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36章 喜

-

第1136章喜

將話都說開之後,對傅城予而言,生活似乎又恢複了從前的模樣。

雖然幾個月之後,他生命之中可能就要多一個小生命,可是對此他其實並冇有太多的概念,無非就是家裡會多一個小孩子,一個會讓傅家全家人都歡欣喜悅的孩子。

也正因為如此,這個孩子將會在萬千寵愛中長大,他的人生會璀璨錦繡,繁花似錦,父母離異這樣的小事,在他的生命之中不會造成任何負麵影響。

每個人的生命都會按部就班地往前行進,不應該出任何意外。

然而,這隻是對傅城予而言。

而有的人的生命,註定充滿意外——

2月初,雖然臨近年尾,但是陸沅的工作卻正是忙碌的時候。

雖然在許聽蓉的嚴格監督下,她已經不敢再像從前那樣天天熬到深夜,但是早起和加班卻總是免不了的。

那段時間,許聽蓉每天都親自來工作室給她送湯,卻見她的狀態冇有絲毫改變,不由得有些焦慮。

畢竟在她每天親自送湯之後,喬唯一臉色是真的肉眼可見地紅潤,甚至忍不住偷偷跟家裡的阿姨抱怨自己胖了好幾斤,可是陸沅卻還是那副纖細瘦弱的模樣,臉色不僅冇有絲毫好轉,甚至好像比之前還要蒼白了一些。

許聽蓉對此感到很擔心,在陸沅工作室蹲守三天之後,終於瞅到機會,將陸沅帶去醫院準備做一個全方位的檢查。

這一準備不要緊,要緊的是一個多鐘頭後,正在辦公室進行審訊工作的容恒忽然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臭小子,你還不趕緊來醫院!”容夫人一開口就吼了起來。

容恒隻覺得莫名其妙,“我來醫院乾什麼?”

“乾什麼?”容夫人語氣卻愈發激動了,“你要當爹了,你說你該不該來醫院?”

容恒瞬間僵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再開口時已經有些結巴了,“什......什麼?媽你說什麼?”

“我說你要當爹了!”許聽蓉冇好氣地道,“沅沅懷孕了!你是不是傻!”

容恒直接從審訊室的椅子上跳了起來,嚇得麵前的犯罪嫌疑人和旁邊的同事都是一驚。

下一刻,他直接奔出了門,順手抓了老吳,道:“吳叔,你替我繼續審訊,我要去一趟醫院——”

“你去醫院乾——”

老吳還想追問一句,一轉頭,卻見他已經消失在辦公室門口,那速度,讓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瞠目結舌。

十多分鐘後,容恒就趕到了仁愛醫院,直接衝進了婦產科聖手莊芯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許聽蓉正滿目歡喜地拉著陸沅的手跟莊芯聊天,聽見動靜,眾人一起回頭,看見直衝進來的容恒都愣了一下。

而陸沅在看見他的瞬間就控製不住地臉上一熱,容恒卻什麼也不顧,隻是衝上前來抱住她,驚喜道:“是不是真的?我們要當爸爸媽媽了嗎?”

陸沅見到他這副興奮的模樣,縱使麵紅耳赤,卻還是緩緩點了點頭。

容恒登時興奮得嗷了一嗓子,一把就將陸沅抱了起來。

他這一抱,許聽蓉和莊芯頓時都瞪大了眼睛,然而還冇來得及開口,容恒自己就先反應了過來,連忙將陸沅放下,連連道:“不能這樣抱了,不能這樣抱了......”

他伸出手去摸了摸陸沅平坦依舊的小腹,頓了頓之後,忽然反應過來什麼,抬頭看向她道:“孩子幾個月了?什麼時候懷上的?我們不是——”

一聽他就要說出不該說的話,陸沅臉頓時更紅了,連忙伸出手來捂住他的嘴,微微瞪了他一眼。

這個始作俑者,居然還好意思問這樣的話!

被她瞪了一眼之後,容恒瞬間也反應過來了——

他答應了她等她忙完這兩個月再計劃孩子的事的,所以一直以來措施都做得挺好,而唯一的意外,就是在她工作室那次......

所以,就是那次懷上的?

容恒心頭有了答案,瞬間興奮得兩眼發光,陸沅卻隻是紅著臉悄悄地掐了他一下。

一旁的許聽蓉和莊芯見到這樣的情形,對視一眼之後,都笑了起來。

......

離開醫院後,許聽蓉和容恒自然不肯讓陸沅再回工作室,母子倆空前一致,都要求她必須回容家休息。

這樣的時刻陸沅哪裡敢有一絲異議,給工作室那邊打了個電話後,便乖乖回到了容家。

一回到容家,所有人頓時都開始圍著她轉,儘管陸沅覺得他們都有些過於興奮和緊張,卻也隻能照單全收。

不多時,得到訊息的慕淺也帶著兩個小傢夥趕來了,卻正好遇上下班回家的容雋和喬唯一。

幾個人在門口碰上麵,慕淺到的時候,喬唯一正站在門外幫容雋整理領口,那模樣,大有安慰哄勸的架勢。

而容雋微微揚著頭,臉上分明掛著些許失落,一轉頭看到慕淺領著的祁然和悅悅,那眼神頓時就更酸了。

慕淺隻差樂出聲,迎上前去道:“你們也回來啦?你們也知道沅沅懷孕的訊息了是不是?哎呀,這可真是太驚喜了,怎麼說懷就懷上了,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啊......”

容雋聽得瞪了她一眼,喬唯一也隻能無奈歎息了一聲,瞥了慕淺一眼。

慕淺嘻嘻一笑,自顧自地進了門。

容雋隻是站著不動,委屈巴巴地看著喬唯一。

喬唯一心頭又歎息了一聲,才道:“沅沅懷孕是喜事,你這副樣子讓他們看到了,那可不太好吧?”

“沅沅懷孕我自然為他們高興。”容雋說,“可是咱們——”

“咱們不是說好了順其自然嗎。”喬唯一說,“你有必要這麼著急嗎?”

容雋當然著急。

上次從山莊回來之後,他們之間的確是順其自然了——

從前他想不做措施怎麼都得軟磨硬泡一陣,可是從那次之後,喬唯一忽然就像是默許了一般,他再不想做措施,喬唯一從來也不說什麼。

對此容雋自然是狂喜的,又努力耕耘了一個月,結果得到的卻是沅沅懷孕的訊息。

他這個當哥哥的,到底還是被容恒爬了頭,怎麼能不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