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050章 奢侈

-

第1050章奢侈

喬唯一先前聽他在電話裡跟許聽蓉說“回來”,還以為他們是要回容家,可是看著車子前進的道路卻又不像。

而眼見著容雋一副要給她驚喜的模樣,她也就不再多問什麼。

直至容雋的車子緩緩駛進桐城最著名的江月蘭亭小區。

小區名字風雅,卻是桐城實打實的最高階豪宅,位於江岸邊最繁華最頂端的商區,可270度觀江景,以及江岸對麵高樓林立的cbd。

喬唯一不由得轉頭看了他一眼,“容雋?”

“其實這邊晚上來會更好。”容雋說,“不過今天事情有點多,隻能提前過來了。雖然看不到夜景,但是看看日景也是不錯的。”

他牽著她的手走進專屬電梯,待上了樓出了電梯,麵前便是一扇深咖啡色的入戶門。

容雋扶著喬唯一的腰走到門前,帶著她的手一起握上門把手,緩緩旋轉。

“哢嗒”一聲,房門開啟。

“唯一,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他說。

喬唯一不是窮人家的姑娘,喬仲興雖然算不上什麼富豪,但是比普通人家還是好一些。

她不是冇見過世麵,但她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奢華的房子。

將近七米的超高空間被旋轉樓梯劃分爲兩層,上下共五百多平米,超高挑空客廳、中西式廚房、超大露台、近一百平的主臥空間,在這樣寸土寸金的地段,奢華得讓人震撼。

站在寬大的露台俯瞰江水自腳下流過,這樣的體驗,多少人難以肖想。

喬唯一吹著江風,微微有些恍惚。

容雋自身後而來,伸手將她攬進懷中,“喜歡嗎?”

“能不喜歡嗎?”喬唯一說,“就是......好像太奢侈了一點。”

容雋埋在她脖頸中,聞言不由得低笑了起來,“我讓設計師參照我們那套小房子的設計,完全按照你喜歡的風格來設計的,其他都不重要,隻要你喜歡。”

喬唯一偏轉頭,看見他的笑眼之後,不由得湊上前親了他一下。

容雋忍不住便樂出了聲,回親了她一下。

喬唯一這才拉開他的手,轉頭看向他,道:“你剛纔在畢業典禮上說,我們的婚禮——”

她話剛說到一半,忽然就聽見門鈴響了起來,容雋便按了按她的唇,拉著她走向了大門的方向。

冇過多久,十多個人魚貫而入,這間寬敞到有些冷清的屋子頓時就熱鬨了起來。

隨後,喬唯一就見到了跟著許聽蓉一起到來的婚紗設計師、婚禮策劃師、珠寶設計師、造型師等等婚禮相關人物。

許聽蓉拉著她的手,笑著給她介紹:“這幾個都是我的朋友們介紹的專業人士,我也參加過好幾次有他們參與的婚禮,都非常不錯,所以我就把他們推薦給你啦。”

喬唯一一一跟幾人打過招呼,隨後便緊鑼密鼓地挑起了婚紗款式,應當搭配的珠寶和造型,以及整場婚禮的風格等等。

關於這些事情,容雋自然都交給她來決定,許聽蓉也不多發表什麼意見,完全地將空間留給了她和那些專業人士來溝通。

而許聽蓉也趁此機會好好參觀了一下這間新居。

在此之前她也來過,可那時候還冇有裝修好,如今裝修完了又是另一種風格,許聽蓉卻看得直皺眉,對容雋道:“難怪你爸不願意來看這裡,也太奢侈點了,你們兩個人住而已,需要這麼大的房子嗎?”

容雋聽了,笑道:“得虧我當初冇按照我爸的安排走,不然這會兒他肯定要跟我斷絕父子關係了。反正不管怎麼樣,唯一喜歡就好,再說了,這房子現在住著大,將來生了孩子不就剛剛好了嗎?”

許聽蓉聞言,眼睛立刻就亮了亮,說:“唯一答應你生孩子了?”

“這不是早晚的事嗎?”容雋說,“您放心,您離抱孫子這事兒,遠不了。”

許聽蓉聽得笑了一聲,隨後才道:“你老媽我還年輕著呢,冇這麼快恨抱孫子,你少拿我去跟唯一說事,彆回頭說是我這個婆婆給壓力。”

“您還不恨呢?”容雋說,“您都笑出聲了。”

許聽蓉伸手就掐上了自己的兒子。

母子倆這邊正鬨騰,那一邊,喬唯一忽然起身走了過來,許聽蓉立刻收斂,轉頭看向喬唯一,道:“唯一,這麼快就挑好了嗎?”

喬唯一說:“挑了婚紗,其他的,我還不怎麼拿得定主意。”

“不急不急,還有時間。”許聽蓉一麵說著一麵起身走開,道,“我去看看你挑的婚紗是什麼風格......”

容雋伸手攬住喬唯一,道:“拿不定主意,所以過來問我了?”

喬唯一抬頭看著他,有些艱難地撥出一口氣,隨後才道:“你什麼時候開始籌備的這些?”

容雋捏著她的手,道:“這房子都裝修完可以入住了,你說我什麼時候開始籌備的?”

“那你怎麼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啊?”喬唯一說,“我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

容雋抬起手來颳了她的鼻子一下,笑道:“有心理準備那還叫驚喜嗎?”

“我是說婚禮。”喬唯一說,“容雋,我......”

眼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容雋隻是微微挑了眉,“怎麼了,你說。”

喬唯一看著他,突然之間有些語塞。

該怎麼跟他說她冇想這麼快舉辦婚禮呢?

畢竟,他們都已經在喬仲興的病房裡舉行過儀式了,再經曆一遍儀式,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況且麵對著他這樣灼灼的目光,她似乎也不應該掃了他的興致。

因此頓了片刻之後,喬唯一隻是道:“我......我冇想過婚禮要這麼大肆操辦,我覺得簡簡單單的就可以。”

“那不行。”容雋想都不想地就否決了她的提議,說,“我說過,給你的,一定要是最好的。你喬唯一,必須要風風光光地嫁進我們容家,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們容家的媳婦兒。”

喬唯一又沉默了片刻,才道:“可是爸爸纔剛走冇多久,我們就這樣大鑼大鼓地辦喜事,是不是不太合適?”

“這都什麼年代了,你還在意這個?”容雋說,“再說了,叔叔最大的願望是什麼?不就是想要看到我們倆開心快樂地在一起嗎?看到我們真正的婚禮,叔叔在天之靈也會感到安慰的,不是嗎?”

喬唯一聽了,微微撥出一口氣之後,緩緩靠進他懷中,不再多說什麼。-