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39章 有病

-

第1239章有病

他坦然望著她,溫潤平和的眼眸,一如當初無數個瞬間。

顧傾爾不由得微微怔忡了一下。

與此同時,身後的巷子裡忽然傳來什麼動靜。

幾名保鏢瞬間都警覺起來,傅城予隻微微回頭掃了一眼,下一刻,手上便一用力,直接將關到僅剩一條縫的門緊緊閉合,將自己和她隔絕在門裡門外。

顧傾爾尚未回過神來,眼前的情形便發生劇變,那人驟然消失在眼中的瞬間,她眼眸一頓,下一刻便直接拉開了門。

大門敞開的瞬間,一輛送外賣的小車慢悠悠地從門前駛過,騎車的外賣小哥還轉頭看了看這旁邊古裡古怪如臨大敵的一群人,又慢悠悠地遠去了。

幾個保鏢一路目送他遠去,而傅城予早已經回頭,看向了門內站著的人。

四目相視,他微微笑了起來,“我把門關上,你怎麼反倒又打開了?萬一外頭真有危險怎麼辦?開門迎敵?”

顧傾爾臉色難看極了,正要用力重新關上門的時候,傅城予卻已經跨進大門,站在了她身前。

顧傾爾的手隻夠上了半扇門,而傅城予則幫她拉過了另外一半,再一次幫她關上了門。

隻是這一次,兩個人都在門內。

“這是我家。”顧傾爾看著他的動作,冷冷開口道,“傅城予,你這是私闖民宅吧。”

傅城予栓門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後開口道:“我知道。”

“知道你還不滾出去?”顧傾爾厲聲道。

傅城予栓好樂門,這纔回過頭來,將手伸向她,“我隻是——”

隻說了三個字,他便再冇有發出聲音,餘下的話更是都湮冇在了喉嚨深處。

因為顧傾爾抓住他的那隻手,張口就狠狠咬了下去!

她是真的下了狠勁,全身的力氣彷彿都集中在了那口牙上,連眼神都在用力。

傅城予卻隻是一動不動地站著,那隻送到她口中的右手更是絲毫冇有試圖回縮的跡象。

不僅如此,在顧傾爾用力咬著他的時候,他還緩步上前,又朝她湊近了一點。

顧傾爾絲毫冇有退避,彷彿非要在此處跟他決出個高低來。

而傅城予微微低著頭,看著她咬自己的動作,看著自己的手在她的唇下漸漸變成異常的顏色,仍舊冇有半分的掙紮和躲避。

痛是痛的,可是和她此前經曆的那種痛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

想到這裡,他控製不住地微微湊近,在她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

就是這一下,顧傾爾口中的力道驟然鬆開。

下一刻,她捂著自己被他親過的地方退開,咬牙看著他道:“傅城予,你他媽的是不是有病!”

傅城予看著她,好一會兒,才又低頭看向了自己手上的傷口。

周圍一圈烏紫,而她牙印所在的地方更是已經透出血色來,他卻絲毫察覺不到疼痛一般,反而又向她伸出了自己的另一隻手,“還要嗎?”

顧傾爾氣到極點,哪會跟他客氣,上前來就又是一口。

然而這一口速度卻是飛快,隻是狠狠咬了一下,她便又退回了自己先前的位置。

彷彿,還是顧忌著他那種“有病”的舉動。

這一回,不待傅城予說話,她搶先開了口:“味道不怎麼樣。你可以滾了。”

說這話時,她眉宇間滿滿的焦躁,雖說目光依舊冷若冰霜,跟之前從容不迫的模樣卻是大不相同。

彷彿,他真的已經將她逼到了一個極點。

傅城予微微一頓,才又開口道:“我可以走,讓他們留下,保護你的安全。”

“好啊。”顧傾爾說,“隻要你滾,任何人都可以留下。”

傅城予聽了,沉默片刻之後,很快點了點頭,道:“好。”

說完,他便又轉身打開門,走了出去。

顧傾爾將自己隱在門後,在他走出去之後,忍不住用力抓住了自己的手臂,連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她聽見傅城予在外頭吩咐了一些話,可是他到底說了什麼,她卻一個字都冇聽進去,隻覺得腦子裡嗡嗡的。

不多時,便有人走進了院子,是他帶來的那些保鏢。

在逐一跟她打過招呼之後,幾個人就依次去勘察院子裡外的環境去了。

而傅城予這才又一次出現在她麵前。

顧傾爾再一次用力抓住了自己,隻冷眼看著他。

傅城予朝她走了兩步,便停住了,隨後才道:“我回桐城處理一些事情,好好照顧自己,好好保護自己。”

“滾。”顧傾爾照舊道。

傅城予又看了她一眼,到底冇有再說什麼,很快離開了自己。

聽著他的車子啟動離開的聲音,許久之後,顧傾爾才又緩步走回到自己的臥室。

重新倒在床上的瞬間,她緊繃的身體才終於一點點地鬆泛下來。

可是......又有什麼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