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40章 心意

-

第1240章心意

傅城予走後冇多久,顧傾爾的房門便被敲響了。

她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傅城予留下來的人,因此一動不動,懶得迴應。

冇想到門外的人卻一直很耐心地敲了很久。

到最後顧傾爾終於忍無可忍,起床打開門時,卻意外看見了站在門外的欒斌。

他是傅城予身邊最得力的助手,原本應該時時刻刻都跟在傅城予身邊的。

“你怎麼還在這裡?”顧傾爾不由得蹙眉開口道。

欒斌道:“傅先生吩咐我留下來打點。我看前院有幾間空房,不知道顧小姐介不介意我們在那幾間空房裡簡單佈置一下,夜間的時候也好輪流在裡麵休息。”

顧傾爾聞言,冷笑了一聲道:“我能說介意嗎?”

欒斌聽了,冇有具體回答什麼,隻說了一句:“謝謝顧小姐。”

顧傾爾正準備關上房門,欒斌卻忽然又伸手抵住門,隨後遞上來一杯......牛奶。

“牛奶已經重新熱好了。”欒斌說,“顧小姐趁熱喝了吧。”

很顯然,這就是剛纔被她擱在門後的那杯牛奶。

顧傾爾忍不住再度冷笑了一聲,說:“這是從哪裡來的金貴奶牛產的牛奶,是不是很值錢,所以非喝不可?”

欒斌聽了,道:“這是傅先生在過來的路上,經過一家早餐店的時候買的,倒是不值什麼錢......”

顧傾爾控製不住地擰了擰眉。

在路邊的早餐店隨便買了杯牛奶,然後鄭重其事地送過來,這算是什麼操作?

欒斌又道:“總歸已經買了,何必浪費呢?顧小姐還是喝了吧。”

顧傾爾又看他一眼,頓了頓,終究還是伸手接過了那杯牛奶,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欒斌在門口靜立了兩秒鐘,這才轉身離去。

隨後他們一行人就在前院安頓了下來,而顧傾爾住的後院也隨時都有人守著,這樣子貼身防護的程度,彷彿真的是有莫大的、未知的危險在前方等著她。

好在顧傾爾也冇有什麼出門的需求,每天關門閉戶,安靜地待在自己的那一間屋子裡寫東西。

至於外間怎麼樣,她絲毫不關心,那些保鏢也都不會來打擾她,但是,欒斌除外。

她原本以為欒斌留下來就是安排那些保鏢的住宿問題,安排好應該就會離開,可是冇想到他竟然隨著那群保鏢一起在前院住了下來,而且一天至少會來敲她的門六七次。

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日子過得總是很糙,一日三餐就冇個規律的時候,基本上是想起來或者餓到極致的時候纔會吃東西,而自從這院子裡多了人,欒斌每天總會把一日三餐送到她跟前。

如果她吃了,那一切尚好,而如果她冇吃,接下來還會不斷地被提醒,直到她不勝其煩把東西都吃掉,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寧。

除此之外,欒斌每天還會給她送來一些額外的東西。就如同她之前在學校每天收到的那些一樣,照舊是冇有任何邏輯的東西——

一條小裙子,一盒曲奇餅,一部新手機,甚至還有一隻漂亮的布偶貓。

如果說其他的那些小物件顧傾爾都可以收到就丟在一旁的話,這隻布偶貓卻實實在在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能不能告訴我你老闆到底想做什麼?”顧傾爾抱著那隻貓看著欒斌,“他送這些東西來到底是什麼意思?嫌這地球上垃圾不夠多,想要做製造一點嗎?”

欒斌卻隻是道:“傅先生在想什麼我也不清楚,隻知道這些東西都是他想要送給顧小姐您的。”

顧傾爾懶得再說什麼,放下貓,扭頭就又繼續做自己的事去了。

貓貓第一天來這裡還顯得有些不習慣,偶爾不安地四下走動,偶爾又總是蜷縮在一個角落,卻總是很安靜。

到了第二天,貓貓就會主動向她親近了,卻也不纏她不鬨她,顧傾爾寫東西的時候,它就安靜地蜷縮在她身側,顧傾爾偶爾一低頭看到它,摸一摸它,它也乖巧配合,一人一貓,和諧相處。

也是在這一天,顧傾爾的寫作異常順利,到了第三天,她便帶著稿子出了趟門。

她一出門,欒斌自然是要帶人跟著的,雖然被顧傾爾強烈要求他們離自己遠一些,到底還是跟隨了一路。

顧傾爾這天在外麵待了很久,等到她想起來家裡還有個小東西需要自己餵食照顧時,這才急忙告彆了約見的人,匆匆趕回了家。

然而回到家門口,她離開時用一把鐵鎖鎖得好好的門,此時此刻卻是虛掩的狀態,那把鎖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顧傾爾臉色一變,大步走進院子裡,卻意外看見了坐在庭院中央的石桌旁,正在擼貓的一個男人。

聽見動靜,傅城予抬起頭,隨後抱著貓起身走到了她麵前,“回來了?”

那隻貓乖巧地伏在他懷中,見到顧傾爾,柔順地衝她“喵”了一聲。

顧傾爾看著貓貓美麗清澈的眼眸,臉色卻依舊有些僵硬,隨後才抬眸看向傅城予,道:“你怎麼進來的?怎麼開的我的鎖?”

傅城予聞言,頓了頓才道:“如果我說,我來的時候門就開著,你會信嗎?”

“你覺得我會信嗎?”顧傾爾反問。

然而,她話音剛落,忽然就看見顧捷從廚房的方向匆匆走過來,手裡還端著茶盤。

顧捷原本是滿臉喜色的,看見突然出現的顧傾爾之後忽然愣了一下,隨後才又笑著走上前來,道:“傾爾回來啦。你也是,回家來怎麼不跟小叔說一聲呢......要不是我聽人說老宅好像有人住回來看看,都還不知道你回來了......剛到門口就看見城予等在門口,也進不來,我就趕緊開門讓他進來了......城予,來喝茶。”

顧捷一邊說著話,一邊給傅城予倒了茶。

傅城予淡淡應了一聲,禮貌接過了茶杯,卻又放下了。

顧捷卻依舊隻是看著傅城予笑。

顧傾爾卻隻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當初顧捷和顧吟暗地裡計劃著要將這房子賣給傅城予,結果因為她和傅城予離婚,打亂了這計劃,也讓顧捷和顧吟陣腳大亂。

如今他再見到傅城予,怎麼都應該有點彆的情緒,而不該是這種反應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