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79章 吃飯

-

第1279章吃飯

如同一口涼氣驟然深入肺腑,莊依波猛地回過神來,下意識就想要逃離開那個聲音之際,身後卻有一隻手伸出來,拉住了她。

那隻手很涼。

一直以來,他的手都很涼,隻是這一次,似乎格外涼了一些。

莊依波彷彿被這溫度驚到,猛地甩開他的手,有些艱難地退開兩三步,緊抱住自己的手臂,這才終於又一次看向了自己麵前站著的這個男人,目光清冷防備到了極致。

時隔兩年多,申望津和她印象中已經大不相同了。

事實上,她原本也不瞭解這個男人,甚至嫁到申家的那幾個月,兩個人也不過是見過幾次麵。

那個時候,她雖然對這段婚姻滿是絕望,卻還是會乖乖巧巧地喊他一聲:“大哥。”

而現在,她幾乎都已經要忘記那段噩夢一樣的日子了,這個男人卻忽然又一次出現在了她麵前。

他比從前蒼白消瘦了許多,連臉頰都凹陷不少,卻更突出了眉目的幽深。

從前見過他的人,都會覺得他是個溫潤君子,因為他生著一雙笑眼,看上去清俊和善。

而隻有瞭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何等心狠手辣的惡魔。

莊依波恰巧是瞭解他的那一個。

因此此時此刻,她在他眼中看到的,隻有更勝從前的陰鷙。

可是在申望津眼中,她卻是一如從前,依舊是緊張的、僵硬的、防備的。整個人也彷彿冇有絲毫變化,彷彿依舊是當年初見時的模樣,白皙的麵容、清潤的雙眸、修長的天鵝頸、不盈一握的腰身——

如果非要說有什麼變化,那大概就是她的氣色好了許多,可見這兩年,日子應該過得挺舒心。

隻可惜,那點好氣色,早在看見他的時候,就化作了蒼白與震驚。

申望津再次朝她伸出手,莊依波卻再度退開了一些。

她是害怕的,卻也是冷靜的。

她知道自己逃不了,所以冇有做什麼無謂的掙紮。

她用儘自己全身的力氣看著他,緩緩開口道:“你叫人帶我來做什麼?”

聽見這個問題,申望津緩緩笑了起來,隨後,他再度朝她走近了兩步。

莊依波還想退,卻忽然被他握住胳膊,緊接著就被他拉到了麵前。

她幾乎是死死咬著牙,才讓自己冇有發出聲音,隻是看著他的眼神,清冷之中,隱隱帶著顫栗。

申望津迎著她的目光,靜靜與她對視了片刻之後,忽然再度低笑了一聲,道:“來餐廳自然是為了吃飯,否則,你以為是為什麼?”

“我不吃。”莊依波說,“我約了人,請你讓我走。”

聞言,申望津眼眸微微一黯,隨後依舊慢條斯理地道:“約了誰?男朋友?你們培訓中心那個鋼琴老師?”

聽到這句話,莊依波赫然變了臉色。

“他對你倒是殷勤得很,隻是不知道這樣的殷勤,經不經得起考驗?”申望津仍舊是微笑著看著她,平靜地開口道。

“他不是我男朋友!”莊依波終於剋製不住地喊出聲來,“我們隻是同事關係,申望津,你不要亂來!”

這似乎是她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申望津聽了,唇角的笑意隱隱加深了些許。

“是嗎?”他淡淡道,“不是那就最好了,坐下吃飯吧。”

莊依波卻依舊隻覺得膽顫心驚。

剛纔他突然提及跟她共事的那位鋼琴老師,一瞬間就讓她想起了從前霍靳北的經曆。而如果因為她的關係,讓那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她一定會瘋掉。

偏偏眼前的這個男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莊依波恐懼著,害怕著,還冇來得及完全回過神來,就已經被他拉著走到了餐桌旁邊。

他是牽著她的手的,並冇有用太大的力氣,平靜而輕柔。

可是當莊依波的視線落到兩個人的手上時,一股新的恐懼,卻再一次襲上心頭。

她還冇來得及掙開他,申望津先鬆開了她,替她拉開了旁邊的椅子,“坐。”

莊依波呆立許久,終究還是有些僵硬地坐了下來。

申望津似乎很滿意她這樣的表現,轉身走到了自己先前坐著的位置上。

條桌很長,將兩個人的距離拉得有些遠,也正是這距離給了莊依波喘息的機會。

很快有侍者進來為兩人擺放餐具,莊依波靜靜看著自己麵前的那些刀刀叉叉,許久之後,才終於又一次抬起頭來看向申望津,道:“是不是吃完這頓飯,我就可以走了?”

聞言,申望津淡淡笑了起來,道:“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