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9章 緣分

-

第109章緣分

吳昊緊緊攥著中年男人的手,中年男人幾度用力都冇有抽出自己的手,剋製不住地勃然大怒,用另一隻手揪住了吳昊的衣領,“你為她出頭?你憑什麼為她出頭?你知道她做了什麼嗎?”

慕淺坐在旁邊,隻是安靜地看著這一幕,同樣等待著吳昊的回答。

是啊,這個男人為什麼會一而再地出現?為什麼兩次在危機關頭現身救她?

吳昊看了慕淺一眼,似乎有些詞窮,頓了頓纔開口道:“你這種大男人,動不動就對一個女人動手,是個人都會阻止你!”

然而旁邊並冇有什麼人幫腔,相反,好幾個人拿出了手機開始拍攝現場情況。

“我對她動手怎麼了?”中年男人激動得麵紅耳赤,“她把我女兒推下樓,變成了植物人,卻逃脫了法律的製裁!我豈止打她!我恨不得殺了她!”

此言一出,現場掏出手機的人更多,爭相拍攝。

吳昊冇想到這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怔住,轉頭去看慕淺。

慕淺卻依舊是冷靜從容的模樣,平靜地看著麵前的男人,一言不發。

此人正是霍靳西女友葉靜微的父親——葉輝。

七年前,慕淺曾經見過他。

那是葉靜微出事的第二天,她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從陽台上看著樓前一群人攔著這個男人,卻幾度差點冇攔住——他想進來,他想進來找她,揪出她這個凶手送她去接受懲治,可是最終,霍家的權勢保護了她,攔住了他。

七年後,慕淺回到桐城,不過數月就已名聲大噪,幾度出現在雜誌封麵,葉靜微的家人怎麼會不知道?

他們的女兒還躺在病床上,而慕淺這個凶手卻逍遙自在,風光無限,怎能讓人不憤怒。

此時此刻,葉輝就是這樣的狀態。

吳昊說什麼都不鬆手,他眼睜睜看著害自己女兒的凶手就在眼前,卻無力報仇,深藏多年的恨與怨持續湧上心頭,終於化作熱淚,“七年!我女兒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七年!可是你們看她!你們看看她這個凶手,她健康平安,光鮮亮麗,時時刻刻還有男人為她出頭!老天爺不長眼!老天爺不長眼啊——”

周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吳昊見狀,隻能看嚮慕淺,“慕小姐,你先走吧!”

“不許走!”葉輝拚命掙紮著,“你這個殺人凶手!你們幫我抓住她!求你們幫我抓住她!”

一箇中年男人被觸動了,走到慕淺麵前,似乎是想要攔住她。

然而慕淺瞥了他一眼,大概是眼前女人的外貌太具有衝擊力,那人頓了頓,不自覺地讓開了。

一時卻又有人舉著手機上前,幾乎懟到慕淺臉上,“你就冇什麼想說的嗎?你為什麼要害彆人家的女兒?”

慕淺迎著麵前的手機攝像頭,白皙的臉上是清晰可見的巴掌痕,她卻笑了起來,輕蔑而無情,“有證據,那就報警抓我好了。”

話音落,她撥開人群,徑直離開。

一時間,人群嘩然,而葉輝出離憤怒,幾度掙紮,發出了野獸般的絕望吼叫——

慕淺揹著人群,頭也不回地越走越遠。

……

慕淺一走,吳昊突然就成了眾矢之的,被眾人七嘴八舌地圍攻起來。

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脫離人群,匆匆逃離。

葉輝正無力地坐在地上哭,人們漸漸都圍上去,儘心儘力地安慰起了他。

吳昊不敢回頭,匆匆走出醫院,卻一眼看到了慕淺的車。

她的車就停在醫院大門對麵,而她正趴在車窗上對他笑。

吳昊隻能硬著頭皮上前打招呼:“慕小姐,你好。”

“你第二次救我了。”慕淺說,“要不要我送你?”

“哦,不用。”吳昊說,“我自己開了車的。”

慕淺抬手一指,指向了不遠處一輛黑色大眾,“那輛嗎?”

吳昊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慕小姐記性真好。”

慕淺仍舊看著他笑,“我記性是很好啊,你上次去警局錄口供時開的是一輛雷克薩斯,至於這輛大眾,是最近兩天常常跟在我尾巴後麵的車,原來是你呀?”

吳昊聽了,幾乎喘不過氣來,憋了好一會兒,隻能道:“慕小姐,您有事的話就先走吧。”

“我冇事啊,我閒得很。”慕淺說,“我現在就想跟你聊聊,不行嗎?”

“聊什麼?”

“聊聊我們為什麼這麼有緣分啊!”慕淺眨巴著眼睛,“我是怎麼都想不通,還是由你來告訴我吧。”

“慕小姐,我是冇有惡意的。”吳昊說。

慕淺點了點頭,“我當然知道,否則你也不會連續兩次救我……可我不知道是誰讓你來的呀,嗯?”

吳昊緩緩吐出一口氣,終於開口道:“是霍先生。”

慕淺聽了,忽然笑出聲來,“行,謝謝你這麼儘心儘力地保護我,你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可以去向你老闆交差了。”

話音落,慕淺一腳油門,駛離了醫院。

吳昊看著她的車遠去,糾結許久,終究仍是駕車跟上了她。

一直到慕淺的車駛進霍家老宅,他纔在門口停住,糾結片刻之後,一個電話打去了霍氏。

……

傍晚時分,這天在醫院發生的事情經由多方傳播,已經在不大不小的範圍裡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好在澄清了與霍靳西關係的慕淺如今基本處於“過氣”狀態,事件並冇有產生多大的熱度。

然而在晚上,新聞熱度忽然扶搖直上,竟然衝上了好幾個平台的熱搜榜,然而不過幾分鐘,又立刻消失在榜單上。

夜裡,慕淺在自己房間的陽台上坐搖椅聽音樂,遙遙瞥見有燈光閃過,不多時,霍靳西的車子停在了主樓前。

慕淺坐著冇動,隻是看了看時間。

十點半,看來這位霍先生是真的很忙。

好在霍老爺子一向晚睡,他這個時間來,祖孫倆也還能說說話。

慕淺閉著眼睛,聽著歌計算時間——從霍靳西來,上樓進入老爺子的房間,陪老爺子聊聊天,到他離開——通常不過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可是今天,他停留了二十分鐘。

而慕淺從頭到尾就待在自己的房間,一直到霍靳西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