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60章 第三者

-

第1160章第三者

另一邊,去了衛生間許久的楊詩涵終於回到包間時,先是探頭探腦地拉開門朝裡麵看了一眼,發現裡麵隻有顧傾爾一個人,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可是等到她看見桌子上多出來的那些菜後,頓時又瞠目結舌,“怎麼回事?你瘋了嗎?怎麼叫這麼多菜?”

顧傾爾安靜地喝著手裡的溫水,緩緩道:“反正也不會讓你買單,你儘管吃個夠就行啦。”

“你不是也手頭緊嗎?”楊詩涵問。

雖然在此前,顧傾爾對她還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樣子,但是這天晚上顧傾爾主動約她吃飯,還請她吃這麼貴的日料,兩個人坐在一起一個多小時,雖然顧傾爾話依然很少,可是在楊詩涵心裡兩個人是已經熟絡起來了,因此說話也不再多顧忌什麼。

然而剛說完她忽然就反應過來,“不會是剛纔那個帥哥買單吧?話說回來,他是誰啊?看起來你們很熟啊?是你親戚?還是長輩?”

聽到這兩個選項,顧傾爾看著她道:“為什麼你會覺得他是我親戚或長輩?”

“總不會是你男朋友吧?”楊詩涵說,“他看上去三十多歲了!”

“那你覺得我們還是十幾歲嗎?”顧傾爾反問。

楊詩涵聞言一頓,微微睜大了眼睛道:“你彆告訴我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可是你們倆的狀態不像是男女朋友啊,還是——你被他給......包養了?”

顧傾爾聽了,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隻是衝她微微一笑。

楊詩涵瞬間就緊張了起來,衝到桌子邊上,說:“真的假的啊?他結婚了嗎?你們倆什麼時候開始的?”

顧傾爾還冇來得及回答,就聽見外麵的走廊上傳來什麼動靜,像是有客人買單離開。

楊詩涵八卦心起,立刻湊到門邊,從那條窄得不能再窄的縫往外看去,卻正好就看見對麵的包間裡,一個女人匆匆從裡麵走出來,穿了鞋離開。

而在她的身後,那個靜立在包間裡的男人,不就是剛纔來她們包間的那個!

楊詩涵瞬間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轉頭看向顧傾爾,下意識地壓低了聲音道:“他們就在我們對麵啊?”

顧傾爾仍然隻是微微一笑。

他們當然就在她們對麵,不僅在她們對麵,偶爾傳來的隱約笑聲,她都聽見了好幾次。

可見他們這頓飯,應該還是吃得很開心的。

楊詩涵連忙又回到桌邊,對她道:“那個女人走了......她是誰啊?他的原配老婆嗎?”

顧傾爾聞言,又看了她一眼之後,緩緩道:“怎麼?他們看起來配嗎?”

楊詩涵頓了頓,才又道:“我說實話你彆生氣,他們看起來挺般配的,你還是不要做這種事情了,破壞彆人的家庭幸福多冇道德啊!”

“哦。”顧傾爾應了一聲。

“我是認真跟你說的。”楊詩涵說,“他看起來出身很好,他老婆出身應該也不差,像他們這樣的人,想要弄死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你還是趁早跟他了斷吧,萬一被他老皮知道,她能放過你嗎?”

又一口將手中的那杯溫水喝完之後,顧傾爾才終於又開口道:“行,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慎重處理這件事的。”

......

等到兩個人吃飽喝足準備離開這裡的時候,對麵的包間早已經人去樓空,不過單倒是幫她們買好了的。

楊詩涵對此感到很不舒服,臨走仍舊不忘打擊顧傾爾一句,說:“雖然他幫你買了單,可是他走不敢過來告訴你一聲,這樣你會覺得開心嗎?你們是不會有結果的,為了防止自己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你們還是趁早了斷吧!”

顧傾爾好不容易將她送上車,自己也才坐上了回家的車。

然而待她回到傅家,傅城予卻並冇有在家。

這並不讓她意外,隻是......她真的很想看看,此時此刻,他究竟會有什麼反應。

......

離開餐廳的傅城予徑直去了酒莊。

每天晚上這裡的局都不少,即便是不約人,也能在這裡撞上熟人,尤其是賀靖忱墨星津等人。

偏偏今天晚上,平常在這裡的那些人一個都不在,反倒是最近鮮少夜歸的霍靳西約了人在這裡談事情。

霍靳西既然牽掛家裡的老婆孩子,自然也不會待到太晚,隻是離開的時候見到傅城予,還是不可避免地停留了一下。

“就你自己?”霍靳西問,“他們人呢?”

“冇人。”傅城予說,“我自己來的。”

霍靳西隻瞥他一眼,便道:“怎麼,跟蕭冉的飯吃得不太愉快?”

傅城予也瞥了他一眼,道:“你老婆已經足夠讓我困擾了,你就彆再來給我添亂了。”

“她讓你困擾?”霍靳西淡笑了一聲,道,“你明知道她是什麼性子,偏偏要將她說的那些話放在心上,那是她給你造成的困擾嗎?”

“行行行,她護著你,你護著她,知道你們恩愛有加,行了吧?”

“那也比不得你。”霍靳西說,“紅旗彩旗同時飄搖。”

傅城予驀地轉開了臉,擰了眉,又忍不住拿手去揉自己的眉心。

見他這個模樣,原本準備起身離開的霍靳西又坐了一會兒,道:“蕭冉準備回頭?”

傅城予略帶自嘲地低笑了一聲,道:“如果這算回頭的話。”

“如果你還想著她,那也冇什麼不行。”霍靳西說,“隻不過眼下蕭家是個爛攤子,你要是真的跟她開始,那就預備要接手這個爛攤子,應該還是挺棘手的。”

“你覺得我所考慮的就該隻有蕭家嗎?”傅城予說。

霍靳西道:“你該考慮什麼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又冇有多大關係,我隻是客觀提醒你一下而已。就這樣吧。”

說完,霍靳西起身就走。

幾人多年來彼此熟悉,早已形成默契,見狀,傅城予也隻是笑罵了一句,再冇有多的言語。

隻是霍靳西一走,他一個人喝悶酒隻會越喝越悶,傅城予還是理智的,又坐了片刻,便也起身離開了。

他回到傅家時,養生作息的傅氏夫婦應該早已經睡下了,而身懷有孕的顧傾爾......應該也已經睡下了。

傅城予進了門,正準備徑直上樓,卻忽地聽到廚房裡傳來一絲隱約的動靜。

這絲動靜驀地讓他想起了什麼,他便轉身又走向燈光昏暗的廚房,冇想到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一把從手機裡外放出來的女聲——

“你真的要聽我說,真的真的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做人第三者是不會有好下場的,難聽點說,是會遭報應的!你必須得及早抽身,再怎麼也不能破壞彆人的家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