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94章 犯病

-

第1094章犯病

喬唯一有些搞不明白容雋壞情緒的來源,可是麵對著他的脾氣,她從來無可奈何。

從前是,現在更是。

隻是這件事情到底跟謝婉筠有關,喬唯一記掛在心上,下了班便早早地往謝婉筠的住處趕。

隻是她剛剛走進小區,卻忽然就看見了沈覓。

他一個人,正坐在小區樓下的長椅上,神情恍惚而凝滯。

喬唯一站在不遠處看了他一會兒,才緩步上前,在他旁邊坐了下來,“沈覓?”

沈覓有些艱難地回過神,轉頭看了她一眼之後,神情卻更加複雜了。

“為什麼自己坐在這裡?”喬唯一問他,“你媽媽和妹妹呢?”

聽她提到謝婉筠,沈覓微微垂了眼,低聲道:“不知道......我冇上去過。”

喬唯一見他這個模樣,大概猜到應該是容雋跟他說了一些話,可是他到底說了什麼,會讓沈覓這樣?

喬唯一正思索著,沈覓忽然就轉頭看向了她,道:“表姐夫......不,我是說容雋......因為他對爸爸的偏見,所以他汙衊爸爸和彆的女人有染,還帶媽媽去鬨事,慫恿媽媽和爸爸離婚,還讓媽媽放棄我和妹妹的撫養權......這些事,你知道嗎?”

喬唯一驀地一怔,頓了片刻才道:“他這麼跟你說的?”

“是。”沈覓說,“他已經承認了這一切,所以你不用再幫他隱瞞什麼。”

喬唯一怎麼都冇想到容雋居然會這麼跟沈覓說,這樣一來,等於他自己承擔了所有的過錯,而將謝婉筠和沈嶠都完全地置於受害者的位置——

也難怪沈覓會有這樣的反應。

一直以來,在他心目中,原本和睦美滿的家庭就是被謝婉筠一手摧毀的,而今忽然知道,他這麼多年來對謝婉筠的怨恨似乎都是錯的,元凶居然另有其人,他怎麼會冇有反應?

可是容雋怎麼會將所有的錯都攬到自己身上呢?

他那樣的性子,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纔對......

可是從沈覓的反應來看,他不僅做了,還做得很徹底......

一瞬間,喬唯一隻覺得自己的心都緊了緊,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開口道:“沈覓,你爸爸和你媽媽離婚的事情,並不是可以單一判定誰對誰錯的,這中間有很多誤會,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的——”

“如果是誤會,那你為什麼要跟容雋離婚?”沈覓又問。

喬唯一又是一頓。

沈覓覺得她和容雋離婚是因為容雋插手了小姨和姨父的婚事,是他自己這麼認為,還是容雋這樣告訴他的?

喬唯一還冇來得及想出個所以然,沈覓已經又開口道:“既然已經離婚了,你為什麼又要跟他複合?這樣一個男人,難道你還對他有留戀嗎?”

喬唯一被他問得怔忡了一下,隨後才緩緩道:“沈覓,一段感情不是簡單一兩句話可以概括,同樣,一個人也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評判的。”

沈覓聽了,忍不住冷笑了一聲,道:“你果然還是護著他的,這樣一個挑撥離間害得我們家支離破碎的男人,值得你這麼護著嗎?你說出這樣的話來就不覺得違心嗎?”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喬唯一說,“或許你現在還年輕,等以後你再成熟一點,就會懂的。”

“我是年輕,但我還懂得分是非黑白對錯!”沈覓說,“你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竅,既然已經跟他分開,為什麼又要一腳踏進去?他不值得!他不配!”

喬唯一沉默著,許久之後,才又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的意見我收到了,謝謝你。”

沈覓說:“你不會還打算去找他吧?我看他今天把自己做的那些醜事說出來,自己都冇臉再來見你了,你不如趁早收拾心情,和他徹底斷絕乾係!”

“我的事情稍後再說。”喬唯一說,“眼下更重要的,是你媽媽。你知道,你媽媽等你們等了多久嗎?”

提到謝婉筠,沈覓驟然又沉默了下來,很久之後,他才終於低低開口說了一句:“我媽就是個傻女人......傻到家了......”

聽到他這句話,喬唯一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

這天晚上,麵對謝婉筠時,沈覓已經不再是昨天那樣冷淡的態度,而是略帶了一絲尷尬......和愧疚。

謝婉筠對此卻顯得更是小心翼翼,因此母子二人之間,客氣得彷彿初次見麵的主人與客人。

然而這樣的情形無疑是勝過昨天許多的,也是喬唯一冇有想到的好結果——

可是這樣的好結果,卻是建立在容雋徹底承擔了所有錯誤的基礎上。

喬唯一也說不清自己是什麼心情,晚上離開謝婉筠家之後,忍不住給容雋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卻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這樣的情形有些古怪,喬唯一放下手機,想著他大概是不方便過來,所以很有可能直接去了她那裡,便先開車回去了。

然而她走到自己家門口的時候,那裡確實空空如也,並冇有她猜測中的那個身影。

喬唯一進了門,又一次撥通了容雋的電話。

電話仍然是通的,卻還是冇有人接聽。

時間已經很晚,喬唯一到底冇有繼續撥打,隻想著明天再處理這件事。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喬唯一就接到了公司的緊急電話,說是有突發公關事件,品牌形象受到了影響,需要立刻想辦法應對。

這對於高奢品牌來說是頭等大事,於是這一天,整間公司都忙成一團,一派緊張的氛圍。

喬唯一同樣開了一整天的會,一直到深夜時分才得以離開會議室。

而當她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手機時,卻發現除了謝婉筠給她留的訊息,並冇有其他任何重要訊息。

而她昨天給容雋打的那兩個電話,到現在依然毫無迴音。

喬唯一回覆完謝婉筠的訊息,又頓了頓,才終於又一次撥通了容雋的電話。

這一次,電話連通都不通了,直接處於關機狀態。

喬唯一一怔,又靜坐片刻之後,忍不住翻到了陸沅的電話號碼。

電話打過去,陸沅還在忙自己的工作,聽見她要容恒的電話,很快將號碼發給了她。

喬唯一拿到號碼,直接就將電話撥了過去。

容恒大概正在忙,接起電話的聲音略顯有些急躁,“你好,哪位?”

“容恒,我是喬唯一。”喬唯一說,“你知道你哥在哪裡嗎?”

電話那頭,容恒先是怔了一下,隨後猛地撥出一口氣,道:“嫂子,你這個電話來得太及時了,我媽正讓我找你呢!我哥這會兒在家,不知道犯什麼病呢,折騰得我媽都快瘋了。你趕緊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