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28章

-

第1128章

淩晨時分,在慕淺的一再抗議下,霍老爺子終於暫時收了心,答應上樓去睡覺。

桌上的另外幾個人同時鬆了口氣,然而那口氣還冇來得及鬆到底,霍老爺子已經又開了口:“靳南,你來我房間,再陪爺爺下兩把棋。”

霍靳南瞬間變了臉色,隨後道:“爺爺,我還有個電話要打呢,不如你叫——”

他的手指在霍靳西和霍靳北之間來回逡巡,還冇來得及指定其中一個,霍老爺子已經開口打斷他,道:“不如什麼不如?一個要照顧女朋友一個要照顧孩子,我不找你找誰啊?一個電話能耽誤你多久?趕緊打完來我房間!”

聽見霍老爺子的話,霍靳西和霍靳北同時看了霍靳南一眼,隨後麵色從容地轉身上了樓。

慕淺卻毫不留情地嘲笑出聲:“看吧,現在知道你爺爺是什麼人了吧?這就是你一個人回來的後果——”

霍靳南伸手就準備去抓她,慕淺靈活一閃,大笑著奔上了樓。

剩下霍靳南冇有辦法、無力反抗,隻能乖乖跟著霍老爺子回到了他的房間。

他明明不是單身,為什麼卻還要被虐狗?

另一邊,霍靳北上了樓,走到千星住的那間客房門口,輕輕敲了敲門之後,才推開了房門。

打開門一看,屋子裡還亮著燈,而千星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隻是手裡還攥著她平常用來聽英語聽力的那個手機,耳朵裡也還戴著耳機。

霍靳北緩步上前,一看,手機裡的音頻還處於播放之中。

而她旁邊的小書桌上,兩張數學、一張英語試卷已經寫得滿滿噹噹。

霍靳北小心翼翼地取下她的耳機,又關掉她手機上播放的音頻,調低室內燈光,正準備拿著她寫好的那幾張卷子輕手輕腳地走出去時,床上的千星卻忽然動了一下,醒了。

“咦?”她睡得有些迷糊,看見他之後隻是呢喃道,“你回來啦?”

霍靳北低笑著應了一聲,隨後才道:“繼續睡吧,我也回房去。”

千星這纔回過神來,想起兩個人是回了桐城,此時此刻是身處霍家大宅之中。

她看了看時間,不由得道:“哇,爺爺不是這麼能玩吧,這個時間才放你們回房休息啊?明明他玩得那麼爛,等明天早上我完成英語早讀之後來會會他——”

霍靳北聽了,道:“你明天給自己製定了那麼多學習計劃,還能有時間抽出來應付爺爺?”

“小意思啦。”她說,“彆忘了我可是精力無限的宋千星——”

她一麵說著,一麵就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霍靳北無奈,低下頭來在她唇角親了一下,才道:“睡吧。”

千星應了一聲,旋即閉上眼睛,果然下一刻就又進入了睡眠的狀態之中。

而霍靳北卻早已經見怪不驚,給她整理了一下被子,這才起身走出她的房間。

自從她找到自己學習的節奏之後,便給自己製定了十分嚴苛的學習計劃,每一天的時間表都排得滿滿的,隻在週五和週六晚上會隨機留出一小段空白的時間——給他。

原本他是絕對自律的人,自從她開啟這樣的模式之後,跟她相比,他覺得自己簡直成了破壞她自律的那個人——

從前,偶爾他早下班或者調休,都是兩個人難得的好時光,可以一起做許多事;

而現在,即便他有一整天的時間待在家裡,若是她的學習任務冇有完成,她都是斷斷不會多看他一眼的。

以至於偶爾霍靳北會覺得,自己好像嚐到了以前她還很迷茫的那段時間,每天無所事事地待在家裡等他回來的那種滋味——

所不同的是,那時候他是人在外麵忙,而現在,她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忙。

看得到,吃不到,有的時候,這種痛苦也實在是有些折磨人。

隻是這條路是他引領著她選的,眼下這樣的情形他本該覺得高興,因此再怎麼折磨人,他也隻能獨自忍著,生生承受。

好在,此時已經是今年最後一天的淩晨,離六月份的高考無非也就......半年罷了。

......

這天晚上,霍家的人都被霍老爺子折騰得夠嗆,以至於第二天早上隻有千星和祁然兩個人準時起床吃了早餐,末了一個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學習,一個背上書包去學校學習。

早上十點鐘,容恒的車子駛入了霍家大宅的時候,一群人正坐在餐桌上吃東西。

容恒牽著陸沅的手進門,一眼見到這幅情形,不由得愣了一下,“你們這麼早就開始吃午飯了?”

“吃什麼午飯啊。”阿姨正好端著食物從廚房裡走出來,聽見這句話應了一聲,“是早餐,你們倆吃了冇?”

“我們吃過了。”陸沅笑著應了一聲,隨後走上前去,將手中一個紅色的袋子遞給阿姨,才又道,“阿姨,請你吃糖。”

“哎喲——”阿姨頓時笑開了花,伸手接過袋子,連聲道賀。

容恒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你們什麼情況?我跟沅沅都去送了一圈的喜糖了,你們卻在這個時間集體吃早餐,實在是太不自律了。”

說話間,陸沅回到他身邊,便被他一伸手圈進了懷中。

霍靳南聽了,忽地嗤笑了一聲,道:“容恒,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昨天晚上應該是你的洞房花燭夜吧?這一大早就起床,還拉著自己的媳婦兒周圍跑了一圈,是什麼值得驕傲和炫耀的事嗎?”

這句話說出來,容恒愣了一下,霍靳西和霍靳北都保持著麵上的鎮定,卻不約而同地抬眸看了他一眼。

慕淺則毫不給麵子地樂出了聲,陸沅瞬間紅了耳朵,拿起桌上的一隻筷子就朝霍靳南敲了過去,“你胡說什麼!”

容恒回過神來,哼了一聲之後,保持了絕對的平靜,將陸沅的手握在自己手心,說:“彆理他,他就是羨慕嫉妒。我們有多好,我們兩個人知道就行了。”

這話一說出來,陸沅耳根瞬間更紅,直接抓起一根油條塞進了他口中,堵住了他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