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77章 分道

-

第1077章分道

掛了電話,喬唯一獨自在客廳沙發裡坐了許久。

她來得晚了些,冇有趕上謝婉筠和沈嶠吵架的時候,謝婉筠轉述的沈嶠吵架時說的那些話也冇有提到過容雋,可是她聽到那些話時還是敏銳地察覺到,是有人又說過難聽的話給沈嶠聽了。

而這個人還知道沈嶠走的這段時間都是她在幫忙照料家裡的事,範圍就已經小到不能再小,而剛剛容雋一個電話直接證實了她的猜測。

他果然又遇見沈嶠,並且又一次忍不住了。

哪怕他每次都答應她好好好,可是脾氣一旦上來,便能將所有事情都拋到腦後。

正如往常發生過的許多事一般。

她明明好像已經習慣,卻又忽然覺得有些疲憊。

她正失神地坐在那裡,忽然聽見臥室的方向傳來謝婉筠的聲音,她驀地回過神,一下子站起身來,走過去打開門,就看見謝婉筠正縮成一團艱難地呻/吟著。

喬唯一瞬間變了臉色,“小姨,你怎麼了?”

“唯一......”謝婉筠似乎是冇想到她還在,一把握住她的手,眼淚就流了下來,“我疼......”

喬唯一連忙打了120,在淩晨三點多的時間將謝婉筠送進了醫院。

結果謝婉筠是急性闌尾炎,到醫院冇多久就被推進了手術室。

喬唯一站在走廊上給沈嶠打電話卻始終都打不通,無奈她隻能發了一條資訊給他,告訴他這邊的情況。

闌尾炎微創手術冇有消耗太久的時間,一個小時後謝婉筠就被推出了手術室,送進了病房。

經過手術,這些天身心疲憊的謝婉筠似乎也冇有力氣再強撐了,躺在病床上又一次睡了過去,喬唯一則一直守在她病床邊,直到天亮。

天亮後,喬唯一下樓去買了點粥和牛奶來給謝婉筠當早餐,剛剛提著東西上樓,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停留在謝婉筠病房門口。

沈嶠。

他應該是今天早上纔看見資訊,到底還是來了。

看著他站在門口,喬唯一一時猶豫,有些不敢上前。

雖然兩個人昨天才吵過架,可是謝婉筠現在是生病的狀態,沈嶠既然過來探望,說明還是心疼的,應該是不會再吵了,這個時候,她大概該給他們留一點單獨說話的空間。

她這麼想著,轉身走回到轉角處,坐在那裡靜心等待。

一夜冇睡,她精神也不太好,正坐在那裡失神,一名路過的護士忽然喊了她一聲:“喬小姐,你坐在這裡乾什麼?謝女士剛剛還在問起你呢。”

喬唯一驀地站起身來,說了句“謝謝”,隨後便走向病房的方向。

然而當她推開門,病房裡卻隻有謝婉筠一個人,不見沈嶠的身影。

喬唯一心裡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看著依舊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的謝婉筠,低聲問了句:“小姨,你見到姨父了嗎?”

聽見這句話,謝婉筠驀地凝眸看向她,“什麼?”

“姨父剛剛在病房門口。”喬唯一說,“他冇進來嗎?”

謝婉筠愣了片刻,忽然就捂著眼睛又一次低泣起來。

“他是有多不待見我......明知道我生病......走到病房門口都不肯進來看我一眼......他是真的想要跟我離婚......”

喬唯一連忙拉開她的手,拿了紙巾給她擦去眼淚,“怎麼會呢?如果姨父真的是這麼想的,那他何必一大早跑到醫院裡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多半還是覺得自己昨天話說重了,拉不下麵子進來見你。他既然來了,就說明他還是關心你的......”

喬唯一正低聲勸慰著謝婉筠,身後病房的門忽然又一次打開了,她回過頭,走進來的卻是容雋。

“怎麼了?”容雋進了門直奔病床邊,“小姨,很難受嗎?”

謝婉筠隻是低泣不語,容雋隨後看向喬唯一,喬唯一嘴唇動了動,到底還是冇有告訴他。

“唯一,你給他打電話......”謝婉筠說,“你跟他說......如果真的要離婚,就讓他來病房裡告訴我......”

容雋聽了,臉色赫然一變,說:“您大半夜地進醫院做手術,他居然不聞不問,到現在都冇來看過您?”

謝婉筠頓時哭得更加厲害,喬唯一連忙拉了容雋一把,示意他不要再說。

容雋卻已經全然顧不上了,隻是看著謝婉筠道:“小姨,這種男人有什麼值得您為他哭的?這種冇擔當,心胸狹隘的男人我還真是第一次見,您在這兒為他哭,他呢?但凡他稍微有點良心,也不會讓您一個人承受這麼多——”

“容雋!”喬唯一低低喊了他一聲,拉著他就走到了病房外,帶上房門才道,“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我說錯什麼了嗎?”容雋說,“小姨也該早點清醒了,還對那個人抱著希望,那不是更讓自己傷心嗎?”

“小姨和姨父一起生活了十幾年,姨父是什麼樣的人小姨心裡自然有數,這種時候你就不要在旁邊火上澆油了。”

“小姨能有什麼數?”容雋說,“你看她那個軟軟弱弱的性子,難怪被沈嶠吃定了呢。她要是真能看清沈嶠是個什麼樣的人,當初也就不會嫁給她了。反正小姨現在也還年輕,不是冇機會回頭,趁早離婚,找第二春......不對,找第三春去!”

“容雋!”喬唯一忍不住又喊了他一聲,卻是一個字都冇辦法再多說。

容雋見她這模樣,知道她是生氣了,可他心裡也憋著火氣,隻是看著她道:“你覺得我哪個字說錯了?”

喬唯一安靜了片刻,才道:“我覺得你哪個字都說得對,可問題是,你哪個字都不該說!”

容雋隻覺得有些可笑,“你不要這種時候還想著和稀泥好不好?你也是女人,這樣的男人給你你要嗎?”

“那一個什麼都答應我好好好,到頭來卻一件事都做不到的男人,我能要嗎?”喬唯一反問道。

容雋驀地一怔,隨後道:“你什麼意思?”

“你昨天是不是見過姨父?”喬唯一說,“你是不是又跟他說了些很難聽的話?你答應過我你會忍住的你還記得不記得?”

容雋靜了片刻,撥出一口氣之後,才道:“那是你不知道他有多難忍。”

喬唯一忍不住按住了額頭,深吸一口氣之後才又看向他,“那我小姨冇什麼難忍的了吧?能不能請你不要再在她麵前說一些讓她傷心難過的話?她剛剛纔做完手術你讓她好好休息,靜養一下行不行?”

“你不要字字句句說得我好像要害小姨一樣,我不也是為了她好嗎?”容雋反問,“早點清醒過來,早點擺脫這麼一個男人有什麼不對的?”

“這是他們兩個自己的問題,由他們自己去解決,你不要在旁邊煽風點火,可以嗎?”

正是醫院早上忙碌的時候,兩個人站在走廊上爭執,被來回的醫護人員和病人看在眼裡。

容雋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喬唯一冷靜下來,才又道:“你去上班吧,我今天請了假,就在醫院裡陪小姨。”

容雋直接轉頭就離開了。

因為這天早上的爭執,兩個人冷戰了幾天,連容雋又過來探望謝婉筠的時候都冇有好轉。

而謝婉筠為了自己的事情精神恍惚,壓根冇注意到他們兩個之間的狀況,而容雋強硬,喬唯一疲憊,兩個人也冇有多餘的溝通,偶爾視線對上也隻是各自沉默。

而那幾天的時間,他們都冇有見過沈嶠,至於沈嶠到底有冇有再偷偷來醫院看過謝婉筠,也冇有人知道。

經了這麼幾天,到出院的時候,謝婉筠精神冇有任何好轉,反而更差了一些。

喬唯一對此很擔心,給沈嶠發了很多條資訊,隻是如實陳述謝婉筠的每日狀況讓他知曉。

而容雋所用的法子則簡單粗暴得多——他直接讓人去查了沈嶠的下落。

然而查回來的結果卻讓容雋更加瞧不起沈嶠這個男人——在謝婉筠住院期間,他持續奔走,尋找著可以救自己公司的活水源,隻可惜進展始終不順利,而容雋得到的最新訊息,是他已經找到了惠實集團。

惠實集團冇什麼特殊,特殊在他們家有個風流成性的女總裁柏柔麗,在桐城生意場上風評極差。

容雋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隻想冷笑。

他怎麼都冇想到沈嶠居然會跟柏柔麗搭上關係,以他的外表,入柏柔麗的眼倒也是正常——隻是他的自尊呢?他的骨氣呢?他那顆寧死都不肯朝權貴低一下的高貴頭顱,麵對著柏柔麗的時候又會是什麼樣子?

對此,容雋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

他不認同喬唯一在這件事情上的處事手法,喬唯一同樣不認同他的,那他何不用事實去證明,究竟誰對誰錯?

因此容雋找了個機會,直接將這件事捅給了謝婉筠,並且陪著謝婉筠親眼見證了一下沈嶠和柏柔麗吃飯時候的情形。

平心而論,那副情形尚算正常,因為容雋見過柏柔麗跟其他男人吃飯時候的模樣,跟沈嶠坐在一起的時候,她算得上是相當剋製了。

可是謝婉筠還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而麵對質疑的沈嶠同樣覺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最終,兩人分道揚鑣,離婚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