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44章 信

-

第1244章信

李慶離開之後,傅城予獨自在屋簷下坐了許久。

這幾個月內發生的事情,此刻一一浮上心頭,反覆回演。

突然之間,好像很多事情都有了答案,可是這答案,卻幾乎讓他無法喘息。

原來從一開始,錯的人就是他。

他的彷徨掙紮,他的猶豫踟躕,於他自己而言,不過一陣心緒波動。

可是在她的眼裡心裡,那是什麼?

那是重演她父母悲劇的種子。

所以她纔會這樣翻臉無情,這樣決絕地斬斷跟他之間的所有聯絡,所以她纔會這樣一退再退,直至退回到這唯一安全的棲息之地。

原來,他帶給她的傷痛,遠不止自己以為的那些。

傅城予靜坐著,很長的時間裡都是一動不動的狀態。

直至顧傾爾從後院出來。

他聽見保鏢喊她“顧小姐”,驀地抬起頭來,纔看見她徑直走向大門口的身影。

下一刻,他便控製不住地起身也走了過去。

這一番下意識的舉動,待迎上她的視線時,傅城予才驟然發現,自己竟有些不敢直視她的目光。

可是她卻依舊是清冷平靜的,“這房子雖然大部分是屬於傅先生的,可你應該冇權力阻止我外出吧?”

那一刻,傅城予竟不知該回答什麼,頓了許久,才終於低低開口道:“讓保鏢陪著你,注意安全。”

顧傾爾隻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她看了他一眼,卻不願意去多探究什麼,扭頭就出了門。

傅城予在門口站了許久,直至欒斌來到他身後,低聲道:“顧小姐應該是去江寧話劇團。她昨天去見了那邊的負責人,對方很喜歡她手頭上的劇本,聊得很不錯。”

良久,傅城予才淡淡應了一聲:“嗯。”

應完這句,他才緩緩轉身,走回了自己先前所在的屋簷,隨後他才緩緩轉身,又看向這座老舊的宅子,許久之後,才終於又開口道:“我是不是不該來?”

“怎麼會?”欒斌有些拿不準他是不是在問自己,卻還是開口道,“顧小姐還這麼年輕,自己一個人住在這樣一座老宅子裡,應該是很需要人陪的。”

“可是......她應該不希望這個人是我。”

話音剛落,欒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欒斌連忙走到旁邊接起電話,片刻之後又走到傅城予身旁,低聲道:“傅先生,顧小姐剛剛把收到的兩百萬轉回我們的賬戶了。”

傅城予聽了,許久自後,才緩緩點了點頭。

......

傍晚時分,顧傾爾再回到老宅的時候,院子裡不見傅城予的身影,而前院一個原本空置著的房間,此刻卻亮著燈。

顧傾爾朝那扇窗戶看了看,很快大步往後院走去。

剛一進門,正趴在椅子上翹首盼望的貓貓頓時就衝著她“喵喵”了兩聲。

顧傾爾起初還有些僵硬,到底還是緩步上前,伸手將貓貓抱進了懷中。

這天晚上,傅城予冇有再出現在她麵前。

第二天早上,她在固定的時間醒來,睜開眼睛,便又看見了守在她身邊的貓貓。

她輕輕摸了摸貓貓,這才坐起身來,又發了會兒呆,才下床拉開門走了出去。

去了一趟衛生間後,顧傾爾才又走進堂屋,正要給貓貓準備食物,卻忽然看見正中的方桌上,正端放著一封信。

看著這個幾乎已經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產物,顧傾爾定睛許久,才終於伸手拿起,拆開了信封。

映入眼簾,是整頁整頁的手寫字。

顧傾爾見過傅城予的字,他的字端莊深穩,如其人。

可是手裡這幾頁,卻彷彿失了沉著。

他說——

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也未必想聽我說話,可我卻有太多的話想說,思來想去,隻能以筆述之。

現在是淩晨四點,我徹夜不眠,思緒或許混亂,隻能想到什麼寫什麼。

在岷城的時候,其實你是聽到我跟賀靖忱說的那些話了吧?所以你覺得,我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放棄了蕭冉,選擇了你。這樣的選擇對你而言是一種侮辱。所以,你寧可不要。

坦白說,在那個時候,我也是這麼以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