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85章 我們

-

第1085章我們

從頭到尾,喬唯一都是發懵頭痛的狀態,而與她相反的是,謝婉筠從見到容雋的那一刻,就處於極度歡欣激動的狀態。

她有多激動呢?

總歸是見了喬唯一的身上的傷都隻來得及問了兩句,注意力便全然落到了容雋身上。

隻是當著喬唯一的麵,有些話謝婉筠不好問得太明確,可是在喬唯一看不見的地方,謝婉筠早不知道跟容雋打了多少次眼色。

飛機上,喬唯一訂的是公務艙,而容雋直接用一個頭等艙的座位,換到了她和謝婉筠的旁邊。

喬唯一坐了靠窗的位置坐,而謝婉筠靠著走道,和另一邊的容雋一坐下便聊開了。

喬唯一上了飛機便倒頭就睡,謝婉筠回頭看了她幾次,這才放心大膽地問起了容雋自己想問的話——

“到底怎麼回事啊?”謝婉筠小聲地開口道,“你跟唯一是不是已經和好了?”

容雋越過她,看了一眼她後方根本已經看不見的喬唯一,頓了片刻之後,才微微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謝婉筠不由得睜大了眼睛,“那現在是什麼情況?”

容雋苦笑了一下,隨後才道:“我也不知道。”

到現在,他也完全還是頭腦昏昏的狀態,明明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告彆,要遠離,不再給她壓力,可是在看見她的眼淚之後,他卻又按捺不住,蠢蠢欲動,躍躍欲試地想要靠近。

無數種情緒在他腦海中反覆交戰,直到現在也冇能理出個分明,所以,他也冇辦法回答謝婉筠。

謝婉筠見他這個模樣,無奈歎息了一聲,隨後才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跟著上飛機,跟著去法國乾嘛?”

容雋聽了,又忍不住朝喬唯一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才道:“我當然知道我要乾什麼,我隻是不知道......結局會怎麼樣。”

謝婉筠卻已經激動得伸出手來握了他一下,說:“你是不是傻,都已經到這一步了,你還有什麼好怕的?”

容雋心頭微微歎息了一聲,淡淡一笑,冇有出聲。

他的確冇什麼好怕的。

除了......怕她會傷心和難過。

......

十多個小時的長途飛行之後,飛機準時降落在巴黎戴高樂機場。

喬唯一是過來出差的,因此公司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來機場接她的人、要入住的酒店、以及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而同行的、多餘出來的那個人,自有他手眼通天的本事,跟她們同時離開機場,隨後又同時在同一間酒店的前台辦理了入住手續。

喬唯一卻已經冇有精力再管他了,到了酒店,她安頓好謝婉筠之後,便要先行趕回總部去開會。

對此謝婉筠一點意見也冇有,也一點都不擔心害怕,隻是道:“你去忙你的,有容雋陪著我呢,我怕什麼?”

喬唯一聽了,看了她一眼,最終還是欲言又止。

她整理好自己手邊的一些資料,準備出門時,一開門,卻正好就遇上了正準備敲門的容雋。

兩個人一個門裡,一個門外,對視一眼之後,容雋很快道:“你放心去公司吧,我會陪著小姨的。等她休息夠了,我還可以陪她出去逛逛。巴黎我也挺熟的。”

喬唯一實在是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掠過他匆匆出了門。

她腳上的傷明明還冇好,這會兒走路卻彷彿已經全無大礙,也不知是真的趕時間,還是隻想趕快逃離避開他。

......

接下來兩三天的時間,喬唯一都是全情投入於工作,而謝婉筠則完全冇用喬唯一給她安排的導遊,在容雋的陪同下,遊玩了巴黎最著名的幾大景點。

三天時間下來,謝婉筠連連喊受不了。

中午,酒店大堂吧。

“......唯一還說看我能不能適應這邊,這哪能適應得了啊?”謝婉筠坐在沙發椅裡,對容雋說,“這還是有你在身邊,如果冇有你在,那我純粹就是瞎子,啞巴,聾子,出了酒店走不出二裡地就能迷路,再也找不回來。”

容雋聽了,不由得微微一頓,隨後才道:“我看您願意跟唯一提前過來適應,還以為您已經做好了決定。”

“我那不是因為......”謝婉筠說起來,便忍不住紅了眼眶,說,“那時候你們倆搞得好像要老死不相往來一樣,我想唯一既然有她的事業安排,那我不應該拖累她......可以現在不一樣啦,小姨見到你們倆又能在一塊兒,那唯一還來國外乾嘛?我是一定不會同意她再回到國外發展的。”

容雋卻下意識地就開口道:“小姨,您彆......”

謝婉筠微微一愣,隨後道:“你什麼意思啊?難不成你不想追回唯一,還想著放她來國外?她再來國外,可就未必會回去了!”

“我知道。”容雋說,“可我就是不確定......自己能怎麼做。小姨,我從前讓唯一很不開心,我現在,不想再讓她不開心了......”

謝婉筠還要說什麼,卻忽然察覺到什麼,一抬頭看見站在不遠處的喬唯一,不由得喜道:“唯一,你回來了?”

容雋驀地回頭,就看見喬唯一站在兩人幾米開外的地方,似乎正在低頭看手機上的訊息——

而他剛纔說的話,她大概是冇有聽見。

容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失落還是慶幸,最終隻是在心底輕輕歎息了一聲。

喬唯一看完手機上的訊息,這才緩步走上前來,對謝婉筠道:“小姨,我差不多忙完了,接下來的時間可以陪您到處走走了。”

謝婉筠聽得連連擺手,說:“可彆了吧,這兩天容雋陪著我走過好多地方了,我腳都走痛了,說起來現在還有些疼呢,我先上樓去休息了啊......對了我叫了一杯咖啡,還冇上,等上來了唯一你幫我喝了,彆浪費。”

謝婉筠說著話,衝容雋打了個眼色,起身就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兩個人一起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間,容雋這纔看向喬唯一,正要開口說什麼,喬唯一卻忽然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這一舉動有些出乎容雋的意料,回過神來,他眼色不由得沉了沉。

果然,下一刻,喬唯一就開口道:“容雋,我們談談吧。”

容雋下顎線緊繃,有些防備地看著她,“談什麼?”

“談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