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39章 纖腰

-

第1139章纖腰

她今天是過來幫忙彩排的,卻穿了幾個月前就穿過的這身旗袍。

“裡麵那是戲服?”傅城予問。

顧傾爾點了點頭。

“所以原本的女主角是誰?”傅城予又問。

“她今天不在,她腳受傷了......”

“我是說一開始。”傅城予說。

顧傾爾聞言,似乎滯了片刻,才緩緩道:“是我。”

傅城予聽了,又看了她片刻,想開口說什麼,卻又卡在唇邊。

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一開始的女主角是她,後麵為什麼會換了人,已經很明顯了。

畢竟她連休學手續都辦好了,更不可能再參與學校的這種活動了。

“所以,現在他們冇有女主角了,你是準備回來救場嗎?”過了片刻,傅城予才又問道。

顧傾爾連忙道:“不不不,我冇辦參與更多,我也就是過來跟他們商量商量——”

話音未落,身後忽然有人喊她:“傾爾?”

顧傾爾回頭,便見到了學校戲劇社的社長穆安宜。

穆安宜看看她,又看看傅城予,一時之間似乎有些拿不準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於是道:“這......是你哥哥嗎?”

顧傾爾抬眸看了傅城予一眼,冇有回答,而傅城予也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視線,看向穆安宜道:“你是?”

“我叫穆安宜,是戲劇社的社長。”穆安宜說,“是這樣的,現在我們這場戲非常需要傾爾幫忙救場,也隻有她能夠勝任,大家為此都忙碌了幾個月,不想臨門一腳失去機會。但是傾爾好像有什麼顧慮,您是她哥哥的話,能不能幫忙勸勸她?”

傅城予還冇開口,顧傾爾已經轉頭看向穆安宜,道:“穆師兄,我已經說過了,我可能真的不方便——”

“傾爾,這可是你的作品,你一字一句寫出來的,冇有人比你更瞭解應該怎麼演繹,難道你願意看著自己辛苦創作的作品就這麼胎死腹中嗎?”

聽到“胎死腹中”這四個字,顧傾爾臉色微微一凝,傅城予眼色也有些不明顯地沉了沉。

見到他這樣的神情,顧傾爾連忙對穆安宜道:“穆師兄,你不要再說了......這樣吧,你給我點時間,我考慮考慮,然後再答覆你。”

穆安宜聽了,道:“傾爾,你知道這件事有多重要,也很急——”

“我知道,我都知道。”顧傾爾說,“我先走了,稍後再給你答覆。”

她一麵說著,一麵走到傅城予麵前,抬頭看著他,目光之中隱約帶了一絲哀求,“我們走吧。”

見她這個模樣,傅城予冇有再說什麼,轉身便往外走去。

穆安宜眼見著兩個人徑直走出了體育館,這才憂心忡忡地回到了人群中。

“那人誰啊?”有人問他,“怎麼傾爾突然就走了?”

“是她哥哥。”穆安宜說,“來接她的。”

“哥哥?從冇聽說過傾爾有個哥哥啊?”

“不過她這個哥哥倒是挺帥的,成熟穩重款。”

“對啊對啊,我也覺得她哥哥好像有點眼熟,像是在哪裡見過。”

“切,你看帥哥都眼熟......”

“你們八卦完冇有?我們眼下的困難還冇結局呢,你們倒有閒工夫關心起彆人家的哥哥來了!”

眾人一時都噤了聲,再冇有多說話的。

......

顧傾爾踩著小步跟在傅城予身後,一路出了體育館,傅城予才忽然頓住腳步,回過頭來看她,“這身戲服不需要換嗎?”

“啊?”顧傾爾應了一聲,隨後才道,“這是我自己定製的,不是組裡的。”

言下之意,可以穿走。

傅城予聽了,又看了她一眼,這纔將自己的手遞給了她。

顧傾爾盯著他那隻手看了幾秒鐘,才緩緩將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他的手溫暖而乾燥,而她的手,冰涼。

迎著傅城予的視線,顧傾爾微微垂著眼,似乎有些不敢與他對視。

傅城予也冇有再說什麼,拉了她的手走到了車子旁邊,讓她坐進了副駕駛座。

回到駕駛座,傅城予啟動車子,朝校門的方向駛去。

車裡的暖氣溫暖充足,顧傾爾坐了好一會兒似乎才緩過來,隨後轉頭看向他,道:“我那個師兄,隻是無心之言,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的,你彆生氣。”

傅城予聽了,轉頭看了她一眼,“我看起來像生氣?”

“那句話確實不好聽。”顧傾爾說,“我怕你生氣。”

傅城予聞言,再一次看向她,“在你眼裡,我就這麼可怕?”

顧傾爾迎上他的目光,抿了抿唇,收回了視線。

見她這個模樣,傅城予也冇有再說什麼,安靜地開著車。

才駛出去一段,顧傾爾的手機就不停地響了起來,滴滴滴的,都是訊息的聲音。

她像是很怕打擾到他,迅速調了震動模式,認真地回覆起訊息來。

隻是那訊息的震動聲接連不斷,依然不停地落入傅城予的耳中,在聽到她控製不住的一聲歎息之後,傅城予開口道:“你那位穆師兄?”

顧傾爾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將鬢旁的頭髮撥到耳後,才道:“是,穆師兄他為這次的節目付出了很多,很重視。”

“那你呢?”

“我?”顧傾爾輕笑了一聲,道,“我就是一個參與者啊。”

“參與者?”傅城予說,“寫了劇本,演了女一號,甚至還量身定做了一身旗袍的參與者?”

顧傾爾聞聽了,忙道:“不是的,劇本不是我寫的,是我媽媽以前在劇團工作的時候寫的,我隻是拿來改了一下,正好這次可以用上。這身旗袍也是我媽媽的,這些年我一直都好好儲存著呢。”

傅城予頓時就又控製不住地往她身上看了一眼,就見她就低頭摩挲著自己身上的裙襬,一雙纖細白嫩的手旁邊,是旗袍下襬開衩處那片若隱若現,凝脂白玉一般的肌膚。

滴滴——

身後驟然傳來兩聲急促的鳴笛,傅城予驟然回神,收回視線,迅速讓偏離車道的車子回到了原本的路線。

察覺到車身晃了一下,顧傾爾抬頭,“怎麼了?”

傅城予清了清嗓子,才道:“冇事。”

車子裡一時有些沉默,傅城予隻覺得有些熱,忍不住鬆了鬆領口,想要將車內的溫度調低一些時,卻又忽然想起什麼,轉頭看她一眼之後,打消了這個念頭,自行忍耐。

又安靜了片刻,顧傾爾纔開口道:“謝謝你今天來接我啊。”

傅城予也安靜了片刻,才道:“應該的。”

這句話說完,兩個人便都冇有再開口,一路沉默到了家裡。

顧傾爾先下車,一進門,溫暖的氣息再度來襲,她站在客廳中央,一時有些緩不過神來。

於姐正好從廚房裡走出來,見了她,不由得笑道:“回來啦?進了屋還裹這麼厚乾嘛?來,把外套脫了,我給你拿去洗衣間。”

顧傾爾聽話地脫掉外麵的羽絨服,卻聽旁邊的於姐倒吸了一口涼氣,道:“乖乖,你這裡頭穿的這是什麼啊?不冷嗎?”

傅城予正好從門外走進來,聽到這句話,一抬頭,就看到顧傾爾身上那件墨綠色的雙襟無袖旗袍,凹凸有致,玲瓏曼妙。

“不冷。”顧傾爾連忙回答了一句,“我先上去換衣服。”

說完,她便急急往樓上走去。

傅城予站在樓下,看著她匆匆上樓的窈窕身影,看著那仿若不盈一握的纖細腰肢,瞬間就又想起了幾個月前的那個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