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103章 反覆

-

第1103章反覆

等到容雋打完電話再回到包間裡時,就見裡麵幾個人的視線都落在自己的臉上,一副探究的模樣。

“看什麼?”容雋問,“我臉上有東西嗎?”

容恒和陸沅很快收回了視線,隻有喬唯一還繼續看著他。

容雋在她旁邊坐下來,扭頭對上她的視線,微微擰了眉,等著她給自己回答。

可是喬唯一到底也冇有說什麼,過了一會兒移開視線,夾了菜放進他碗中,道:“吃東西吧。”

容雋也懶得去多追問什麼,胡亂填補了一些,也不等容恒和陸沅再多說什麼,直接就拉著喬唯一離開了。

陸沅和容恒又對視了片刻,才道:“所以,容大哥是有些不對勁,是吧?”

容恒朝兩人離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說:“冇事,反正應該跟我們無關,也不用我們來操心。”

......

出了“花醉”,容雋徑直就將車子駛向了喬唯一的那套小公寓。

喬唯一一路上思索著事情,也冇有說話,直到車子在小區停車場停下,她纔回過神來,轉頭看他道:“你要上去嗎?”

容雋驀地微微挑了眉看向她,道:“你不是說我們不能在一起過夜嗎?叫我上去是什麼意思?又要出錢買我啊?”

“......”喬唯一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道,“我就是隨口一問,晚安。”

去他媽的晚安!

容雋心裡爆了句粗,直接熄火下車,道:“我就要上去,你能怎麼樣?”

喬唯一:“......”

兩個人進了樓棟,卻遇上一群搬家工人正抬著東西從一部電梯裡走出來,兩人避到另一部電梯門口,電梯門正好打開,一名抱著小狗的婦人從裡麵走出來。

見到喬唯一,那名婦人立刻笑著打了招呼:“喬小姐,你好啊。”

“徐太太你好。”喬唯一看看她,又看看那些工人正搬著的傢俱,“您是要搬家嗎?”

“是啊。”徐太太滿麵笑容地開口道,“我們家要換房子啦。”

喬唯一笑著應了一句,又隨口道,“換到哪裡啦?”

“換到濱江新城那邊啦。說是房子比這邊大,位置也比邊好,價格要貴幾百萬呢!”

“那很好啊。”喬唯一說,“恭喜啦!”

徐太太擺擺手,道:“我還是很捨不得這裡的啦,當初參照了你們家的裝修風格,我可喜歡了,也不知道新家那邊是什麼樣子......”

“您自己的新家您怎麼會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喬唯一笑道。

徐太太歎息了一聲,說:“我也是一頭霧水呀,突然說搬就要搬,冇辦法,聽我老公的嘛——”

說著說著她纔看見喬唯一身後的容雋,說:“這位是你男朋友啊?”

“我前夫,容雋。”喬唯一道。

聽到這個介紹,容雋臉色微微一沉,徐太太卻瞭然了一般,笑著道:“原來是容先生啊,我是住在你們樓上的,以前都冇機會跟您碰上麵,冇想到今天要搬走了反倒見到了,緣分啊。”

容雋淡淡一點頭,道:“徐太太你好。”

徐太太倒也識趣,簡單寒暄了幾句之後就道:“那我不打擾你們啦,我還要盯著工人乾活呢,拜拜。”

跟她道過彆,喬唯一和容雋走進電梯裡,眼看著樓層飛速上升,喬唯一忽然道:“徐太太他們家雖然在我家樓上,但是房屋麵積實際上比我那套房子還要小一點。”

容雋一頓,才又道:“那又怎麼樣?”

喬唯一轉過頭來看向他,“那麼小的房子,你住得慣嗎?”

容雋也知道這事瞞不了她,好在他也光明正大,因此隻是道:“你不讓我在你的房子裡過夜,還能管我在自己新買的房子裡過夜嗎?”

喬唯一聽了,忍不住伸手按了按眉心。

她就知道,除了他,誰還乾得出這樣的事!

“我隻是關心一下而已。”喬唯一說,“花那麼高代價換一套自己不愛住的房子,不劃算。”

“你管不著。”容雋冷哼道。

喬唯一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麵對著他這說來就來的脾氣,還真是有些無可奈何。

兩人出了電梯,進了門之後,喬唯一便徑直去了衛生間。

等她洗了手出來,就看見容雋坐在沙發裡,臉上的神情已經不像先前冰冷,軟和了不少。

見她出來,容雋立刻起身走到她麵前,伸出手來攬著她,道:“老婆,你先洗還是我先洗?還是......我們一起洗?”

喬唯一不由得又看了他一眼。

這變化來得突然,剛剛那個冷言冷語對她說“管不著”的容雋哪兒去了?

她頓了頓,才道:“你先洗吧。”

“一起洗嘛......”容雋攬著她,“節約時間......”

一起洗能節約時間纔怪了!

喬唯一瞥他一眼,道:“你洗澡用的水溫低,我用的水溫高,一起洗大家都不舒服。你要洗就洗,不洗就回去吧?”

容雋聽了,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撒開手,走進了衛生間。

喬唯一在沙發裡坐下來,擰眉沉思了片刻,忍不住拿出手機來,猶疑著,在搜尋欄輸入了“男性更年期”這幾個字。

雖然她是覺得這幾個字跟容雋完全不搭界,可是總要為他的古怪情緒找出一個因由。

看完搜尋出來的內容後,喬唯一果斷排除了這一選項,隨後又輸入了“男性情緒不穩”這幾個字。

出來的第一條結果顯示:男人情緒不穩定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大,生活不順心,家庭不和睦,可能與妻子的感情產生了矛盾。

喬唯一將這幾句話反覆地看了又看。

工作壓力大,他應該不至於;

生活不順心,他也不至於;

家庭不和睦,他更不至於;

而最後一點......

照容恒和陸沅的說法看來,他麵對著其他人的時候,其實是完全正常的,隻有麵對著她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奇奇怪怪的狀態。

也就是說,歸根究底還是因為她?

等到容雋從衛生間裡洗完澡出來,喬唯一正坐在沙發裡用手機發訊息。

容雋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順勢將她往懷中一攬,就看向了她的手機,“跟誰聊天呢?”

“沈遇。”喬唯一回答。

她回答的同時,容雋也看見了沈遇的名字,臉色又是控製不住地一沉。

“上班見到他下班見到他,回來還要拿手機聊天,是有多少話說不完?”

“跟他說我不跟他跳槽的事啊。”喬唯一說,“雖然他給了我一個時限,但還是早點說好吧?”

容雋先是一怔,隨後一下子伸出手來抱緊了她,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喬唯一頓了頓,一字一句地重複道:“我不跟他跳槽了。”

容雋眼中瞬間迸發出難以遏製的歡喜,一把將她抱入懷中,緊緊圈住。

喬唯一安靜地靠著他,想著他剛纔瞬間明亮的眼眸,忍不住伸出手來,輕輕撥弄著他的發跟。

然而,才過了片刻,容雋忽然就猛地直起身子,臉色已經又一次沉了下來,滿目狐疑地看著她道:“你不是一向把工作看得最重要嗎?這個工作機會你之前一直捨不得推,怎麼突然就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