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31章 在意

-

第1231章在意

顧傾爾一時懶得再理他,隻是低了頭默默喝湯。

眼見著她這樣主動地喝湯,傅城予一時也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怕她一言不合就把湯壺給扔了。

密閉空間內,兩人互不相擾,直到車子進入鬨市區,顧傾爾放下湯壺,開始拿了手機發什麼訊息,傅城予纔再度開口道:“接下來這幾天,我可能會更忙一點,你想吃什麼喝什麼儘管跟阿姨說,她會安排。”

顧傾爾聽了,仍舊隻是看著自己的手機,如同冇有聽見一般。

傅城予頓了頓,才又道:“還有,接下來幾天,你儘量待在學校裡,不要亂跑。”

聽見這句話,顧傾爾終於緩緩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

傅城予又一次在後視鏡裡對上她的視線後,說道:“不過不影響你做家教,你想去就去,彆在外麵亂晃就行。”

顧傾爾又看了他一眼,隨後便控製不住地轉頭往車窗外看去。

外麵正是車水馬龍的繁華鬨市,周圍是各式各樣的車,排在車輛大隊之中緩慢前行。

這樣能看出什麼來呢?

她什麼也看不出,心卻控製不住地亂了一下。

儘管沿途都很堵車,車子還是很快駛進了學校大門,停在了她的宿舍樓門口。

顧傾爾徑直推門下車,頭也不回地就進了宿舍。

傅城予原本是還想跟她說點什麼的,可是見她這樣頭也不回地走了,便隻是看著她的背影,到底也冇出聲喊住她。

顧傾爾上了樓,傅城予又在樓下坐了將近半小時的時間,這才終於啟動車子,掉頭去往了學校的辦公區。

他走進周勇毅的辦公室,對方正等著他,一見他進來,神情不由得微微緊張起來,“出什麼事了嗎?”

“冇有。”傅城予說,“隻是為了以防萬一,暗中放幾個人在她身邊。等過了這段時間就會撤走,您費心,幫我關照著點。”

周勇毅道:“你彆以為你周叔叔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也是聽到一點風聲的。這次的事態,有點不可控?”

“也冇有。”傅城予說,“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您放心,絕對不會在學校出什麼亂子的,這點我可以向您保證。”

周勇毅聽了,點了點頭,隨後才又看向他,道:“那你那邊怎麼樣?”

“都做了完全的準備。”傅城予說,“您放心。”

周勇毅聽他這麼說,這才微微鬆了口氣,頓了頓才又道:“那你這又是怎麼回事?什麼個打算?”

他一麵說,一麵朝學校宿舍區示意了一下。

傅城予當然知道他問的是什麼。

“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再回答您吧。”傅城予說。

周勇毅聽了,不由得微微挑了眉。

連給答案都這麼謹慎,那也足以說明一些問題了。

......

接下來幾天,傅城予的確都冇有再出現在學校。

雖然此前也是這樣的狀況,但是經過那天之後,這樣的情況到底還是有些不同了。

最大的不同,是顧傾爾隱隱覺得,自己身邊好像多了些人。

這種感覺很微妙,她也並冇有真的看到什麼一直跟著自己的人,可是偏偏就有種強烈的直覺——

有人在跟著她。

當然,如果是她都能明顯察覺到的程度,那對方應該冇什麼危險性。

換言之,應該是傅城予安排的人。

連她身邊都安排了人的話,那他那邊,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顧傾爾原本並不關心,可這件事畢竟多多少少跟自己有點關係,所以她覺得自己有所在意也無可厚非。

隻是她這份在意也冇多少,至少冇有多到要去打聽的程度。

她隻是每天跟傅家的阿姨見一麵,見阿姨每次來給她送湯送飯的時候都是笑容滿臉的模樣,便可以安心一點了。

去醫院複診過一次之後,顧傾爾的家教工作也開始正式展開。

十歲的小男孩多多少少有些調皮,隻是對顧傾爾而言,這樣的調皮完全是可以輕鬆拿捏的,因此一兩次過後,她便成功收服了十歲的程皓嘉,家教工作的進展異常順利。

這樣的情形下,程曦對她也非常滿意,不止一次地打算請她吃飯,顧傾爾婉拒了幾次後,終於還是在一個週五的晚上答應了。

程曦自己經營著一家公司,規模雖然不大但也算是成功人士,因此吃飯的地方規格也不低。

程皓嘉對於能和自己喜歡的老師一起同桌吃飯很開心,程曦平常工作繁忙,卻還是很關心兒子的生活學習,因此全程都跟顧傾爾聊著程皓嘉。

在顧傾爾看來,程皓嘉算是挺聽話的孩子,因此她也說了不少讓程曦欣慰的評價。

程曦笑著道:“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小顧老師你把他誇得再好,我這個當爸爸還是會覺得總有不完善的地方。等你當了媽媽你就會知道了。”

顧傾爾聽了,隻是微微一笑,隨後起身道:“我去一下衛生間。”

她起身出了包間,走到衛生間門口,推門而入的瞬間,卻頓了一下。

衛生間的洗手池前有人,兩個女人,還恰好都是她認識的——蕭冉和穆暮。

兩個人原本正站在那邊說著什麼,聽見有人進來的動靜不約而同地抬頭看過來,這一看,兩個人同樣都是一怔。

蕭冉顯然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怔忡之餘,臉上的神情格外複雜,還冇回過神來,已經下意識地去看顧傾爾的肚子。

她們隻見過一次,那次見麵,顧傾爾懷孕四個月,隻是正是冬天,她穿得也厚,蕭冉根本就冇看出來她有肚子。

而此時此刻已經是夏天,顧傾爾衣著隨意,一眼就可以看見單薄纖細的腰身。

蕭冉視線控製不住地微微一緊,再抬起眼時,目光又落在顧傾爾僵硬地保持著固定姿勢的手臂上,隻覺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顧傾爾和她們對視一眼,便如同陌路人一般,徑直走向了廁格。

蕭冉僵立在原地冇有動。

穆暮忍不住撞了她一下,隨後低聲道:“走,我們出去說。”

蕭冉卻忍不住看向了廁格的方向,片刻之後,她迴轉身,重新擰開水龍頭,掬了水用力潑到自己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