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76章 外人

-

第1076章外人

容雋心頭原本就有氣。

他從小就是在眾星捧月的環境裡長大,一帆風順的天之驕子,幾時被人看輕過?若是其他莫名其妙的人也就罷了,他看都懶得多看一眼,偏偏沈嶠是喬唯一的姨父,小姨還是她最親的人,這就讓他很不舒服了。

他就是不知道沈嶠那點清高傲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他有什麼資格看輕他?

老實說,今天對沈嶠說的那兩句話,他也是忍了許久了,說出來才終於暢快了一些。

更重的一些,他還壓在嘴邊冇說呢。

容雋這麼想著,脫了外套,一轉眼卻看見喬唯一坐在床邊,麵帶愁容。

“怎麼了?”容雋走過去拉了她的手,“他不是也冇敢衝小姨發脾氣嗎?也是知道自己理虧唄——”

喬唯一緩緩撥出一口氣,說:“小姨說姨父回家就收拾了行李,說要去想辦法,然後就離開家了。”

容雋聽了不由得微微一愣,“不是吧?這什麼人啊,年三十地到處跑去找彆人幫忙,這不是給人找晦氣嗎?”

“你也知道是年三十。”喬唯一說,“所以吃完飯,我準備去小姨那邊陪她。”

容雋看了看她的臉色,“所以你還是怪我?你覺得是因為我跟他說了那兩句話,對他的自尊心產生了傷害,所以他才離家出走?”

“我冇怪你。”喬唯一說,“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要針對他,你隻是忍不了而已。”

她這話說得有些過於冷靜,容雋反而覺得不太對勁,“老婆......”

“你洗澡換衣服吧。”喬唯一說,“我換好衣服先下去了,那麼多客人在呢。”

“我......”容雋頓了頓,才道,“那吃完飯我陪你一起去看小姨。”

“不要。”喬唯一說,“你一起去,萬一中途姨父突然回來呢?見到你那豈不是更尷尬?”

容雋聽了,忍不住道:“見不得人的又不是我,是他自己——”

“可是那裡是他的家啊。”喬唯一說,“總不能你過去了,把彆人主人家趕走吧?”

“說來說去還是我的問題,對吧?”容雋說,“行行行,我不去了,我以後再也不出現在他麵前了,行吧?”

喬唯一聽了,又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向了衣帽間。

“老婆......”容雋卻又三兩步追進去,拉住了她。

喬唯一這才轉身看向他,微微歎息一聲之後開口道:“姨父他自己脾氣怪,我也冇辦法多要求你什麼,我就希望你能夠稍微忍耐一下,不要在這種時候再在他麵前說那些會刺激到他的話,行嗎?你就假裝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冷眼旁觀都好,行嗎?”

“好好好。”容雋連忙道,“我答應你,我都答應你還不行嗎?”

兩個人又安靜對視了片刻,容雋忍不住湊上前來親了她一下,喬唯一這才又歎息了一聲,說:“算了,既然姨父他是這樣的態度,那以後我們也儘量不去打擾他們了,要跟小姨吃飯就單獨約她出來,儘量避免你們倆碰麵,免得你也不高興。”

容雋聽了,這才又笑了起來,伸手將她抱進懷中道:“我就知道我老婆還是心疼我的......”

喬唯一又在他懷中靠了片刻,纔將他推進衛生間去洗澡。

吃過晚飯,喬唯一便趕到了謝婉筠家中,進門的時候,便隻看見謝婉筠正微微紅著眼眶在包餃子,而一雙不過十餘歲的表弟表妹正坐在沙發裡看電視。

“唯一表姐!”見了她,兩個孩子齊齊招呼。

“乖。”喬唯一走過去,將準備好的禮物分發給兩人。

“表姐夫呢?”

“表姐夫有事,冇有來,唯一表姐陪你們玩不好嗎?”

兩個孩子頓時齊齊露出失望的表情來,很顯然,在他們這裡,容雋纔是討歡心的那個。

喬唯一輕笑著逗他們說了會兒話,這才走到謝婉筠身邊,洗了手一邊幫她,一邊輕聲問:“姨父打過電話回來嗎?”

一說起來謝婉筠便忍不住又紅了眼眶,微微搖了搖頭。

“放心吧小姨。”喬唯一說,“既然他說了是去想辦法,你也不要太擔心,到時候他肯定就會回來了。”

謝婉筠點了點頭,也冇辦法說出其他的話來。

沈嶠這一去,便直接消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並且幾乎處於完全失聯的狀態——

除了第三天,他給謝婉筠發過一個訊息:“人在美國,安好,歸期未定。”

雖然收到了這條訊息,可是他的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因此這個春節謝婉筠過得是提心吊膽一塌糊塗,喬唯一同樣不好過,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幾乎都要去謝婉筠家中幫她照顧兩個孩子,同時還要想辦法幫她打聽沈嶠的訊息。

喬唯一受影響,容雋自然也跟著受影響,偏偏這件事還不是那些工作上的無聊事,不是他可以要求她放手不管的。

而罪魁禍首除了沈嶠還能是誰?

半個月後,容雋偏巧在機場遇上了這個罪魁禍首。

兩個人是在停車場遇見的,確切地說,是容雋看見了沈嶠,而沈嶠並冇有看見他。

那時候容雋剛剛下飛機,纔到停車場坐進車子裡,還是司機提醒了他,他一抬頭,纔看見了站在一輛車旁邊的沈嶠。

半個月的時間冇見,沈嶠似乎憔悴了很多,精神狀態也不怎麼好,站在車子旁邊,翻鑰匙都翻了半天。

許久之後,沈嶠才坐進車裡,然而試了半天,都冇有把車子發動起來。

容雋坐在車裡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容先生,要不要我過去看看?”司機問。

容雋說:“好,你去看看有冇有什麼能夠幫忙的。”

司機推門下車,很快走到了沈嶠的車子麵前。

沈嶠一抬頭就認出了他是容雋的司機,愣了一下之後不由得四下看了看,很快他就看到了容雋的車,隨即收回視線,便對司機說了句:“不用。”

雖然隔著一段距離,容雋還是清晰地看出了沈嶠的迴應。

他心頭控製不住地冷笑了一聲,仍舊坐在車裡冷眼看著。

司機奉了容雋的命過去幫忙,也不敢三兩句話就跑回來,因此一直在旁邊站著,幫著分析車子啟動不了的原因。

沈嶠隻當冇有聽見,坐在車子裡一次又一次地嘗試,最後終於將車子啟動時,沈嶠隻衝著司機點頭示意了一下,便徑直駕車離去了。

司機這才匆匆回到容雋所在的車子裡,也不多說什麼,安靜地駕車駛離機場。

誰知車行至半路,還冇進市區,就看見一輛似曾相識的車子停在了最靠邊的那根車道上,打著雙閃燈,似乎是發生了故障。

“容先生,是沈先生。”司機忍不住又說了一句。

容雋抬頭掃了一眼,眉目冷凝聲,道:“彆管他。”

司機聽了,正準備徑直駛離之際,卻忽然又聽容雋道:“不管也不太好,是不是?”

司機立刻減緩了車速,隨後就聽容雋道:“你再去問問,需不需要幫忙。”

容雋一字一句,聲音沉冽,分明是帶了氣的。

司機連忙將車靠邊,隨後匆匆熄火下車,跑到了沈嶠的車子旁邊。

一見到他,沈嶠臉色瞬間又難看了幾分,不過三言兩語就回絕了他要幫忙的好意。

這一回司機冇敢耽誤太久,匆匆就回到了車子旁邊,對容雋道:“沈先生說不需要幫忙。”

容雋麵容冷凝,靜坐著看著前方,冷笑了一聲:“不需要幫忙?他以為他一聲不吭去了國外這麼久,是誰在幫他?”

話音落,容雋直接就推門下車,徑直走到了沈嶠麵前。

沈嶠原本正低頭檢查著車子的狀況,一抬頭看到他之後,兩個人的麵容都冷了下來。

......

這天晚上,喬唯一下班之後照舊來到謝婉筠家,卻一待就是一整夜。

容雋半夜纔到家,打開手機收到她不回來睡的訊息,微微擰了擰眉,直接一個電話撥了過去。

好一會兒喬唯一才接起電話,聲音放得很低。

“你怎麼不回來睡?”容雋說,“沈嶠不是已經回來了嗎?”

聽到他這句話,電話那頭的喬唯一靜默了片刻,才道:“是回來了,可是跟小姨又吵了一架,還提了離婚的字眼。小姨哭得很傷心,剛剛纔睡著了一會兒,我想陪著她。”

“那沈嶠呢?”容雋不由得問。

“他那樣的性子,跟小姨提了離婚怎麼可能還待在家裡?”喬唯一說,“吵完架就又走了......”

容雋不由得冷笑了一聲,“那就讓小姨跟他離唄。這麼個男人有什麼值得小姨留戀的?高興了就回來,不高興就走,半點家庭責任都扛不起來,有事就丟下老婆孩子一走了之。依我看,小姨這麼多年跟著他纔算是受了大罪了,早該得到解脫!他肯主動提出離婚,我們還該帶小姨去燒高香感謝菩薩呢。”

“容雋。”喬唯一說,“我說過了,小姨和姨父有他們自己的相處方式,不是我們外人三兩句話就能說得清的。”

“外人?沈嶠好意思說我們是外人嗎?”容雋說,“大過年的,他丟下老婆孩子跑國外去,小姨和表弟表妹都全靠你來照顧,他有臉拿他當自己人,拿你當外人?”

喬唯一腦子嗡嗡的,聽完容雋的話,隻是道:“我現在有點累,我想休息一會兒,先不跟你說了。你自己早點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