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02章 我願意

-

第202章我願意

對於慕淺來說,她少女時代做過最美好的一個夢,就是關於霍靳西。

在那個夢裡,曾經無數次出現類似的場景,隻有他和她。

曾經,那個夢很真實,真實到彷彿她已經觸碰到,隻需要張開手臂,就能夠將這個擁入懷抱。

可是不等她張開手,夢就已經醒了。

那樣的清醒不堪回首,於是她不再做夢。

可是此時此刻,年少時反覆縈繞的夢境,忽然就這樣真實地出現在眼前。

跨越了時間,跨越了劇變,跨越了新生。

這個夢,如此頑固地盤踞在她的人生之中,終究避無可避。

哪怕她早已不是七年前那個少女,卻還是會忍不住為她感歎——

看啊,那是你的夢。

你夢裡的那個人,終究還是來了。

雖然遲了這麼多年,可他終究還是來了。

霍老爺子挽著慕淺的手臂,一步步走上前,一直走到霍靳西麵前,霍老爺子纔將慕淺的手交到了霍靳西手中,笑著道:“靳西,爺爺把淺淺交給你了。”

慕淺轉頭看著霍老爺子,輕輕笑了起來。

曾經,她不敢想象婚禮,是因為冇有人可以取代父親的位置,挽著她的手進教堂。

可是如今,霍老爺子以爺爺的身份陪著她走完這段路,臂彎之中,同樣是可靠而熨帖的溫度。

曾經那些支離破碎的夢,終於一點點重新拚湊起來,營造一出完美的童話。

霍靳西接過慕淺的手,緊握在手心。

她的手很涼,彷彿冇有一絲溫度,他用力將那隻冰涼的手攥在手心許久,目光始終沉靜落於慕淺的臉上。

旁邊有人小聲地提醒:“霍先生,該入場了。”

可是霍靳西卻冇有動。

他仍舊隻是看著慕淺,哪怕明明她也看著他,他卻固執地在等待一個迴應。

周圍的工作人員都有些莫名其妙,霍老爺子站在旁邊,看著這樣的情形,也覺得有些古怪,低低喊了一聲:“靳西?淺淺?”

聽到這聲低喊,慕淺看著霍靳西,低低開口:“你現在後悔啊?那可晚了。”

隔著頭紗,她麵容模糊,臉上的笑容也有些飄渺,霍靳西不由得將她的手握得更緊了一些,舉至唇邊,輕輕吹了口氣。

天氣寒涼,他握著她的手許久,又吹了這口氣,似乎才終於傳遞給她一絲溫暖。

慕淺似乎這才意識到他的用意,緩緩垂眸一笑,主動將手伸進了他的臂彎。

神聖的《婚禮進行曲》樂章中,兩人攜手步入最神聖的殿堂。

牧師等待於神台,觀禮賓客儘數安靜凝目,三對伴郎伴娘分立於兩側,迎接著兩人的攜手到來。

慕淺迤邐的婚紗後,霍祁然和一個年齡相仿的小姑娘擔任花童,宛若縮小版的新郎與新娘。

一切莊嚴而肅穆,那是婚姻原本該有的模樣。

慕淺的一顆心,終於在這神聖的氛圍中一點點地沉靜下來。

她聽見霍靳西說,我願意。

她垂眸淺笑,說出了同樣的三個字。

霍靳西將戒指套到她的無名指上。

她亦然。

霍靳西撩開她的頭紗,低頭輕輕吻住了她。

滿堂賓客掌聲齊鳴,她睜開眼睛,目光盈盈,瀲灩動人。

霍靳西忽然將她擁緊,吻得更加深入。

滿堂賓客矚目,有人真心祝福,有人冷眼旁觀,有人滿心提防。

樁樁件件,皆掩於滿室甜蜜之中。

......

婚禮之後,慕淺整個人便幾乎快要虛脫了。

她長久以來活得灑脫,許久冇有這樣端正緊繃的時刻,再加上昨晚睡眠不足,結束之後難免疲倦,偏偏之後還有一場盛大的婚宴,婚宴過後還有舞會——慕淺覺得,這結婚就是奔著讓人崩潰去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下來的,隻知道回到房間之後一頭栽倒在床上,直接就失去了知覺。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恢複知覺的時候,就隻覺得熱。

她隻以為是自己被子蓋得太厚,下意識伸出腳來去踹的時候,才感知到另一個熱源體。

慕淺一下子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看見了霍靳西。

他應該是才從晚宴上回來,也不知喝了多少酒,眼睛都有些泛紅了,一雙眸子卻亮得嚇人。

他低頭吻著她,將她喚醒之後,便毫不猶豫地開始脫自己的領帶和襯衣。

“霍靳西......”慕淺累到冇有力氣推開他,可是如果不推開他,隻怕會麵臨無窮無儘的折磨,於是她隻能軟軟地求他,“折騰了一天,你不累嗎?我給你放熱水,你洗個澡,好好睡一覺,好不好?”

“求饒?”縱使喝了那麼多酒,霍靳西神智卻依然是清醒的,他盯著慕淺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來,“不是你的風格。”

慕淺太久冇看見他笑過,一瞬間有些恍惚,愣了一會兒纔開口:“我真的累了嘛......”

“你要是有遠見,早晨那會兒就不該招惹我。”霍靳西說著,便將她的手含進了口中。

慕淺驀地想起早晨他從自己房間離開的時候她衝他做的那個手勢——

那時候霍靳西隻回了她三個字:晚上吧。

晚上......那不就是現在?

慕淺被他緊緊壓著,隻能欲哭無淚——

她從來擅長給人挖坑,可是麵對著霍靳西時,得到的卻總是玉石俱焚的下場。

或許這就是命,逃不脫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