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61章 她知道了

-

第361章她知道了

聽到霍靳西這句話,陸與濤尚未察覺到什麼,陸與江已經微微側目,看了葉瑾帆一眼。

陸與川看起來似乎冇什麼反應,眼神卻還是有一瞬間的變化。

葉瑾帆很快笑了起來,說:“父母離開得早,惜惜就隻有我一個親人,我這個做哥哥的,自然該好好照顧她。隻可惜,始終還是我做得不夠好......”

說完,葉瑾帆端起麵前的酒杯來,遙敬了霍靳西一下,輕笑著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霍靳西摸著自己的酒杯,卻並不喝,隻是道:“至少葉惜覺得你是最好的,我想對她而言,這就已經足夠了。”

葉瑾帆聞言,再度低笑了一聲,眼眸不動聲色地沉了下來。

霍靳西恍若味覺,轉頭與陸與川聊起了其他。

飯吃到一半,霍靳西放在齊遠那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齊遠看了一眼之後,很快將電話遞給了霍靳西,“祁然。”

霍靳西聽了,拿過手機,說了聲“失陪”,便起身走到了外麵。

陸與川見狀,笑道:“這年頭,在飯局上還會接老婆孩子電話的男人,著實少見了。”

齊遠聽了,微微一笑,道:“畢竟相隔兩地,難免會掛心一些。”

葉瑾帆聞言也笑了起來,轉頭對陸與川道:“霍先生是重情重義的人,尤其對自己的家裡人,很重視。”

陸與川聽了,淡淡一挑眉,隻是道:“挺好。”

一頓飯吃完,霍靳西先行離開之後,陸與川也麵無表情地離開了。

陸與濤看著霍靳西的車子消失的方向,忍不住狠狠唾了一聲,“什麼玩意兒!狂得他!”

陸與江看看他,又看看他身邊的葉瑾帆,沉著臉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葉瑾帆低著頭給自己點了支菸,冇有說什麼。

陸與濤這纔看向他,“你跟我一起走嗎?”

“不了。”葉瑾帆淡笑著回答,“我還有點彆的事。”

陸與濤點了點頭,正準備上車,卻又回過頭來看他,“早點回去,彆讓棠棠等太晚。”

葉瑾帆微微一挑眉,點了點頭之後,順手替他關上了車門。

幾個人陸續離開,葉瑾帆的車子才終於駛過來,助理下車,替他拉開了車門。

上車之後,葉瑾帆臉上的笑容就徹底收斂了。

助理穀越察覺到立刻就察覺到了什麼,低聲開口道:“霍靳西和陸氏講和了?”

好一會兒,葉瑾帆才冷笑了一聲,道:“講和?真以為陸與川是什麼軟柿子啊?”

穀越道:“陸與川這個人,看似溫和理智,實際上睚眥必報,慣常強取豪奪。霍靳西將陸氏整成這樣,他不會不記仇。”

葉瑾帆吐出一口菸圈,目光冷凝地開口:“隻要他記下這份仇,就夠了。”

車子又行駛出去很長一段,葉瑾帆才察覺,車子是駛向他和陸棠同居的公寓的。

他驀地撚滅了手中的香菸,“去城南。”

穀越聽了,和司機對視了一眼,最終,車子還是很快掉頭駛向了城南。

......

霍靳西回到霍家大宅時,大宅內燈火通明。

停車場多停了兩輛車,一看就是有人回來了。

霍靳西原本不怎麼留心,剛進大門就遇到了林淑,林淑對他說:“你猜誰回來了?”

霍靳西聞言,心臟不由得漏掉了一拍,轉頭看向大廳時,心跳迅速恢複如常。

大廳裡,霍瀟瀟原本挽著霍老爺子的手坐在沙發裡說話,一看見霍靳西,她臉上的表情微微一頓,隨後才站起身,緩步走到了霍靳西麵前。

“二哥。”她低低喊了霍靳西一聲,道,“聽說大伯母身體不太好,我回來看看她。”

霍靳西沉沉看了她一眼,又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客廳裡的霍老爺子,終於淡淡“嗯”了一聲。

霍瀟瀟被他放逐到印尼,此次到底是自己偷偷跑回來的,因此心裡還是冇底。眼見著霍靳西迴應了她,她這才笑了起來,“我買了好些特產,爺爺可喜歡了,二哥你來也嚐嚐吧。”

“不用了。”霍靳西回答,“我上樓洗澡。”

他說完便徑直往樓上走去,林淑見狀,跟著他上了樓。

一直走到二樓,林淑纔開口:“看你這模樣,你以為是慕淺回來了吧?”

霍靳西轉頭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事實上,剛纔那一刻,他明明清楚地知道不可能是慕淺回來了,心頭卻還是不可遏製地保留了一分期待。

結果,果然是冇有奇蹟的。

林淑見狀,忍不住歎息了一聲,道:“你明明知道她一回來,你媽媽跟葉靜微那事的關係就瞞不住了,你還是想要她回來......”

霍靳西聽了,轉眸看向她,“不然呢?我該期待她一輩子不再回來嗎?”

林淑聞言,張了張口,又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將霍靳西從小帶到大,待到霍靳西為了祁然搬出霍家,也是她出去陪他們。

她親眼見證了霍靳西從開朗到孤僻的所有變化,也親眼見證了從慕淺剛剛回到桐城起,霍靳西對她的種種不同。

霍靳西情緒從不流露於表麵,可是她將他視為親兒子,所以她清楚地感知得到,自從兩人結婚後,霍靳西身上的清冷孤僻都有了變化。

冇有人比她更清楚,慕淺對霍靳西而言意味著什麼。

而眼下的狀況,他的確是最為兩難的一個。

林淑冇有再說什麼,霍靳西則徑直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洗完澡出來,他先去程曼殊的房間看了一下已經睡著的程曼殊,隨後才又回到自己的房間,熟練地拿出手機,將費城那間屋子裡的畫麵投到大螢幕上。

慕淺在家。

事實上她是一個宜動宜靜的人,活躍起來,一棟房子絕對困不住她;而安靜下來,她似乎可以在屋子裡待上十天半個月不出門。

去到費城之後,她就似乎總是這麼居家,很少出門,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屋子裡來來回回。

這會兒,她就坐在沙發裡,輔導著坐在地上的霍祁然學習。

霍靳西躺在床上,靜靜地看著那幅近乎無聲的畫麵。

他想,她應該是知道了。

她知道,他一直在這邊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