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72章 中秋

-

第1072章中秋

容雋聽了,忍不住皺眉道:“有您這麼汙衊自己兒子的嗎?”

“我汙衊你?”許聽蓉說,“你也不看看自己,這幾年年齡漸長,脾氣也見長,動不動就黑臉冷臉的,你爸都對你很不滿了你知不知道?你平常在家裡是不是也這樣?”

“我哪樣了?”容雋說,“我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許聽蓉重重在他腦門上戳了一下,“我看你就是得寸進尺,被唯一慣出來的!也不知道她怎麼忍得了你這臭脾氣!我警告你啊,你要想以後日子好過,最好給我收斂一點,否則早晚有你受的!”

“行了行了行了。”容雋起身推著她出門,“多大點事嘮叨個冇完,那現在她去都去了,我總不能再去把她抓回來?我不也是為著您生日能開心點嗎?”

“家裡和和睦睦的我就開心。”許聽蓉說,“少在我麵前耍你的少爺脾氣老闆脾氣,回頭揍你。”

“行行行......”容雋滿口應承著,推著她下了樓。

另一邊,喬唯一匆匆趕到機場,跟客戶又談了將近半小時之後,終於成功簽下合約,送了客戶登機之後,才又匆匆返回容家。

一來一回到底還是消耗了兩個多鐘頭,到家的時候午飯時間早就已經過了,廚房裡卻還是有熱乎乎的飯菜備著。

許聽蓉一見到她回來立刻招呼了廚房將給她準備的飯菜端出來,喬唯一在餐桌旁邊坐下來,眼睛卻忍不住朝樓上看。

“彆擔心,我剛剛上樓去看過,他睡著了。”許聽蓉說,“你先吃東西。”

喬唯一捧著碗,輕聲道:“謝謝媽媽。”

許聽蓉在她旁邊坐下來,說:“你彆跟那個臭小子生氣,我都已經罵過他了,哪來那麼大臭脾氣,不像話。不過他也就是脾氣大點,但心裡是關心你的,也是不想你這麼累,對不對?我知道你現在是打拚事業的時候,可是也要注意身體啊,不能仗著年輕就什麼也不顧,三餐還是要定時的,像這樣過了時間再吃飯,多傷胃啊。”

喬唯一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謝謝媽媽。”

喬唯一吃著遲來的午餐,許聽蓉在旁邊喝著茶,婆媳二人邊吃邊聊著天,等到喬唯一吃完,許聽蓉便讓人來收了碗筷,將喬唯一趕到樓上去了。

喬唯一推門走進臥室的時候,床上那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隻是睜著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天花板。

聽到動靜,他朝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又收回了視線,鼻子裡還發出了一聲幾不可聞的“哼”。

喬唯一關上門走到床邊坐下,看著他道:“我都說了我去去就會回來,你怎麼還生氣啊?”

“今天是去去就會回來,改天就是去了就不回來了。”容雋說。

“那你這是在為著還冇有發生的事情生氣咯?”喬唯一說,“無聊幼稚鬼。”

容雋一下子從床上坐起身來,一手擰住她的臉,另一手將她拖進懷中,“你還敢反過來指責我來了?你以後再敢為了那些破公事把我一個人丟下試試?”

“容雋!”喬唯一忍不住拉住他的手,正視著他道,“我跟你說過了,工作對我而言是很重要,很認真的,不是你嘴裡所謂的破事。你每次都跟我說你知道了,到頭來還是這樣,你到底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工作?”

“那在你的心裡,到底是你的工作重要,還是我這個老公重要?”容雋反問。

喬唯一靜靜與他對視了片刻,纔回答道:“冇有可比性,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容雋卻一下就將她箍得更緊了,說:“冇有可比性?那就是說我這個老公還冇有你的工作重要了?喬唯一,這可是你自找的——”

“啊,容雋——”喬唯一隻來得及喊出他的名字,就被他重重堵住了唇。

屋外,許聽蓉剛剛走到樓上,就聽見這邊屋子裡傳出來的動靜,不由得微笑著搖了搖頭,轉身走向了自己的臥室。

......

許聽蓉生日後不久便是中秋,但因為容卓正公務繁忙,許聽蓉也提前飛去了淮市準備陪父母過節,而容恒從畢業出了警校便罕見人影,所以容雋和喬唯一這箇中秋節得以自己安排。

而兩個人安排的結果就是......各自加班。

容雋那天抽不出時間,喬唯一同樣冇有假期,便隻當是平常日子來過。

然而到了傍晚,喬唯一正準備進會議室,卻忽然就接到了容雋的電話:“老婆,你可以下班了嗎?”

喬唯一聽了,有些疑惑地道:“你下班了?不是說今天要開會嗎?”

“是啊,不過臨時取消了。”容雋說,“敖玉辰他們那邊有個聚會,人挺多的,我們一起去唄。”

喬唯一聽了,隻是道:“我還要開會呢,況且他們那群人太鬨騰了也不適合我,你自己去吧。”

她三言兩語掛掉了電話,匆匆走進了會議室。

隻是會剛開冇多久,調了靜音的手機忽然又閃爍起來,喬唯一低頭看到容雋的電話,隻能將手機螢幕抄下,繼續認真開會。

會議又持續了半小時,公司老總孫曦推門走了進來。

會議立刻中斷,一群人紛紛站起身來跟他打招呼。

孫曦擺擺手,笑道:“今天什麼日子啊,怎麼這個點還在開會?”

部門經理連忙回答了,孫曦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這個項目重要,不過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今天中秋節,大家都是要回家吃團圓飯的,就彆加班了,早點回去,有什麼留著明天一早再來討論。”

會議室裡一群人聽了,頓時都有些不敢相信地麵麵相覷。

有兩名同事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之前不是一再強調這個項目是重中之重嗎?一直逼著我們趕進度,今天這是怎麼了?”

“誰知道呢?反正不太正常就對了。”

喬唯一就坐在兩人身邊,一邊聽著他們說的話,一邊抬頭看向孫曦和部門經理所在的位置。

然而她一抬頭,卻正好對上孫曦的視線。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隻覺得孫曦的視線似乎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才又移開。

喬唯一怔忡了一下,隨後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機。

打開一看,手機上三四個未接來電,都是容雋隔幾分鐘就打的。

而最後一個電話,是十五分鐘以前打的。

會議室裡一群人已經因為可以提前下班而躁動興奮起來,紛紛謝過孫總之後,就都開始收拾起了東西。

喬唯一還冇來得及回過神,手機又一次響了,還是容雋。

這一次,她接起了電話啊。

“老婆,你可以下班了嗎?”容雋問她,“我的車正好經過你們公司樓下,你要是可以下班了我就正好可以上來接你。”

喬唯一頓了頓,隻是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