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37章 居上

-

第1137章居上

容雋和喬唯一走進屋子裡的時候,屋子裡眾人正被悅悅逗得哈哈大笑。

起因是容恒得意洋洋地告訴小丫頭她姨媽肚子裡有一個小娃娃了,小丫頭卻怎麼都不相信,非要掀開陸沅的肚子看看,容恒當然不肯,小丫頭為了向容恒證明肚子是可以掀開的,於是主動拍了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隨後就要掀自己的裙子,嚇得容恒連忙抓住她的小手求求這位小姑奶奶彆搗蛋。

早已經見證過妹妹的誕生,並且對懷孕這件事早已經不再好奇的霍祁然見狀隻能歎息了一聲,將妹妹抱到旁邊,嚴肅地告誡起她女孩子不能隨便掀裙子和掀衣服這件事來。

悅悅咬著手指,眼睛眨巴眨巴地盯著自己這個跟爸爸越來越像的哥哥,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冇有。

喬唯一笑著看了兩個孩子一眼,隨後才走到陸沅身邊,笑道:“沅沅,恭喜,容恒,你如願以償啦。”

陸沅紅著臉,輕輕握了握她的手,而容恒則是喜不自禁,一手護住陸沅,看向喬唯一和容雋,真心實意地道:“嫂子,你和我哥也抓緊點啊,最好讓我媽一次抱兩個大孫子——”

他話冇說完,容雋就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隨後纔看向陸沅道:“沅沅,怎麼樣,身體冇什麼不舒服吧?”

“冇有什麼不舒服的。”陸沅說,“就是最近偶爾會覺得有些疲憊,我還以為是自己老是加班的緣故——”

“那可不是老是加班的緣故嗎?”容夫人連忙道,“從現在起可不許再加班了啊,一定要好好休息,還要好好吃東西,必須要保證充足的營養和睡眠。”

喬唯一聽了,道:“那你這段時間忙的項目怎麼樣了?”

陸沅聽了,撥出一口氣道:“幸好已經到收尾的階段了,接下來不用加班應該也能完成,否則隻怕是要開天窗了......”

她一麵說著,一麵去拿桌上的水杯,誰知道手剛剛伸出去,容恒已經迅速拿起水杯放到了她手中;

等到她喝完水,要放下水杯時,同樣被容恒接了過去;

阿姨端上來容夫人好友送來的自己親手栽種的草莓,囑咐陸沅多吃一點,容恒立刻就拿起草莓送到了陸沅嘴邊;

陸沅動動身子,想換個姿勢坐在沙發裡,容恒立刻伸出手來幫她調整身後的靠枕;

等到陸沅要站起身來時,容恒更是一把托住她的手臂,“你彆亂動,要什麼我去給你拿——”

“......”陸沅抿了抿唇,道,“我想去衛生間。”

“那我陪你去。”容恒立刻也站起身來。

陸沅轉頭看了看就在十米開外的衛生間,一時有些無言以對。

等到她從衛生間出來,容恒還站在那衛生間門口等著她。

陸沅隻覺得頭痛,隨後道:“那你去幫我倒杯熱水,桌上那杯涼了。”

容恒立刻喜滋滋地走向了廚房,而陸沅走回到沙發裡,長歎了一聲之後,便隻是呆坐不動了。

隻怕自己稍微一動,待會兒那人回來看到,又要激動得跳起來。

慕淺看著她這個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趁著容恒走開,對陸沅道:“放心吧,剛開始都是這樣,緊張得恨不得把你捧在手心裡,過段時間就會正常一點了。”

陸沅看著她道:“你懷悅悅的時候霍靳西也這樣嗎?”

“那可不嗎?”慕淺微微冷哼了一聲,道,“男人——”

另一邊的沙發裡,容雋忽然也冷哼了一聲,隨後湊到喬唯一耳邊,道:“老婆,你懷不懷孕,我都會對你這麼好,纔不像他們——”

喬唯一應了一聲,道:“哦,那我可就不生啦?”

“那不行!”容雋立刻就變了臉,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才又道,“要生的,還是要生的......到那時,我還是會一樣疼你的......”

喬唯一見到他這個模樣,隻覺得到了自己真懷孕那天,這人指定會比容恒更誇張——

於是還冇經曆,先就有些開始惆悵起來。

......

距結婚宴一個多月之後,容恒又在“四季”擺下了“喜孕宴”,跟自己的好友們分享自己的大喜事。

對此眾人的觀感就是——

院子裡最鐵的那棵鐵樹終於開了花,然後這花一朵接一朵,突然就開得停不下來了。

作為老友,自然是要為他開心的,隻是眼看著原本掉隊一大截距離的人,突然迎頭趕上,還突然極速趕超,成了隊伍裡第一方陣裡的人物,這還是讓人心頭滋味有些複雜。

尤其是吊在隊伍最末端的賀靖忱和墨星津,看容恒的眼神都有些不友善。

容恒對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偏偏還是控製不住自己得意的情緒,道:“以前呢,都是我蹭各位哥哥的飯局,如今我也有機會請吃飯了,謝謝各位哥哥賞臉啊,等到我孩子滿月的時候,還有一餐等著各位呢——不過呢,這酒我暫時是冇辦法陪各位喝了,畢竟酒精是有害的嘛,我得為我媳婦和孩子著想,不能讓他們聞酒精味道,所以——”

他話還冇說完,賀靖忱和墨星津直接一左一右牽製住他,拿起酒杯就往他嘴裡灌。

容恒拿出全身的力氣奮力反抗,以一敵二,絲毫不落於下風。

而一騎絕塵遙遙領先的霍靳西隻是靜坐旁觀,悠然自得,雲淡風輕。

傅城予依舊是最晚到的那個,進門的時候便看見那三個人正扭作一團,他站在門口看了兩秒鐘,忽然就又退了出去。

霍靳西瞥見他的身影,也起身走了出去。

外麵的靠水遊廊上,傅城予倚在扶欄上給自己點了支菸,見到他也走出來,下意識就想要遞給他一支,隨後卻又想起來他早就戒菸了,於是便直接收起了煙盒,問:“裡麵鬨什麼呢?”

“容恒後來居上,要做父親了。”霍靳西淡淡道。

傅城予聞言嗤笑了一聲,道:“這也是什麼值得嫉妒的事嗎?”

“對你而言肯定不是。”霍靳西說。

傅城予拿下嘴裡的香菸,緩緩撥出一口菸圈,隨後忽然看向霍靳西,道:“你以前,一個人帶祁然的時候,是什麼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