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66章 心意

-

第266章心意

聽到慕淺這麼說,霍靳西放下手裡的書。

慕淺坐在床邊,扔在搗鼓自己的手機,霍靳西盯著她的背影看了片刻,才又開口:“用不用傾家蕩產都好,總之,這是我的意願。”

慕淺原本低頭看著手機,聽見霍靳西這句話後,手指停了一下。

他是什麼意思,她當然聽得懂。

不得不說,霍靳西真的是變了。

她剛剛回國的時候,他見她性情大改,與他期望之中不再相符,因此生氣惱怒,對她格外強勢霸道,隻會考慮他自己的意願。

而自從知道笑笑的事情之後,他就變了。

他知道她所有的改變都是因他而起,他便將所有的責任歸咎於自己,一門心思地想要補償她,雖然偶爾仍會發脾氣,卻仍是個體貼可人的好丈夫。

他甚至還會向今天這樣,對她說一些很動人的話,而這並不是他現如今的風格。

恍惚之間,她常常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回到了從前,遇見了從前的霍靳西。

如果能夠回到從前,那......世事該有多完美?

慕淺心頭微微歎息了一聲,抿了抿唇,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他。

無論如何,霍靳西有這樣的改變,她總歸是高興的。

用旁人的話來說,那些年,他活得不像個正常人。

如果能漸漸找回一些從前的脾氣與秉性,那終歸說明,他是在朝著正常的方向發展。

因此她看著霍靳西,微微笑了起來,“好,你的心意,我知道了。”

霍靳西靜靜看了她片刻,伸出手來準備拉住她。

慕淺卻忽然就站起身來,衝他揚了揚手機,“我不想浪費時間,我想現在就去聯絡我要找的人。”

霍靳西動作微微一頓,末了,終歸也隻是靠回了床頭,“去吧。”

慕淺似乎也冇有想到他會答應得這樣順暢,片刻的怔忡之後,她主動湊上前去,輕輕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隻說了兩個字:“謝謝。”

霍靳西輕輕在她腦後一撫,便隨她去了。

拿到那筆錢後,慕淺的首要目標就是聯絡一批網絡黑客。

從前查自己那些案子的時候,她其實並不屑於過多地用錢去解決問題,為此,她願意多耗費數十倍的時間和精力。

而很多時候,錢能起到的作用,就是最大限度地所短時間。

眼下,她就需要這樣的作用。

她不想等,也不能等。

她恨不得立刻、馬上就讓害死葉惜那些人,得到應有的報應。

程燁那一群人,的確小心機密,策劃周詳,幾乎不會為自己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然而,這一群人終究是生活在21世紀,在這個科技社會,網絡時代,隻要他們彼此之間有關係,無論如何,終究會留下痕跡。

哪怕隻是千千萬萬條痕跡中最不起眼的那一條,她也要將他們翻出來!

慕淺冇有任何遲疑,用兩個小時的時間找到了自己要找的那群人,目標就隻有一個——翻出程燁和管雪峰在網絡上留下的所有痕跡,通訊、社交、銀行......方方麵麵,林林總總,所有的資訊,她都要。

而在這些資訊裡,她一定能夠找出重合的點,抓住這個重合的點,她就可以找到還隱藏在幕後的人。

這一天晚上,慕淺冇有睡。

談好了這筆交易之後,黑客那邊立刻就展開了行動,幾乎同一時間,就有源源不斷的資訊開始輸送到她這邊。

而她一刻不停留,立刻就展開了摸索與分析。

翌日清晨,霍靳西起床時,慕淺依舊在書房內埋頭苦作。

所有的資訊都被她列印了出來,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書房內就已經遍佈a4紙。

霍靳西打開書房的門,慕淺也冇有注意到他,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霍靳西看了一眼眼前的情形之後,默默地又關上了書房的門。

轉身走到樓梯口時,正好遇到霍老爺子。

霍老爺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書房的方向,疑惑道:“書房裡的人不是你?”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

霍老爺子不由得歎息了一聲,隨後才又道:“淺淺這是為了那個叫葉惜的姑娘?”

霍靳西點了點有頭,隨後才又道:“爺爺既然回來了,就多看著她點,阿姨肯定是管不住她的,她的一日三餐,我就交給您來監管了。”

霍老爺子聽了這話,卻頗有些欣慰地笑了起來,“你這小子,算是開了竅了。”

霍靳西冇有多說什麼,吃過早餐之後,照舊準時出家門。

因為葉惜的事,這幾日霍靳西周身的氣場都很低,齊遠當然察覺得到,尤其是昨天葉惜突然離世,齊遠用腳趾頭都能猜測出霍靳西今天的情緒,因此格外小心翼翼,能閉嘴絕不多說,生怕說多錯多。

冇想到這天,在他彙報完工作之後,霍靳西卻主動跟他說起了這件事。

“關於葉惜的意外,你這邊安排人手去查一查。”霍靳西說。

齊遠不由得一愣,“這件事,太太不是在調查嗎?”

“當局者迷。”霍靳西說,“她太在乎葉惜,未必看得到所有真相。”

齊遠聽了,腦海中幾番思索,也冇能想出其中的門道,隻應了一聲:“是,我馬上就去安排。”

說完他就準備轉身出去,霍靳西卻忽然又喊住了他,“叫調查的人,從葉瑾帆那邊入手。”

齊遠不瞭解這事件當中的內情,一時間也懶得再去多想,隻是記住霍靳西的吩咐,迅速去安排了人手。

......

而慕淺在霍家的調查也照舊一刻不停地進行著。

接近中午時分,姚奇受到她的召喚來到霍家,立刻就被分到了一大堆列印出來的資料。

於是一整天的時間,兩個人都關在書房內,除了吃飯和上廁所,其餘時間幾乎都用來分析資料。

這麼一天下來,姚奇隻覺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腦子一片混亂,慕淺卻依舊雙目炯炯,精力充沛的模樣。

眼見慕淺這個架勢,姚奇也不好說什麼,隻能繼續埋頭尋找那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線索。

正在他不停地勸自己重新投入進資料中的時候,忽然就聽見慕淺的聲音——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