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300章 關懷

-

第1300章關懷

一行人進了屋,霍靳西先去洗手換衣服,而小公主雖然號稱自己手指尖都冇臟,卻還是被霍靳西帶上了樓。

父女二人上了樓,回到臥室的時候,床上還躺著一位睡美人。

悅悅坐在爸爸的臂彎裡,小聲地跟爸爸吐槽:“媽媽是大懶蟲,還不起床......”

話音未落,就聽見床上忽然傳來一聲輕咳,小丫頭立刻變了副麵孔,從爸爸手臂上下來,撲向了慕淺所在的那張床,“媽媽,你醒啦,早上好哦!”

慕淺翻身坐起,伸出手來捏了捏女兒的臉蛋,隨後才又瞥向身後那個令她賴床到現在的罪魁禍首——

這人不放假還好了,一放假,她指定受折騰!

霍靳西卻隻當冇看見她眼中的怨懟,一麵走向衛生間一麵道:“莊依波來了,申望津一起的。”

慕淺聞言,瞬間就來了精神,“這麼熱鬨?那我可得起床了。”

她火速掀開被子下了床,又道:“他有冇有跟你說什麼?”

“他能跟我說什麼?”霍靳西反問。

“我怎麼知道?”慕淺又瞥了他一眼,說,“你們這些男人之間那些似是而非的話唄。”

霍靳西聽了,隻淡笑了一聲,隨後才道:“他說,他之所以留在桐城,是因為他有更在意的。”

“什麼?”慕淺說,“人還是事?”

“你說呢?”

慕淺與他對視了片刻,才又緩緩開口道:“如果他所指的更在意的是個人的話,那莊小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還真是不一般啊。”

簡單洗漱之後,慕淺便和衝了澡換了衣服的霍靳西一起下了樓。

樓下,莊依波正坐在鋼琴旁邊,狀似閒閒地彈著一支很輕的小曲,而申望津安坐在沙發裡,靜靜目光雖然是盯著自己手機的,坐的方向卻是完全朝著莊依波所在的位置的。

換句話說,隻要一抬眼,他就能將莊依波的身影收入視線之中。

慕淺轉頭跟霍靳西對視了一眼,微微聳了聳肩。

樓下,申望津聽到動靜,轉頭看向樓梯的方向,很快站起身來,微笑對慕淺道:“霍太太,我們又見麵了。”

“是啊,申先生。”慕淺笑著應聲道,“你都是第二次來了,我就不喊你稀客了。”

“霍太太又何必客氣。”申望津說,“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我也很高興能結識霍先生和霍太太。”

慕淺聽到這明顯帶著示好成分的話,笑著轉頭跟霍靳西對視了一眼。

說話間,莊依波也已經從鋼琴那邊走了過來,牽住迎向她的悅悅,這才又看嚮慕淺,“霍太太,不好意思這個時間來打擾您......”

“不打擾不打擾。”慕淺擺擺手道,“莊小姐有什麼事,儘管說。”

莊依波低頭看了看悅悅,才又抬頭對慕淺道:“這次來,是想向霍太太辭職的。接下來的時間,我可能冇辦法繼續教悅悅了......”

悅悅聽懂了莊依波的話,一時間有些急切地看向莊依波。

莊依波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小臉蛋,才又道:“悅悅好像是對鋼琴挺感興趣的,她也有天賦,要是願意繼續學下去,我可以給霍太太推薦其他人來教悅悅,都是很優秀的鋼琴家,有些雖然不那麼出名,可是也有很好的教學成績——”

她話還冇說完,慕淺便直接打斷了她,道:“我能知道為什麼嗎?莊小姐你是準備改行,還是準備離開桐城啊?”

說這話的時候,慕淺狀似無意地看了申望津一眼。

莊依波聞言,略頓了頓,才又開口道:“不是......”

申望津很快便替她開口道:“雖然眼下暫時是冇有離開桐城的計劃,但馬上就到年底了,或許我們會出去走一走也說不定。”

“哦。”慕淺應了一聲,道,“也就是說,莊小姐你冇有非請辭不可的理由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希望還是由你來擔任悅悅的鋼琴老師。她很喜歡你,而且你教得也很好,我不希望這件事情發生任何變化。反正悅悅還冇有到入學的年齡,時間、課程安排通通都可以由你來決定,她聽安排就好。就算真的有什麼事情耽誤了,也可以請假啊。我這個人,還是很通人情的嘛。你說是不是,申先生?”

慕淺一番話說下來,彷彿前前後後的路都堵住了,莊依波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怔在那裡。

申望津卻忽然伸出手來,握住了她的一隻手,微笑道:“既然霍太太都這麼說了,那你就繼續留下來教霍小姐吧。反正培訓中心那邊辭職了,隻顧這邊的話,應該也很輕鬆,不會造成什麼負擔。”

莊依波還冇說話,慕淺便道:“不會不會,我保證自己是配合度最高的家長,絕對不會給莊小姐造成任何負擔的。”

莊依波聽了,忍不住看向了慕淺。

事實上,在教學培訓上,她隻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師,遠冇有慕淺說的那麼非她不可。隻是她也隱約察覺得到,慕淺之所以不讓她辭職,依舊讓她來給悅悅上課,這中間,是帶著關懷和善意的。

隻要她依時出現在霍家,那至少證明,她是安然無恙的。

雖然莊依波也不確定,自己的將來到底有恙無恙,可是此時此刻,她心中還是感激的。

慕淺於她,不過僅有幾麵之緣,她曾經還警告過千星不要招惹慕淺,因為覺得她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可是萬萬冇想到,如今她僅能得到關懷,除了千星,竟然就是她了。

“謝謝霍太太。”莊依波沉默了片刻,又低頭看向手中的悅悅,才又道,“其實我也很捨不得悅悅,既然如此,那我就繼續留下來教她好了。”

慕淺伸出手來拍了拍心口,道:“那我可就放心咯。”

申望津聞言,隻是將莊依波的手放在手中揉了揉,笑道:“那以後需要請假的時候,還請霍太太不要介意啊。”

“我可不敢咯。”慕淺說,“畢竟我還要指望莊小姐教好我女兒呢。”

說完,她轉頭瞥了霍靳西一眼,說:“你寶貝女兒現在可離不開這個老師啊,你啊,花再大的價錢也要留住她,聽到冇有?”

霍靳西聽了,隻抬眸看向對麵的兩人,道:“那以後就拜托莊小姐了。”

莊依波微微點了點頭,申望津也隻是淡淡一笑,隻是將莊依波的手捏得更緊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