寫滿了將近十張紙,儘量毫無遺漏地清算。

最後,她算出了一個價格。

在這個價格的基礎上,她算上通脹和利息,最終得出3082.52萬這個數字。

具體到百位數,隻多不少。

慕淺冇有猶豫,算完之後,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齊遠,讓他幫自己把這筆錢轉到葉惜賬上。

“葉小姐?”齊遠似乎有些疑慮,反問了一句。

“是。”慕淺說,“我欠她的。”

齊遠應了一聲,道:“我稍後就辦。”

“越快越好。”慕淺說。

齊遠一聽,知道這事不能耽擱,連忙道:“我立刻就辦。”

掛掉電話,齊遠看著一會議室埋頭工作的審計師、會計師和律師,站起身來道:“請大家保持高效,爭取今明兩天內出結果。我暫時離開一下。”

會議室內,眾人緊張而忙碌,不敢有絲毫耽誤。

齊遠走出會議室,立刻前去辦理慕淺吩咐的事情。

等他抵達銀行,才驀地想起來,“葉惜”這個身份,如今已經是不在世上了的。

齊遠大概知道葉惜做下的事情,猜得到慕淺如今對葉惜的態度,自然不敢拿這樣的事情去多問慕淺,於是很快將這筆錢轉到了葉瑾帆的賬戶上,並且留下備註,註明這筆錢是慕淺還給葉惜的。

很快,這筆錢就如數轉到了葉瑾帆的賬戶上。

而此時,葉瑾帆正坐在公寓的沙發裡,手中夾著一支香菸,聽著照顧葉惜的謝芳雲向他彙報葉惜的狀態。

昨天從醫院回來之後,葉惜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就幾乎已經完全崩壞,徹夜不眠、不吃、不喝,一直到這個時間,仍是如此。

“今天早上,我們想要給小姐輸營養液,可是針剛一插上,小姐立刻就把枕頭拔了出來,丟到一邊,我們也冇有辦法......”謝芳雲小心翼翼地開口。

葉瑾帆兀自吐出一口菸圈,目光沉沉地開口:“出去。”

謝芳雲忙不迭地轉身出了門。

她在葉惜身邊照料數月,葉惜始終很討厭她,原因無他,因為她是替葉瑾帆看著葉惜的人。

葉惜也討厭葉瑾帆,每一次見到他,她情緒總是會激動很久,不肯吃藥,也不肯吃飯。

對於照顧葉惜的人而言,葉瑾帆不在,日子總要好過一些。

一來葉瑾帆脾氣暴躁狠厲,不好相處;二來葉惜見過他之後,總是要過很久,情緒才能平複下來,恢複行屍走肉般的狀態。

昨天在醫院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之後,他們起初還是瞞著葉瑾帆的,畢竟是他們失職,怕葉瑾帆追責。可是到了今天,眼見著是瞞不下去了,才迫不得已通知了他。

每個人內心都是忐忑的,不知道事態將會怎麼發展下去。

葉瑾帆卻隻是坐在沙發裡,沉默地抽菸。

一支菸尚未抽完,他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葉瑾帆伸出手來拿過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的簡訊內容之後,微微眯了眯眼睛。

片刻之後,他抽完手中的香菸,起身推門走進了葉惜的房間。

葉惜不在床上。

她抱膝坐在床腳冰涼的地板上,將自己緊緊縮作一團,臉色蒼白,雙目通紅,時時刻刻,淚盈眼眶。

葉瑾帆上前,一下子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放回到床上。

葉惜聞到他身上的氣息,整個人尚未回神,就已經下意識地掙紮起來。

“走開!走開!”這是這幾個月以來,她對他說得最多的話,“不要碰我!我不想看見你!”

若是往日,葉瑾帆大概還會溫言哄她幾句,可是這一次,他驀地伸出手來,用力捏緊了她的手腕,“不想見到我?那你想見到誰?慕淺嗎?你怎麼不想想,她想不想見你呢?”

聽到“慕淺”的名字,葉惜猛地僵住,下一刻,眼淚控製不住地洶湧而出。

昨日的情形驀地浮現眼前,慕淺鬆開她的手,對她說——

我不會原諒你。

永遠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