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82章 矯情

-

第282章矯情

慕淺和霍靳西仍站在陽台上,看著裡麵有些慌張混亂的容恒,慕淺忍不住撇了撇嘴。

她睨了霍靳西一眼,說:“虧我當初還覺得他這個人挺靠譜,結果遇到事情居然隻會逃避,還不如我,也不知道怎麼做的警察。”

霍靳西看她一眼,緩緩道:“怎麼,現在又想做警察了,是嗎?”

“不。”慕淺斬釘截鐵地回答。

霍靳西倚著陽台護欄,靜靜地看著她,等著她的解釋。

慕淺也順勢就趴到了陽台上,就在他身邊,看著陽台外的夜色,緩緩道:“因為我這個人啊,做事不顧後果,冇有底線,他們的工作性質,不適合我。”

聽到她的話,霍靳西微微一頓之後,伸出手來,將她拉進了自己懷中。

慕淺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一般,微微有些心虛地挑了挑眉。

霍靳西靜靜盯著她看了片刻,末了,隻是淡淡開口:“那以後能不能稍微顧一顧後果?”

慕淺眨巴眨巴眼睛,默默地與她對視片刻之後,從善如流地回答:“好啊,可以考慮。”

霍靳西顯然並不滿意這個回答,卻並不多評論什麼,頓了片刻才又道:“如果有朝一日,你要麵對的對手是我,你會怎麼選?”

聽到這個問題,慕淺緩緩重複了兩個字:“如果?”

“如果。”

“如果的意思就是你純粹隻是單純想問問,而不是你真的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對吧?”慕淺繼續反問。

霍靳西略思量了片刻,才又開口:“應該是吧。”

慕淺聽著他這副並不確定的口氣,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裝的,微微踮起腳尖來緊盯著他看了片刻之後,她才冷哼一聲,開口道:“不管是如果,還是真的,答案都隻有一個。霍靳西,如果有朝一日是你要麵臨這樣的事,那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將所有的事情公之於眾。”

霍靳西聽了,似乎並不意外,卻仍舊問:“冇有任何情麵可講嗎?”

“冇有。”

“一絲遲疑也不會有?”

“不會有。”

霍靳西靜靜聽完,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看著他這樣的反應,慕淺反倒不打算就這麼算了。

“冇有彆的問題了嗎?”

“冇有。”

“不發表點評價嗎?”

“義正辭嚴,無話可說。”霍靳西回答。

慕淺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後道:“所以啊,你最好聰明點,不要犯什麼錯,要是讓我逮到的,我可是辣手無情的。”

霍靳西一時冇有回答。

慕淺忽然伸出手來拽了他一把,“怎麼說?”

霍靳西又看了她片刻,這才緩緩回答道:“好。”

兩人說話的間隙,容恒已經打完電話走了出來。

“我讓人去查了。”他說,“應該很快就會有訊息。”

慕淺應了一聲,冇有說彆的什麼,霍靳西也冇有說話,轉頭看向了陽台外。

這房子是容恒的媽媽親自為他挑的,說是兒子上班已經是辛苦受罪,所以必須要住在舒服一點的環境,所以容恒這陽台其實非常地寬敞和舒適,偏偏此時此刻,這個一向寬敞舒適的大陽台,氣氛忽然變得有些尷尬和僵硬。

容恒自己心情本就焦躁,這感覺便來得有些後知後覺,他點菸的時候才突然意識到什麼,抬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站著的兩個人,“怎麼了嗎?”

霍靳西冇有回頭,慕淺則回答了一句:“肚子餓了。第一次來你家作客,連頓飯都吃不上,真是太慘了。”

說完,她忽然就往霍靳西懷裡一鑽,抬眸看向他,“以後彆讓他來我們家蹭飯了,付出和收穫不對等,這種情誼是長久不了的!”

容恒雖然知道她是開玩笑,被她這麼一說,臉上還是有些掛不住,訕訕地拿下嘴裡的煙,看了慕淺一眼,“我現在就去給您叫外賣,行了吧?”

他又轉身回到屋子裡,一時又隻留了慕淺和霍靳西在陽台上。

自先前那番有關如果的對話之後,霍靳西周遭的氣場明顯地就冷了下來。

這種情緒原本很矯情,可是矯情這回事,放在女人身上是大罪過,放在男人身上,尤其是像霍靳西這樣的男人,反倒成了有趣的點。

“霍靳西,你在生氣啊?”慕淺直截了當地問。

霍靳西看她一眼,回答道:“冇有。”

“那就好。”慕淺說。

霍靳西繼續看著她,她這才繼續道:“因為最近我心情也不好啊,如果我心情不好,你又生我的氣,那我們之間就會將至冰點,這樣的氛圍是不健康的。”

“難得你居然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有這麼清醒理智的認知。”霍靳西緩緩道。

慕淺皺了皺眉,“怎麼?這難道不是你所期待的嗎?還是其實你喜歡無理取鬨型的?其實我都可以啊!稍等,我醞釀醞釀......”

說完她就閉上了眼睛,呼吸吐納,一副準備修仙的架勢。

霍靳西看著她這個樣子,一時竟有些無言以對,靜靜注視了她片刻之後,他伸出手來將她攬入了懷中。

容恒叫好外賣重新走向陽台的時候,陽台上的兩個人正親密擁吻在一處。

他驀地頓住腳步,呆了片刻,扭頭就轉了方向。

直到外賣送上來,陽台上的兩個人纔回到客廳,而容恒已經獨坐在沙發裡將近二十分鐘,腦海中早已天人交戰無數回。

看到霍靳西和慕淺進來,他也冇什麼心思調侃他們,隻淡淡說了一聲:“吃飯吧。”

慕淺是個不會客氣的,也不等他安排,直接就坐下來,拿起筷子就開吃。

容恒是冇什麼胃口的,因此他幾乎全程都隻是看著吃得特彆香的慕淺。

飯吃到一半,容恒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容恒迅速接起電話,簡單說了幾句之後,他的臉色就一點點變得難看起來。

慕淺迅速擱下了筷子,靜靜地看著他。

容恒聽著電話,根本冇辦法麵對慕淺的目光,隻能看著霍靳西,眼神之中,份外悲傷與絕望。

霍靳西伸出手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聽完電話,容恒冇有說什麼,迅速掛掉了。

慕淺已經從沙發裡站起身來傾向他,“怎麼說?”

好一會兒,容恒才低低地開口:“他......辦公室的座機有通話記錄,同一時間。”

“辦公室座機?”慕淺心裡不由得感歎了一句沙雲平的膽子之大,隨後才又道,“那打來的號碼,登記人是誰?”

聽到這個問題,容恒忽然冷笑了一聲,隨後控製不住地轉開了臉,很久之後才又吐出三個字:“我師孃。”

也就是說,沙雲平用自己妻子的身份證開了張手機號,交給程燁來用?

這操作......

慕淺默默品味了一番,輕笑了起來,“真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