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56章 要緊事

-

第1256章要緊事

陽光尚未現身的夏日晨間,本是溫涼舒爽的溫度,顧傾爾卻生生地出了一身汗。

傅城予一手托著她的臉,一手勾著她的腰,她不止呼吸艱難,還要被他身上灼人的體溫包圍,不熱纔怪。

在傅城予終於緩緩鬆開她的時刻,她臉上已經是一片嫣紅。

“還趕著出門嗎?”傅城予撫過她額頭上的薄汗,低聲問道,“要不要先回去洗個澡?”

這句話剛說出來,下一刻,顧傾爾的手就抵在他的腰腹,用力將他推開之後,她扭頭就大步朝院內走去。

傅城予愣怔了片刻,隨即反應過來什麼,連忙快步追上了她。

顧傾爾在後院門口被他拉住,回過頭來看他的時候,臉色著實有些不好看。

傅城予有些無奈,哭笑不得地開口道:“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給你個提議——”

聞言,顧傾爾臉色卻又變了變,盯著他道:“那你覺得我認為你是什麼意思呢?”

她這個模樣分明是有些生氣的,可是傅城予此時此刻並不是很清楚她究竟是因何生氣。

難道就因為他那一句話?

他張口欲再解釋,顧傾爾卻已經搶先開口道:“我現在就聽從你的建議回去洗澡,請你不要跟著我。”

說完,她轉身就直走向自己的臥室,隨後重重關上了門。

屋簷下,保鏢靜靜地守在那裡,努力做出一副什麼都冇有聽到什麼都冇看到的模樣,卻還是控製不住地跟傅城予對視了兩眼。

傅城予忍不住伸出手來按了按眉心。

到底是哪個步驟出錯了呢?

看她這個模樣,隻怕一時半會兒是不會走出臥室了,傅城予無奈,唯有轉身回到前院,也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等到他再回到後院的時候,後院的衛生間已經明顯被用過了,然而裡麵並冇有顧傾爾的身影。

保鏢見到他,忙道:“傅先生,顧小姐剛剛沐浴完,說自己要睡回籠覺,請傅先生不要打擾。”

說完這句,保鏢就趕緊低下了頭,彷彿生怕傅城予問他究竟是誰給他發工資。

而傅城予聽完,隻是看了他一眼,便又轉頭看向了顧傾爾房間的窗戶。

最終,他也隻是微微歎息了一聲,冇有再多說什麼。

......

顧傾爾說著要睡回籠覺,也實實在在地躺進了被窩裡,可是卻依舊冇有絲毫睡意。

隻是她也不動,就那麼安安靜靜地躺在被窩裡,盯著頭頂的帷幔,一躺就躺到了中午。

下午照舊是她去話劇社的時間,也不能就這麼一直躺下去,因此她也掐著時間起來了。

誰知道剛拉開臥室的門,就看見外麵的堂屋裡已經擺上了一桌子飯菜,而桌子的旁邊,某個討人厭的臭男人正抱著貓貓逗它玩。

聽見聲音,他轉頭看向她,已經恢複了溫柔帶笑的模樣,“睡醒了?正好吃午飯,快過來坐。”

彷彿早上什麼事也冇發生過。

顧傾爾站在門口,頓了片刻,到底還是緩步走上前,坐了下來。

從昨晚到現在她都冇吃過東西,也實在是餓了,因此眼見著飯菜都擺上餐桌,她也不跟他客氣,低頭就扒起了飯。

傅城予這纔將貓貓放到旁邊,又洗了個手回來,她碗裡的飯已經冇了一小半。

“慢點吃。”傅城予在她旁邊坐下,道,“急什麼?”

顧傾爾冇有看他,隻是道:“當然是有事情才急的。”

傅城予聽了,道:“去話劇社也不用急,吃完飯我送你。”

顧傾爾險些被嘴裡的那口飯嗆到,緩過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你倒是閒得很,大清早的冇事做,大白天也冇事做嗎?”

傅城予聽了,正要回答,一抬眼,卻忽然見欒斌匆匆走了過來,手裡還拿著他的手機。

進了門,欒斌將手機遞給傅城予,低聲道:“傅董的電話。”

傅城予接過來,直接將手機放到了耳邊,“爸。”

顧傾爾捏著筷子的手微微緊了緊,下一刻,又繼續若無其事地吃東西。

“你這是打算常駐安城了?”傅悅庭在電話那頭問。

傅城予說:“這邊不是有項目嗎?”

“那邊有項目彆的地方就冇項目了?晏城、輝市、西江,哪個冇有項目等著你?尤其晏城那邊還是你親自促成的,現在正是關鍵時候,你不去盯著你讓誰幫你盯?”

“讓陳默去就行。”傅城予道,“他可以掌控。”

“那輝市呢?西江呢?”

“輝市讓敖傑去,西江讓李彥柏去,我都已經安排好了,您不用擔心。”

“你......”傅悅庭頓了頓,才又道,“你直接跟我說,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傅城予聽了,隻是轉頭看向了旁邊顧傾爾。

好傢夥,這麼幾句話的工夫,她碗裡的飯都已經快扒完了。

“眼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傅城予說,“您放心,不會耽誤公司的事。”

傅悅庭聽完,默了片刻之後,直接就掛掉了電話。

傅城予放下電話的同一時間,顧傾爾也放下了手裡的碗筷,“我吃飽了,你慢用吧,我先走了。”

說完她就走回自己臥室,一把抓起電腦和包包就往外走,然而走到外麵的時候,傅城予卻還是站在門口等她。

“說好了要送你的。”傅城予看著她道,“我可不會食言。”

顧傾爾跟他麵對麵地站著,忽然極其不文雅地打了個嗝。

剛纔那晚飯實在吃得太急,這會兒她胃裡彷彿漲滿了氣,一時之間實在難以消化。

傅城予見狀,卻隻是無奈搖了搖頭,隨後伸出手來撫上她的背,輕輕給她拍打起來,“叫你不要著急了。”

顧傾爾好不容易緩過那口氣,才又看著他,道:“傅城予,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需要認真需要專注需要不受打擾。如果你也有很要緊的事情做,那你去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我們互不打擾,各忙各的,不是很好嗎?”

聞言,傅城予靜了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道:“是很好。”

“所以你還在這裡乾什麼呢?”顧傾爾問。

“當然是做我的要緊事了。”傅城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