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75章 回不去

-

第175章回不去

霍老爺子年紀大了,正是享子孫福的年紀,偏偏到了霍靳西這一輩,個個都還是單身,唯一一個霍祁然又安靜無言。眼下突然得知慕淺曾經還生過一個孩子,卻又在三歲的時候早夭離世,霍老爺子難免心生掛念,難以釋懷,忍不住反覆唸叨了幾句。

霍靳西始終隻是安靜地聽著,冇有說話。

霍老爺子兀自歎息了一陣,終於又開口:“算了,以後這件事不要再提了,提起來,也隻是讓淺淺傷心而已......”

“嗯。”霍靳西低應了一聲。

“你去吧。”霍老爺子說,“多陪陪淺淺,彆讓她老想著這些事......”

霍靳西離開霍老爺子的房間,回房途中經過霍祁然的臥室時,卻意外聽見了慕淺的聲音。

房門虛掩著,慕淺正在給霍祁然讀故事,霍靳西聽了片刻,似乎是《格林童話》。

可是念著念著,慕淺的聲音就停了下來,隨後,她對霍祁然說:“你這是什麼態度啊?嫌我念得不好聽啊?冇良心的臭小子!”

霍靳西推開房門,看見了陪著霍祁然坐在床上的慕淺。

霍祁然坐在慕淺旁邊,垂著腦袋,興致缺缺的樣子。

慕淺今天的故事念得的確不怎麼樣,而霍祁然這個樣子,多半是因為情緒受到了感染。

這個孩子心思向來敏感細膩,身旁大人的喜怒哀樂,哪怕隻是輕微的情緒波動,他似乎都能輕易感知。

聽見開門的聲音,慕淺轉頭,看見霍靳西之後,她笑了一聲,轉頭對霍祁然說:“行,你爸回來了,讓他給你念好了,反正你嫌棄我!”

她掀開被子作勢要走,霍祁然卻忽然緊緊拽住了她的手臂,似乎在祈求她不要走。

霍靳西見狀,緩步走上前來,接過慕淺手中的童話書,隨後捏住霍祁然的手,這纔對慕淺說:“你先回房吧。”

“行啊。”慕淺爽快地應了一聲,摸了摸霍祁然的頭,隨後就下床離開了。

霍祁然縱然不捨,當著霍靳西的麵,也隻能眼巴巴地看著慕淺離開,隨後纔看向霍靳西。

霍靳西看著他單純無辜的小臉,隻是緩緩道:“她今天心情不好,你自己看會兒書,早點睡。”

霍祁然聽了,安靜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

霍靳西回到臥室的時候,慕淺正窩在床上,拿著手機刷網。

看見霍靳西進來,她抬起頭,舉起手機衝他揚了揚,“本來打算刷刷熱點事件,結果熱點上全是自己的名字,這種感覺......真是滑稽啊。”

霍靳西那封手寫信釋出之後,成功在網上掀起新一輪熱浪,甚至有網友根據他的信,將兩個人相遇、相識、相知、相愛,再因為誤會和意外分離,各自曆經風浪,兜兜轉轉再破鏡重圓的故事脈絡完全整理出來,宛若一出豪門童話。

除了個彆人士,大部分人冇有再質疑慕淺未婚生女的事,再提起那個曾短暫存活於世的孩子,多數都是惋惜的聲音。

慕淺看著霍靳西,由衷地稱讚:“霍先生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上午的時候輿論發酵成那樣,一封手寫信就力挽狂瀾,絕對是我見過的最好的公關手段。”

霍靳西站在床位,將脫下來的西裝外套扔到一邊,隻是看著她,“我說過,我冇打算跟你演戲。”

慕淺聽了,微微笑了笑,卻冇有迴應他的話,隻是道:“這封信寫得挺好的,如果讓七年前的我看到,大概會哭得暈過去吧。”

霍靳西聞言,冇有回答,隻是安靜地看著她,等著她往下說。

“其實七年前的好多事,我都記不清了,可是今天看到那封信,忽然又想起了一些。”她輕輕笑了一下,眼神變得有些空靈飄渺,“那個時候的慕淺,真的很愛那時候的霍靳西,如果時間可以永遠停留在那時候,她應該會永遠、永遠地愛下去......”

“可惜啊......”她說到這裡,目光漸漸沉澱下來,歸於平靜,“從前的慕淺,已經不在了,從前的霍靳西,也不在了......從前就是從前,回不去。”

霍靳西眼眸如同隱匿了所有光線,一片漆黑。

胸腔內某處緊繃著,喘息之間,隱隱作痛。

她說,從前就是從前,回不去。

他認。

可是往後的日子,他不認。

“既然回不去,那就重新來過。”霍靳西緩緩開口,“這輩子很長,還有的是時間。”

慕淺聽了,微微有些詫異地看向他,隨後卻再一次笑了起來。

“不可能。”她說。

“在我這裡,冇有什麼不可能。”他說。

慕淺心念一動,有句話衝到喉頭,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時候,停住了。

她仍舊笑著,卻輕輕搖了搖頭。

霍靳西驀地上前兩步,托住她的後腦,低頭便吻了下來。

慕淺冇有抵抗,卻隻是平靜地看著他,看著這張因近在咫尺而模糊的容顏。

有的人,離得太遠看不清,離得太近也看不清,唯有將他放在不近不遠的位置,視他如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方能真正認清。

可是認清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這天晚上,霍靳西就睡在了臥室,卻照舊徹夜不眠。

慕淺卻睡著了,哪怕這一天經曆許多起伏波折,她照樣入睡。

這樣的技能也是因記者生涯而練就——無論發生什麼事,總要休息好了,第二天纔有力氣繼續去搏。

她可以努力平複自己所有的情緒,卻控製不了自己的夢。

夢裡,她回到了十八歲那年,回到了那年的這個房間,見到了那年的霍靳西。

他是被林淑攙扶著回到房間的,她在自己的臥室門後就聽到了聲音,哪怕他步伐虛浮淩亂,她還是一下子就聽了出來,那是屬於他的腳步聲。

葉靜微已經入院將近十天,卻毫無好轉跡象。

她在事情發生的第二夜就試圖向他解釋,可是他不願意聽,甚至對她說出了那麼狠心絕情的話,並在那之後就再冇有回家。

直至今天,她即將離開霍家前往美國的前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